张小米与小狐狸吃完果子,便倒在青石上,抬头仰望星空,休息了一会,倍感无聊,于是一个鲤鱼打挺,从是石头上跃起,取出宝刀,抽出出鞘,刷刷刷连续挽了几个刀花,腾空跃起,一瞬间,刀光四起,练起了师父白天教给的这套天刀五式,这五式分别是第一式苍龙出海,第二式独战八荒,第三式将军点兵,第四式唯我独尊,第五式天地同寿,别看只有五式,但是刀法千变万化,针对对手的不同招式,能相互配合,衍生出不同的应对招式,所以学会容易,练成很难。

  只见张小米一出刀就仿佛游龙出水,身形转动,时而腾身跃起如大山压顶,时而俯身横斩宛如老僧扫地,时而反手出刀,鬼神莫测,时而刀身上下翻飞,好似凤凰点头,时而身体前倾,挥刀乱斩,恰似将军出征,一往无前。

  小米越练越投入,气势越来越高涨,从开始的磕磕绊绊,动作生疏,到后来,人刀合一,刀光连贯,只见刀光不见人影,干净利落,一气呵成。

  一套刀法张小米反反复复练了足足有个把时辰,才收了身法,刀尖拄地,身子笔挺的,仰天长啸,回声阵阵,在山谷中回响。

  休息片刻,小米将宝刀归鞘,来到青石上,盘膝做好,将刀轻轻地放在身侧,五心朝天,双眸微闭,意归识海,在脑海里,将刚刚练刀的感悟一遍遍的演练,渐渐的宛如老僧入定,神功运转,在周身形成一层无形的气场,将自己包了个严严实实。

  小狐狸静静的俯身卧在张小米不远处,默默的观察着四周,似乎在保护着小米。就这样一夜静悄悄的过去了。

  当早上的阳光穿过层层密林,点点洒洒的照在一人一狐身上时,小米才从入定中醒来,睁开眼睛,看了一眼身旁不远处已经醒来的小狐狸,微笑着说道:“小狐狸,你起得好早哦,一会吃过早饭,小米哥哥就要下入水中去探查潭底,然后咱们就要离开家乡,外出冒险去,对了,我也别小狐狸小狐狸的这样叫你了,我给你起个名字好吗?”

  小狐狸欢快的跳动起来,冲着张小米不住地点头,嘴里不时发出吱吱的叫声。

  “那好,既然你同意了,以后我就叫你......呃,火儿吧,看你一身火红,叫这个名字贴不贴切啊。”

  小狐狸点点头,冲入小米怀里,不住地的用嘴蹭着小米的脸颊,似乎很是满意张小米给自己起的名字。

  “好啦好啦,先不要这样,小米哥哥还没洗脸呢,咯咯咯,火儿乖啊,快停下。”小米放下火儿,转身跑去潭边,用清凉的潭水洗去脸上的浮尘,人也瞬间精神了很多。

  接下来张小米取出干粮,分给小狐狸火儿一块,自己喝着潭水,就着干粮,简单的吃了早点,然后将浑身上下收拾妥当,将宝刀背到背上,用兽皮带子绑紧,看了看身上没有半点崩挂之处,跟火儿打了招呼,走上岸边的青石,轻轻跃起,舒展身体,通的一声轻响,整个人钻入水中,朝着当日发现光亮的地方游了过去,同时运转神功护体,真气在体表形成一层保护罩,离体一指有余,使得潭水被真气隔开,不能浸湿小米的衣衫。

  现在张小米丹田气海处的真气已经由刚开始的半尺大小扩张到一丈有余,深度也增加了很多,超过了半丈,使得小米气息更加的延绵悠长,在水中与在陆地上的差别已经不大了。

  就这样不停的游啊游,从上次发现光亮的地方一直下潜了四百多丈,水面的宽度锐减至不足十丈,斜斜的延绵至远处,一眼望不到头,张小米运功于双目,使得在黑暗的水下,也能清晰的看到约两三丈的距离。

  张小米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见没有发现什么危险,于是决定继续深入,越潜越深,四周的岩壁也渐渐的没有了任何水草生长,水中也不再有鱼儿游过,就这样一直游了十几里地,小米发现四周的水温越来越寒冷,崖壁上渐渐的看到了冰凌,不禁暗自思量,这下边到底有什么,怎么会温度这么低呢,这个水道是天然形成还是什么原因形成的呢。

  想到此处,张小米莫名的有一些紧张,悄悄的抽出背后的宝刀,紧紧的握在手中,小心谨慎的继续深入,渐渐的,张小米发现,自己不再是一味的向下游,而是随着水道逐渐的向上游去,摸索着又游了七八百丈,眼前浮现出一片光芒,忽明忽暗,难道这就是自己上次见到的奇怪的光的源头?小米忍不住回头望去,水道远处黑乎乎一片,按理说这光不可能曲曲折折的传出那么远的,一定是有什么东西在那里游过,否则根本解释不通。

  e酷◎匠a网首发

  顺着光源,张小米终于浮出水面,发现这里并没有回到地面,因为向上望去,除了石头还是石头,根本看不到天空。

  张小米小心的游向岸边,尽可能的让自己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上岸后,仔细观察,发现这个山洞,面积足有千丈方圆,洞顶高的地方有几十丈,低的地方才两三丈,洞壁犬牙交错,或凹进,或凸出,小的地方只足难立,大的地方阔达数丈,整个山洞忽明忽暗,明时如烈日当空,分外刺眼,暗时如月初的夜空,微不可见。小米暗暗观察,似乎光芒如同活物呼吸,绵长有序,一呼一吸正好是自己呼吸的五倍,不禁暗暗称奇,难道是什么生物发出的光芒?

  张小米蹑足潜踪顺着洞壁一直走了小半个时辰,又发现一个一米多高的山洞,洞口参次不齐,通道延绵数十丈,顺着石头通道远远望去,那道奇怪的光从通道深处传出,洞壁错落有致,明显是后天开凿所为,小米暗道,难道有人来过这里,为什么要开凿一条这样的通道,到底有什么用处呢,难道是为了洞里的产生光源的东西而来的。

  小米不敢大意冒进,先在石壁上找了一根树藤,然后轻手轻脚的用宝刀斩下一段,慢慢的回到石头通道的入口,然后慢慢的探出一段在洞口,要先探测一下怪光对人有没有伤害。

  过了一会,无论光芒强或弱,都似乎没有危险,慢慢的放下树藤,将握刀的手紧了紧,抓着宝刀,一点点的朝石头通道里面走去。

  这个山洞倒不是很长,大约走了百十丈后,终于走出了通道,这是一个较为狭小的山洞,张小米努力的查找着光的源头,不一会,在一处山壁的下面,有一头异兽被链子锁在了石壁上,正伏在地上呼呼大睡,在异兽的两只后腿上,分别用一条粗粗的铁链锁住,两只爪紧紧的搂住一个青色的圆球状的东西,随着异兽的呼吸,圆球状的物体随之忽明忽暗,那只异兽卧在那,一动不动,如果不是还能感觉它的呼吸任谁,恐怕都会认为那仅仅是一尊雕塑而已。

  那个青色圆球被异兽两只千爪紧紧的压着,在不远处的石缝中,生长着三株晶莹剔透的小草,每株小草高不过半尺,都是只生长了五片长长的叶子,令人惊奇的在于,三株小草在青色圆球发光的同时也跟着发光,张小米忍不住感慨大自然造物的神奇。

  正当张小米躲在石头后面观察着这一切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的通道里传来轻微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小米赶紧往石头的后面挪了挪身体,睁大眼睛看着通道。

  不一会,一个身高不足三尺,身材矮胖,长着人的身体,却顶着一个老鼠一样的脑袋的怪人走了进来,迈着两只小短腿,小心谨慎的朝着异兽那边走去。

  张小米暗暗惊奇,长这么大,还是头一遭看到成精的老鼠,以前别说见到,就是听都没听到过这等神奇的事情,如果不是这些年跟随师父学艺期间,偶尔听师父说过一些奇闻异事,估计今天能被这异兽和鼠精吓到。

  等老鼠精从身前的石头走过,张小米慢慢的挪动身体,探出半个头,静静的看着那个鼠精,只见那只老鼠精高抬腿低落脚的一点点的往异兽那边移动,显然也是生怕惊醒眼前那个大家伙,而显得有些紧张,睁着两只黄豆大的小眼,嘴边几根细长的鼠须不住的摆动着,越走越近,张小米发现鼠精不是冲着异兽去的,而是朝着那三柱奇特的小草而去,只见它走到近前,轻轻的拔起一株小草,捏在手里,转身就走,刚走出没有几步,就听到身后一声巨响,一个声音说道:“又是你这个小贼来偷我的东西,今天定不放过你。”那头睡着的异兽睁开眼睛,翻着怪眼一霎不霎的盯着眼前的鼠精,那颗青色的圆球嗖的一下飞进了嘴里,并慢慢的站起身子,吓得躲在石后的张小米一缩脖,暗叫一声,大事不好,我有麻烦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