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听丁昊说了事情的请过,这才知道师父竟然经历了这么大的磨难,在一旁咬牙切齿的说道:“小米定当刻苦练功,为师父报仇。”

  “孩子,你知道就好,报仇的事不急于一时,不过我总隐隐感觉,这件事不会就这样轻易结束,这段时间我先在这养伤,同时传授你一些战斗的本事,过些天为师还要出去一趟,找一下同门,帮忙查一下,韩燕松、罗恒他们是什么门派,先做一些预防的准备吧。哦,对了,这次为师为你特意找那个屠铁匠打造一件兵器,算算时日,应该已经打好了,这几日我替你取回来。”

  “谢谢师父为小米做的这一切,弟子无以为报,只能勤加苦练师父传授给弟子的功法,早日成功,为师父手刃仇人。”小米眼含热泪,双拳紧握,激动地身体都在微微发颤。

  “小米,不要把为师报仇作为你人生的目标,那太狭隘了,要知道,你以后的人生还长着呢,总想着报仇是不行的,为师教你本事,是有朝一日,能让你走出这座大山,去好好看看外面宽广的世界,去行侠仗义,除暴安良,保护那些需要你保护的人,知道了吗?”丁昊看着小米,这个才十几岁的孩子,对自己的感情怎么会感受不到呢,也深深的被感动了,暗下决心,只要能在这个孩子身边,定当将平生随学倾力相授。

  “师父,你先休息,我回家去一趟,为你准备些吃的,师父这些日子一定很辛苦,应该早就饿了吧?”

  “好好好,小米这一说,我还真觉得有些饿了,那你去吧,为师还需要继续运功调理伤势。”

  “是,师父,我很快就会回来。”小米跟师父打了招呼,转身回家拿吃的去了。

  其实,以丁昊现在的修为,十天半月不吃不喝根本就不是问题,不过也不忍心拂了小米的好意。看着小米离去的身影,愈发喜爱这个小徒弟,觉得为他所做的一切都值了,甚是开怀,坐了一会,放下心情,继续运功疗伤。

  刚刚多了小半个时辰,张小米拎着一个包袱跑了进来,“师父,吃饭了,娘今天烙的饼子,还有腌野猪肉,爹听说师父回来了,还让我给你带了一壶药酒,说是对师父的伤有好处的,还说等你伤好了与你一起喝酒。”小米一边说着,一边将东西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一年来师徒二人每天来这个山洞练功,早就砍了一些树木,自己打造了木桌、木椅和木床等生活用品,以及各种木质的兵器,刀枪剑都有,师徒二人共同动手,也给枯燥的修炼添加了很多乐趣。

  师徒二人一起坐下,边吃边聊,“小米,吃过饭,你就回去告知你爹娘一声,从今天开始我就开始传授你拳脚功夫和剑术,没有什么情况,就先不回去了,吃喝问题让他们不要惦记,你我师徒自行解决就可以了。”

  “好的师父,我一会就回去告诉爹和娘。”

  从此以后,张小米在师父的督导下,白天练习拳脚刀剑,晚上修练功法,日子一天天就这样过去了,寒来暑往,暑往寒来,转眼三年过去了,张小米已经成长为一个十三岁的半大小子,因为从小修练高明功法,再看现在的张小米,身高七尺,按现在的尺寸大约有一米七左右,身材匀称,虎背蜂腰,胸脯鼓鼓着,屁股蛋翘着,四肢修长,浑身的肌肉线条匀称,脖子粗壮,往脸上看,宽脑门,高鼻梁,尖下颏,眉分八彩,目若朗星,太阳穴鼓鼓着,二眸子烁烁放光,那真是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好一个美男子,既有父亲张大川的七分威猛,又有母亲的三分柔美,站在那,好像苍松翠柏,挺拔笔直,走起路来那是虎虎生风,和别人打招呼时,未说话先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雪白的牙齿,说话也是彬彬有礼,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如若不是年龄还小,估计村里的大姑娘们都要踩平小米家的门槛了。村里的人每次见到张大川夫妇,无不夸赞他们夫妻生了一个好儿子,每次听到人们的夸赞,张大川夫妇脸上都是笑开了花,美滋滋的。

  这还只是大家看到的表面变化,内在变化只有丁昊和张小米知道,这三年来,小米的内外功夫那也是突飞猛进,一天一个样,一月一个台阶,毫不夸张的说,张大川他们村厉害的猎人们加到一起,都不是小米的对手了。

  _K最9新o章g节l_上酷!a匠。W网|!

  小米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练,神功的第二阶段早就修练到了瓶颈,一时半会暂无突破的迹象,拳脚兵器的功夫也尽得师父平生所学,练习的也是炉火纯青,现在单纯比较外功的话,小米在师父面前已经不落丝毫下风,虽赢不了师父,但丁昊一时半会,短时间内也是赢不了张小米了。

  丁昊知道张小米之所以不能突破,那是因为小米的历练太少,这样下去,再练多少年也不会有所进步,因此跟张大川夫妇商议,打算让小米独自去方圆千里范围的大山深处历练一番,虽然难免有些危险存在,但是就凭小米现在的本事,自保逃命还是没问题的。经过丁昊的游说,张大川这个爽朗的汉子到是没有什么意见,但是小米他娘因为担心儿子安危,迟迟不肯答应,最后还是在张大川的劝说下,才勉强答应。

  这一日,丁昊将张小米叫到近前,随手给了小米一个褡包,然后说道:“小米啊,你跟随为师已经有四年了吧,为师能传授给您的已经都传授了,你现在内功困在第二阶段的瓶颈,迟迟不能突破,都是因为你没有经过历练,你现在就好像养在暖房的花朵,没有经历过风风雨雨,对于你来说,这段时日你还是太安逸了,所以为师与你父母商议过了,打算派你去山里历练历练,这样也许对你突破有所益助,不过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时难,你此次独自外出,需要戒骄戒躁,时时小心谨慎,切莫因为大意而伤了性命,为师的话你要牢牢记住,你可听明白了?”丁昊虽然一直独行惯了,但是这几年因为小米的缘故,反而有些患得患失起来,对这个弟子也是事无巨细的交代了一番。

  “师父放心,我自此外出历练,一定谨遵师父的教诲,绝不敢肆意胡来,还望师父安心。”

  “好,这是你第一次外出历练,这是为师炼制的一个传讯符,只要在千里之内,你灌输真气于符上,然后对着传讯符说话,为师就能收到,一会你滴血炼化即可,如果你走出千里范围,我也会感应到,我会立即赶过去,切记不要贪玩,忘了为师的叮嘱。”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块阴沉木的木牌,交给张小米。

  然后又拿过桌上的褡包,递给小米,说道:“这是一个储物袋,一会你用真气炼化后,就知道它的用处了。这是三年前我请屠铁匠为你打造的一件兵器,这次外出你就带上它吧。”说着,又从自己的褡包里取出一柄刀状的奇怪兵器。

  张小米双手接过这口刀,只见刀鞘使用乌木雕刻而成,朴实无华,只是在刀鞘的两个面雕刻了一些奇诡的纹饰,刀鞘用兽皮条随意的缠绕了几扎,留出二尺多长的一个套子,想来是用来背刀的,在刀鞘的出口处有一个青铜疙瘩,小米知道这是锁住刀身的机关,伸手一按,嘎巴一声轻响,将刀抽出,仔细观瞧,刀身长约二尺七寸,刀尖上翘,刀头宽三寸半,刀身越往刀口处越窄,在刀口约半尺的地方有一个月牙状的凹陷,月牙两端回收成尖装,刀背厚约一指,刀身暗红,雕刻了非常精美复杂的花纹,刃口宽约二指,刀刃锋利,护手刀盘采用青铜镂空而成,龙头吞口,刀柄长约一尺,刀柄尾部一个凤尾,三只凤尾翎羽品字形排列,每个翎羽上都有一根三菱锥头,一柄精美华丽的宝刀展现在小米面前,小米一见便爱不释手,看了一看,直到师父开口发话这才将宝刀插回鞘中,随手背在了身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今天有事,只赶出这一章,明天会更新三章,补回今天的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