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楼上有人打架,那几个吃饭喝酒的人早就跑了个精光。

  丁昊遇上罗恒,虽然觉得这个罗恒有点蛮横,但是却不失为一个光明磊落的汉子,丝毫不似他那个大师兄那样奸邪狡诈,武功路数也是走的大开大合的路数,而且别看岁数显着年轻,但是功力深厚,百十斤的虎尾三节棍在他手里上下翻飞,收发自如,转眼两个人就打了二十多个回合,甚至都没有损坏茶楼上的物品。

  见二人缠斗在一起,难分高下,陈逸摸着狗油胡,三角眼一转,脚下移动,转到丁昊侧面,一抬右手,从他的袖口悄无声息的射出三枚牛毛飞针,丁昊察觉到有暗器时,飞针已到近前,赶忙撤步躲闪,同时运转内力,挥动宝剑,剑光闪过,两枚飞针被剑气震开,但还是有一枚在剑气发出时,已经近身,再想躲已然来不及了,只好避重就轻,闪开要害,同时运转神功护体,飞针将将刺破皮肤就被内力震落。

  “鼠辈,你以为区区飞针就能暗算老朽吗?”丁昊撤步跳出战圈,对着陈逸骂道。

  罗恒怎会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也收了三节棍,站在原地,转头怒视师兄。

  “呵呵,老贼,能不能你很快就知道了。罗师弟,我这是在帮你啊,你和这个老贼费什么事,咱们兄弟一起上,直接干掉他就是了。”

  “我该怎么做,无需陈师兄来干涉。”罗恒怒哼一声说道。

  “好贼子,原来暗器有毒,今日老朽定取你狗命。”丁昊突然感觉体内的真气在飞速的流逝,想提气都变得困难,知道遭了暗算,大喝一声,提剑刺向陈逸。

  “丁老头,你走吧,今日是我师兄不对,我权且放过你,来日再战,你想杀我师兄,恕罗某断难袖手旁观。”罗恒大步迎上,举三节棍架开丁昊的剑,然后站在师兄身前。

  丁昊知道事态严重,不能在此拖延时间,急需找一个僻静之处运功逼出针毒再做定夺,转身正要走下楼。

  “丁老头且慢。”罗恒出声叫住了丁昊。

  “怎么?尔等后悔了吗?”丁昊转头看向罗恒。

  “师兄,拿出解药吧。”罗恒并不解释,而是转身向师兄陈逸索要解药。

  “师弟,你......唉!给你,这是解药,分三次服用,间隔两个时辰服用一次,就可解毒了。”陈逸虽然有些气急,但似乎很怕罗恒,气呼呼是从怀里取出三粒解药,随手扔给了丁昊。

  “后会有期。”丁昊伸手接过,放入怀中,双手抱拳,转身离开。

  丁昊出了酒楼,来到僻静之处,正要施法离开,突然从阴影里出现一柄链子锤,丁昊毫无防备之下,被链子锤重重的砸在后背,一个踉跄,就感觉胸口发闷,嗓子眼发甜,一股鲜血涌到嘴里,丁昊赶紧用力咽下,回身观察,只见从影子里慢慢浮现出一个人,正是一直没有露面的玉面鬼秦桐。

  “老家伙,也不知道师兄怎么想的,竟然就这样放你离开,嘿嘿,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是自来投啊,遇到我算你倒霉,今天我要杀了你为大师兄报仇。”秦桐阴笑着走向丁昊。

  “就凭你,做梦。”丁昊大怒,挥剑斩向秦桐。

  秦桐见剑光划过,嘿嘿一笑,往旁边一闪身,消失在阴影了。丁昊就是一皱眉,这是什么功夫,竟然能躲在阴影里?就这样堪堪躲过秦桐的几次袭击,丁昊也瞅准机会出招,但是每一剑都是刺空,气的是火撞顶梁,这还怎么打?根本都打不到人啊。不一会肩头、小腿又各挨了一锤,步伐开始凌乱起来。

  正在这紧要关头,远处一声大吼:“何方鼠辈,敢在老子这里撒野?”只见屠铁匠光着脚,抗着一把锄头从远处走来,每一步都看似不紧不慢,但百十丈转眼就到了跟前。从肩上取下锄头,对着一处阴影锄了下去,噗的一声,秦桐捂着脑袋从阴影里滚了出来,瞪着眼,嘴张的老大,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屠铁匠,已然断气,至死可能都不明白,这个打铁的怎么能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杀死自己。

  “感谢屠师傅出手相助,丁昊......”丁昊抱拳拱手,对屠铁匠正要表示感谢。

  “谁要救你了?我是看不惯有人在我这里捣乱,再说一次,你是谁关我什么事,还不快走,还想让我管你吃晚饭吗?”屠铁匠斜着眼,看着丁昊说道。

  “呵呵,丁某不打扰屠师傅了,告辞。”

  “我说,诶,你赶紧找个地方驱毒疗伤,别死了,你要打的东西就成无主之物了啊。”

  丁昊听了这话,一个趔趄,险些跌个跟头,知道屠铁匠就是这个脾气,也不计较,头也不回的极速离开了。

  出了小镇,一路飞奔,跑出足足有百余里路,才找到一个地势比较高的山洞,走进山洞,发现这个山洞还算干净,于是在地上用衣袖扫去尘土,从褡包里取出一件袍子铺在地上,盘膝坐下,开始运功驱毒。等丁昊一运功,这才发现,那个陈逸的毒果然厉害,在体内似有似无,根本不能用真气压制祛除,只好取出从陈逸那里拿到的解药,吃了一颗,片刻过后,药性发挥,才感觉在身体里的毒素被药力吸收,逐渐的往一起汇集,逸散的真气也渐渐的平息,看来陈逸给的是真的解药,解毒应该不成问题了,于是开始慢慢的通过真气治疗内伤。

  时间渐渐逝去,转眼天色转黑,夜晚来临,按照陈逸的说法,经过三次服药,毒性基本清除,只不过因为中毒而逸散的真气还没恢复,加之内伤未愈,此时的丁昊还觉得有些乏累,但已无大碍,估摸着再有个两三天就可恢复如初。

  突然,洞外传来桀桀怪笑,“你这老贼到是谨慎,竟然出来这么远的地方才治毒疗伤,不过即使你奸似鬼,也逃不出陈某的手掌心。”听声音,正是白天酒楼与罗恒在一起的那个陈逸。

  R酷J*匠,网唯GO一N正版◎N,xA其ey他}q都X是AR盗7版-

  “我不找你,你反倒赶过来送死,今天就让老朽送你一程。”说话间,丁昊提着宝剑走出洞外,举目四望,却只发现陈奕一个人站在离洞口二十余丈的一块大石上,“罗恒呢?让他出来。”

  “嘿嘿,杀你何用罗师弟动手,陈某一人足矣。”陈逸洋洋自得的说着。

  “多说无益,动手吧,老朽这就送你去投胎。”丁昊摆剑拉开架势,等着陈逸动手。

  “嘿嘿,老家伙,你给我交代在这吧,明年今天就是你的忌日。”说完,从腰间取出两柄二尺长的短刀,刀把朝上,刀尖冲下,刀刃外翻,脚下发力,身形鬼魅一样,嗖的一声,欺身上前,双手交叉,两道寒光如闪电般斩向丁昊腰间。丁昊脚尖点地,身体跳起一丈来高,挥剑斩向陈逸头颈,陈逸身体后仰,双刀不停,顺势斩向丁昊脚踝,丁昊不待身体下降,剑尖点击陈逸刀身,借力身体平行飞出两丈左右,脚点山石,身子翻转,举剑斜刺陈逸后脑,陈逸将双刀往两边一分,腰部发力,身体如风车一样转起来,短刀砍向丁昊手腕,丁昊赶紧换式让过短刀,就这样你来我往,打在一起。

  丁昊越打越惊,这个陈逸看上去窝窝囊囊,对罗恒唯唯诺诺,似乎只会偷袭使坏,交上手才发现,能耐绝对还在罗恒、秦桐二人之上,不多时,丁昊已经头顶冒汗,脚下发虚了,知道是自己伤势发作,心想,如果再战下去,有可能被陈逸所乘,把命丢在这里,于是虚晃一剑,转身就走,陈逸见状,摆刀便追,就这样,你追我躲的纠缠了十来天,总算想方设法的甩掉陈逸。

  丁昊甩掉陈逸后,不敢再在外面停留,绕了好大一圈,确认陈逸没有追上来,才挣扎着回到小米他们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未完待续,老骥伏枥祝高考的学子们发挥实力,考出好成绩,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考上心仪的的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