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丁昊遇敌

  丁昊看着屠铁匠离去的背影,抚须微笑,转身朝镇中心的街道走去,在药铺以及杂货铺转了一圈,买了一些必须的物品后,走在街上,路过镇上最大的一座上下三层名为汇丰楼的酒楼,想想自从住到小米那个村子,一年多了,还从来没有下过馆子,正好忙碌了这么久,还没吃饭,于是迈步走进酒楼,店小二赶紧迎接上来,“客官,欢迎光临汇丰楼,请问您老是吃饭还是住店?”

  “吃饭。”

  “好嘞,客官,您往里请。”小二殷勤的招呼着丁浩。

  “小二,请问二楼可有座位?”

  “有有有,客官,二楼请。”

  丁昊随着店小二的引领,来到二楼,看到楼上面积颇大,足足摆放了十几张桌子,这个时间刚刚过了吃饭的点,所以楼上只有两张桌子有客人正在饮酒吃饭,正好临街靠窗有一张桌子空着,便问到:“小二,那张桌子可有人订下?”

  “客官,那张桌子空着,您请过去坐。”小二哈着腰,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丁昊来到桌前,靠窗坐下,“小二,贵店可有什么特色酒菜?”

  “客官,您算问着了,小店有金毛狮子鱼、白玉鸡脯、铁狮子头、扒镶口蘑......”小二一口气报上了十多道菜名。

  “哦?金毛狮子鱼、白玉鸡脯么?可有什么特色?”丁昊也是第一次听到这两种菜名,来了兴趣,随口问道。

  “金毛狮子鱼用我们这边特产的鲤鱼加工修饰后,炸制而成。金毛狮子鱼,因成菜色泽金黄,形似狮子,故名。金毛狮子鱼的做法,将鱼洗净。从下嘴唇劈开,掰开鳃盖,将鱼身两面上下交叉批成薄刀片,每片端均与鱼身相连,再用剪刀剪成细丝。葱、姜、蒜切成米粒,玉兰片、新鲜的野猪肉切成二寸长的丝。炒锅烧热,下油,烧至四成热,将调好的鸡蛋糊均匀地抹在鱼身上,下油锅,边炸边抖动,使细丝散开,呈金黄色时捞出,鱼腹朝下放在盘中。锅内留油少许,将葱末、姜末、蒜未、兰笋和肉丝,加本店特酿的米酒、醋、蜜糖、酱油,烧浓,下湿面粉勾芡至浓稠,淋上热油少许,出锅,浇在鱼身上即成。成菜色泽金黄,鱼丝蓬松形似狮子,酸甜适口。白玉鸡脯......”店小二口若悬河的把这两道特色菜的做法细细的说了一遍。

  “好,就点这两道菜,可有什么好酒?”

  “小店自酿白酒,名曰出门倒,又叫神仙醉,就是神仙闻到也要降临凡间,喝了我们的酒也会醉倒。”

  “嗯,那就先来一壶。”

  “好嘞,客官,您稍等,您点的酒菜马上就来。”

  可能因为吃饭人少的缘故,一会功夫,小二就端着酒菜,送到丁浩桌上。

  “客官您慢用,有什么吩咐招呼一声,小的立马就到。”

  “好了,有劳小二,没什么事了,你先退下吧。”

  小二应诺一声,躬身退了下去。

  丁昊自斟自饮,正喝的惬意,猛然间,听到楼下一阵马蹄声响,扭头朝楼下望去,只见大路上一行三骑策马奔来,来到酒楼门口,翻身下马,身手矫健敏捷,毫无疑问,这三个人都是练家子,走在中间的是一个身着灰色衣袍,身材高大,三十多岁的大汉,看身高,比张大川还要高上一头,左手边是一个身穿蓝袍,五短身材,身形瘦小,嘴上留着两撇狗油胡的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右手边是一个全身包裹在黑袍下,脸色苍白,身材瘦高,二十岁上下的年轻后生,这个年轻人瘦高瘦高的,比中间的大汉还略高一些,但是却瘦的不符合常理,真的让人担心,一阵风都能将他吹断,但阴郁的眼神却给人一种如芒在背的威胁感。三人下马后跟小二说着什么,其中那个穿蓝袍的汉子不经意间抬头仰望,正好和丁昊四目相对,看了一会,脸色微变,低下头,快步走到中间那个灰袍大汉身旁,附耳低语几句,那个人看似随意的往丁浩看了一眼,然后迅速走进酒楼,丁昊见此情形,心中疑惑,自己并不认识这几个人,但看三人的行为,似乎对自己心存不善,心中就加了小心,如果事情不妙,还是少惹闲事为妙,随手从搭包中取出一块银子,在手里颠了颠,估摸着能有二两左右,应该够饭钱了,便放在桌上,准备如果情况不妙,便从窗户跃出,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片刻后,楼梯口噔噔噔脚步声响起,三人中的彪形大汉和尖嘴猴腮的汉子出现在楼上,另外一个瘦高青年却不见人影。

  丁昊装作浑不在意,一边吃喝,一边看似随意的看向窗外,实则小心留意上来的这两个人的行动,另外也在查探那个高瘦青年的行踪。

  “敢问这位先生可是登云叟丁昊丁颍元?”那个灰袍大汉踏前一步,双手抱拳,瓮声瓮气的说道,声音洪亮震耳,似乎梁上的灰都被震得落了下来。

  “正是老朽,敢问壮士是?恕老朽眼拙,似乎没有见过朋友。”丁昊眉头微皱,暗想,这几个人果然是冲着自己来的,但是出于多年的傲气,依然客客气气,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哈哈,那就再好不过了,我们兄弟这一年多来,行走四方,一是为历练,二嘛,就是为了找你丁昊啊。”壮汉边说边朝着丁浩走来,那个瘦小的汉子亦走向窗户,似乎是防备丁浩跳窗逃走。

  “且慢,你我素未平生,敢问诸位找老朽何事?”丁昊说着,蹭的站起身来,脚下不丁不八的分开站立,做好防备。

  “对,说的没错,你和我们兄弟确实是没有见过,但是,你还记得你一年前在乌山镇被你杀死,还砍掉脑袋的那个韩燕柏吗?那是我大师兄韩燕松的亲弟弟,这下你知道我们为什么要找你了吧,当日大师兄追杀你月余,虽然打伤了你,但也被你所伤,至今还没完全恢复,碰巧今日被我们撞上,也算是老天有眼,既然碰上我们,你就留下吧,甭想走了,哈哈哈......”

  “哦,当日我杀韩燕柏,也是事出有因,只因这个恶徒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害的良善家破人亡,我好言劝其弃恶从善,但却被他算计,险些着道,才被我杀死。尔等的师兄不分青红皂白,纵容其弟为害乡里,一路追杀我上万里,我被迫无奈,采用本命法宝将其打伤,当时我本可以顺势取其性命,念及上苍有好生之德,再者你师兄也没有什么恶迹,因此我才放过你师兄,怎么?今日尔等要与老朽兵戎相见吗?”

  “哈哈,老贼,好一口伶牙俐齿,师弟,别和他废话,干掉这个老东西。”旁边的瘦小汉子插嘴说道。

  酷!√匠网G正T:版:*首《、发e5

  高大壮汉扭脸看向他师兄,眉头微微一皱,似要发作,瘦小汉子赶紧笑脸相迎,看样子似乎很是忌惮这个师弟。

  “丁老头,不要多说了,师兄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亮家伙吧,告诉你记住了,我叫罗恒,江湖人称紫面阎罗,旁边这位是我的师兄陈逸,哦,还有一个在下边候着你,是我的师弟玉面鬼秦桐,到了阴曹地府,阎王小鬼问起,你也好知道是死在谁的手里”罗恒说着,从腰里抽出一条虎尾三节棍,每节都粗如儿臂,长约三尺,看样子走的是刚猛的路数。

  “师弟,你?”陈逸开口正要阻止。

  “闭嘴,师兄,做人能不能光明磊落一些?丁老头,亮家伙吧。”

  丁昊无奈,知道此战在所难免,从背后拔出宝剑,刷的挽了一个剑花,宝剑平举,遥遥指向罗恒,“罗兄弟,你先请。”

  “好,看招。”说完大吼一声,三节棍交由单手,高高举起,一招开天式,由上至下,呜的一声,三节棍绷得笔直,直奔丁昊头顶砸来。

  “来的好。”丁昊叫了一声好,跨步侧身,宝剑刷的一下,直点罗恒的咽喉,罗恒赶紧抽棍换式,有立劈变横扫,三节棍直奔丁浩左肋,二人插招换式,战在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今天又不能审核通过了,朋友们明天再看。今天发现前面几章把张小米的师父丁昊的名字打成了丁浩,正在逐步改正,还望亲们包涵。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