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屠铁匠

  张小米一路飞奔,不时的仰天长啸,抒发心中的不快,盏茶时间,就回到了山洞。

  走进洞中,丁昊正在盘膝打坐,听到小米进来,睁开眼睛,“回来了小米。”

  “是的师父,我回来了。”小米调整心情,笑着对师父说着。

  “好好的总结一下这一晚的收获,相信对你会大有益助,稍作休息,就跟为师回去。”丁昊说着站起身来,“从今天开始,为师要教你一些拳脚功夫和剑术,不然你只修习内功,不练身体,没有保命的功夫,也是不行的,一会回到村里你就直接回家,为师要出去一趟,为你准备一些必用的物品。”

  “师父,你为徒儿一夜护法,还是先休息休息再去,不急在一时吧。”

  “无需多说,为师自由安排,咱们这就回去吧。”

  “是,师父。”

  说毕,师徒二人走出山洞,各施身法,往村里奔去,离小米住的那个村子还有二里多地时,停下身法,丁浩说道:“小米,你先回村吧,为师现在就走,傍黑时我就回来,晚上继续去练功,记住,将昨日的收获好好的再感悟一次,加以总结,不要忘记。”

  “好的,师父,小米谨记。”

  “好了,记住就好,我走啦。”丁昊说着转身就走,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小米的视野中。

  小米独自回村自不必细说,但是一直到了很晚,丁昊依然没有回来,小米不禁替师父担心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总感觉有些心神不宁,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但是这种感觉又很模糊,知道这是担心师父所致,可又一细想,师父那么有本事的一个人,即使在山里遇到凶禽猛兽,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还是自己有的有些过于紧张了?想到此处,自嘲的笑了笑,迈步走出房门,转身将房门关好,独自去往练功的山洞,依着师父的吩咐,自行修练。

  就这样,转眼十余天就过去,张小米有些坐不住了,这期间张大川曾问过小米,丁昊怎么多日不见,小米只说是外出办事,还没回来,张大川便不再多问。

  “师父怎么一去这么多天,当日离开时说是傍黑就回来,这么久也没回来,不会出什么事吧?”此时的张小米也没心情练功了,每天站在村口,等着师父回来,就这样又过去了三天,终于在远处发现了师父的身影,张小米刚要跟师父打招呼,但发现师父步伐踉跄,面容憔悴,心里咯噔一下,赶紧快步迎上师父,伸手搀扶,“师父,你这是怎么啦?受伤了吗?”

  “唉!此事一言难尽,小米,且搀扶为师去山洞,为师要立即运功疗伤。”

  “好的师父,我搀着你,咱们现在就去。”小米毕竟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这时也有些慌神,手忙脚乱的将师父随身的褡包背在自己身上,搀扶着师父一路走向山洞。

  师徒二人来到山洞,张小米扶着师父坐在蒲团上,丁昊做好后,吩咐小米去洞口看着,然后行功疗伤,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一口淤血吐出,然后从褡包里取出一个瓷瓶,从里倒出一粒药丸放到嘴里,继续运功,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脸色才好一些,恢复些许红润,收了功法后站起身来,冲洞口喊道:“小米,进来吧。”

  很快,张小米来到丁昊近前,“师父,您老人家好些了吗?您这一去十多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您怎么会受伤的?”

  “徒儿,过来坐下,待为师对你慢慢说来。”

  原来,当日师徒二人在村口分手,丁昊施展神功,一路飞行,很快就赶到距离张小米他们这个山村千里之外的一个村镇。

  这个小镇面积不是很大,虽然也是在大山里,但是由于有一条大路从镇子里穿过,往来行商时不时的从此路过,因此这个小镇显得还算繁华,酒馆、旅店、商铺一应俱全,丁昊在远离小镇的僻静处落下身形,从褡包里取出一套衣服换上,收拾妥当,迈步朝着小镇走去,来到小镇,在镇口的一个茶棚坐下,要了一碗大碗茶,慢慢的喝着。

  “店家,老朽向您打听一下,贵宝地叫什么,镇上可有打铁的师傅?”

  “客官,您太客气了,我们这里叫青龙镇,您进镇一直走,走过两个路口,再走约莫百十步,有一条小巷,您顺着小巷穿过去,就会看到一个铁匠铺,要说,这个屠铁匠,那手艺可真是不错,给镇上的乡亲们打个镰刀、锄头、犁杖,那叫一个好使,又快又坚固,用个几年都不会坏。对了客官,听你点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今晚您是不是要住在镇上,我可以给您老介绍一家又干净又便宜的店房。”

  “哦,先谢过店家,老朽住在离此不远的村子,买点东西就回去,不必叨扰了。”

  K酷匠◎\网唯一=正版u,Q其他都`=是U盗版M

  茶铺掌柜哦了一声,便转身去忙了,全然没有刚才的热情了,丁昊对此也不以为意,喝掉碗里的茶水,放下茶碗,给掌柜结了茶钱,转身走出茶棚,朝着指引的方向,去找屠铁匠。

  走了没多久,根据茶棚掌柜指点,穿街过巷,果然在小巷的出口处,有三间破破烂烂的土坯房,门口支着火炉封箱,一个精瘦中年男子,光着背膀,胸前系着皮围裙,正挥汗如雨的打着一个物件,定好走上近前定睛观瞧,原来这个汉子正在打造一柄砍柴刀。

  这个汉子低头干着自己的活计,似乎全然没有察觉有人近前,自顾自叮叮当当的捶打着砍柴刀,加温锻打,再加温再锻打,反反复复,不时拿起来看看,突然放下铁锤,把几近打好的柴刀顺手扔进旁边的炼化炉,嘴里嘟囔着:“不好不好,不能要不能要。”旁边一老者见此情形,叫嚷着:“我说老屠,打的好好的一把柴刀,你怎么又给化了,我还等着柴刀用呢。”

  “打出的东西不好,我不满意,怎么能给你呢,你再等等,明天傍黑再来取吧,今天不干了。”

  “你你你,屠铁匠,你什么时候能改改你的倔驴脾气,一把砍柴刀能用就行了,我都没说什么,你却比我这个主顾还挑剔,这样怎么行,难怪空有这么好的手艺,却不能挣到钱,娶不到老婆,四十好几的人了,你不急,我们都替你着急呢。”老者气急败坏的说着。

  “去去去,莫要取笑于我,打造物件就是需要精益求精,怎么能将就呢,我说明天就明天,需要啰唣。”

  老者还要说什么,但是张张嘴,一跺脚,转身拂袖而去。只留下屠铁匠站在那,瞪着眼睛,一个劲的吹气。

  丁昊走上前去,拱手抱拳,“老朽丁昊,听闻屠师傅大名,特来请屠师傅帮老朽打造一个物件。”

  “你是谁关我屁事,我又不认识你,我刚刚的话,你没听到吗?今天不干了,打什么明日再来。”屠铁匠吹胡子瞪眼的说道,丝毫不顾及对面客户的感受。

  “好好好,那就听屠师傅的,明日再来,只不过,老朽需要问明屠师傅,我的要求能不能达到,以及我给你的材料你能否打造,如果可以,那老朽就不妨等到明日再来,如若不能,那老朽只能去另请高明了。”丁昊听了屠铁匠的话语,丝毫不气,反而笑呵呵的将了屠铁匠一军。

  果然,听了这话,屠铁匠一瞪眼,“什么稀有材料我打造不了?”

  “呵呵,那就请屠师傅为我看看吧。”说着从褡包里拿出一块外观丑陋,表面凹凸不平的金属块,大小也就小孩的拳头大小,毫不起眼,随手仍在屠铁匠的案板上,咚的一声,物体看上去不大,但似乎有很重。

  屠铁匠看了看案板上的物体,并没有伸手去抓,而是翻眼看了看丁昊,盯了好一会,这才说道:“你要打造什么?费用怎么算?”

  “呵呵,果然没找错人,这是图纸,我只要你帮我打造一口这样的宝剑,其余的材料你添,此物打造好了,估计会剩余指甲盖大小的一块,权当做工料费用,你可愿意?”

  “此话当真?好,这活我接了,十日后过来取就可以了。”屠铁匠说完,也不等丁昊搭话,拿起案上的金属块,转身回屋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前边十章写的情节有些平淡无奇,这主要是突出主人公是从平凡中走出来的一个人物,精彩故事马上就要到了,希望关注的朋友继续支持老骥伏枥的小说。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