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神功初成 (下)

  师徒二人来到平时修练的山洞,丁昊先让小米调整一下内息,等小米气息平稳后,便让小米将白天遇到野猪的过程详细的说了一遍,等小米叙述完毕,抓过他的左手,伸手指搭在小米脉门,片刻过后,抚须大笑:“哈哈,好小子,果然天赋异禀,短短不足一年时间,竟然将功法的入门篇修习成功,并自行打通了任督二脉,好好好,从今往后,你也算是真正的踏上了修仙之路了,要知道,有多少人苦练多年也找不到入门的门槛啊,哈哈哈,我也算没有愧对门内的先辈了。”

  “师父,弟子不是自夸,这一年来我也算刻苦修练,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还差点什么,今天被野猪追着的时候,我就只知道拼命的逃跑,当被野猪逼上绝境的时候,我突然觉得野猪不在那么迅猛,动作变得异常的迟缓蠢笨,我一下子就能够轻易的躲开野猪的攻击,最后一下,野猪冲过来,我下意识的用脚踩了野猪头部,本意是想借助野猪的力量,腾身跃起,躲过野猪那一击,然后野猪就一个嘴啃地趴在那,挣扎了几下就死了,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野猪怎么就那么轻易死掉了?”

  “哈哈,傻小子,野猪之所以控制不住身体,来了个嘴啃泥,正是你那一脚造成的,你知道吗,就你那一脚,踩的野猪头骨塌陷,伤到了脑子,才使得野猪对身体失去了控制,一个嘴啃泥反而折断了自己的脖子,这才死去,如果不是你临危突破,死的就是你了。”

  “哦,是这样啊师父,可是,那种感觉就是和野猪战斗的时候才有那么一阵子出现,过后就没有了,是怎么回事啊?”

  “没有吗?你知道你刚才跟着我来这里的路上,脚程比平时快了多少吗?”丁昊抚须微笑着对小米说道。

  “是吗,师父,我还没感觉到呢,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今天狗子他们和我打闹的时候,他们也说我变快了,还说是我被鬼附身呢,呵呵。”

  “是啊,那可能还是你没有突破的时候,如果是你突破时的速度被他们看到,那才是真的以为你被鬼附身呢,不过,您刚刚突破,还需要巩固,今晚你就在这巩固一下,为师为你在一旁护法。”

  “是,师父,那就有劳师父您老人家了。”

  “跟为师还客气什么,好好修练,好好感悟。”

  “是,师父。”小米应了一声,便盘膝坐在自己平时修炼的蒲团上,五心朝天,深呼吸几次,调整好呼吸节奏,渐渐的心境空灵,引领天地灵气,从头顶百会穴导入,顺着浑身经脉,运行了两个周天,在功法的引导下,很快进入一种天人合一的境界,这是在以往的修练当中,从来没有过的感觉,此时的张小米感觉舒服极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仿佛婴儿置身母亲的怀抱,舒适安逸,小米知道行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丝毫不敢大意,迅速摒弃一切杂念,眼观鼻、鼻观口、口问心,小心谨慎的吸引天地灵气,导入体内,从皮肤、血肉到筋骨,以及五脏六腑等内脏器官,一点点的充满这种灵气,对身体进行洗涤,渐渐的小米身上一滴滴的汗珠浮出皮肤,从清澈无色,渐渐的变成黄色,又从黄色汗珠变成浑浊,也从无味变成阵阵的臭味,而且味道越来越重,汗水一点点的浸湿身上的衣衫,这时候的小米,不再感觉到有一丝一毫的舒适和安逸,只觉得身体一会好像坐在火炉上烘烤,一会又仿佛置身冰天雪地,奇寒无比,脸上也时而扭曲、时而狰狞,似乎很想开口叫喊,却又什么也喊不出,想张嘴都不能。

  丁昊站在旁边,也一脸严肃的注视着小米,双眼一眨不眨,准备随时出手相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对于此时的师徒二人,仿佛时间停止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仿佛是一种煎熬。

  张小米就这样在忽冷忽热的痛苦中坚持着,身上的筋脉随着心跳,一张一弛的有规律的运动着,忽然,似乎脑海中一声巨响,张小米浑身的筋脉倏地一下,仿佛不再受控制,一下子扩张开来,天地灵气仿佛万马奔腾一般,在身体里告诉的流动,张小米一下子被一层朦胧的白光笼罩,疼的张小米浑身哆嗦,头脑保持清明都觉得非常困难了,张小米知道这是行功的第二个阶段,赶紧继续运行功法,缩放感官范围,只保留脑海的清醒,身体其他地方跟随功法,自主运行,片刻以后,随着痛感的逐渐减弱,身体也慢慢地恢复平稳,奔腾的气息也随着筋脉的扩张,有了发泄的渠道,仿佛湍急的洪水随着河道变宽而逐渐平息变缓,灵气的速度随着一个个运行周天以后,慢慢在小米丹田处汇集,小米的丹田也不再是空空荡荡,灵气运行到这里,浓度逐渐增加变稠,最后变成仿佛水滴的状态,落在丹田的虚空中,一地、两滴、三滴,越聚越多,聚少成多,水滴也慢慢演变成水洼,水洼的面积越来越大,深度也慢慢变深,周而复始,最终形成一个直径两尺,深半尺的小水坑孤零零的浮在丹田内在的虚空中,慢慢的灵气不再汇集,水坑也不再变大,天地灵气也慢慢消散在天地之间。

  随着练功接近尾声,张小米也不再难过,慢慢的又恢复了刚刚开始时的状态,舒适安逸再次来袭,这种舒服让他感觉到困意来袭,总来没有过会这样渴望躺下来美美的睡一觉的感觉,这一年来,对功法的反复练习,张小米知道,这是行功接近尾声的第三个关头,也是最容易出差错的一个阶段,因为灵气对身体的改造刚刚完成,筋脉的扩张虽然是筋脉更加宽阔,运行内气更加的流畅快捷,但是,这时候的筋脉还非常脆弱,如果不引到丹田的灵气继续滋润筋脉,使之更加的坚固有韧性,这样才能承受内气对筋脉的压力,从而避免出现类似于洪水决堤的情况发生。这时候因为经历刚刚的那段痛苦过程,突然放松下来,如果这时候睡过去,可能就失去对内息的控制,造成经脉尽断,轻者伤残,重者暴亡,知道其中的轻重,张小米只能咬牙坚持,放大内视范围,观察全身的同时,时刻小心谨慎的控制着灵气,加速对筋脉筋骨以及血肉皮肤的改造,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师徒二人感觉度日如年,虽然希望尽早结束,但是也知道这种事不能操之过急,只能慢慢等待。

  转眼天光放亮,一束阳光透过洞顶的裂缝照进洞里,阳光打在张小米身上,仿佛给他的身体镀上了一层金箔,整个人都闪闪发光,当张小米重重的呼出一口气息后,漫长的修炼总算大功告成,片刻后,小米慢慢的睁开眼睛,刺眼的阳光照进眼睛,小米不禁抬起手臂,挡在眼前,慢慢的适应了一会,看到身旁双目不眨的盯着自己的师父,会心的一笑,“谢谢师父为徒儿守关,徒儿成功了。”

  “哈哈哈,好好好,徒儿这一次足足修炼了六个多时辰,经过一夜的修练突破,从今天起,您才真的算是脱胎换骨,抛去凡身了,的确可喜可贺,只不过,徒儿切记,现在的你正处于一个比较弱小的阶段,需要今后更加努力的提升自身的修为,增加功力,切记不可持骄自傲,因为现阶段的你,任意一个修仙之人都能杀你,你也就刚刚比之一般凡人略强一些罢了,为师的话可曾记住?”

  “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小米定当勤学苦练,不负师父教导。”

  更%Y新#》最j快上"酷H&匠●网

  “记住就好,赶紧去洞外的小溪去洗洗身上吧,臭死了,哈哈!”此时的丁昊分外开心,看着眼前的小米,那真是越看越顺眼。

  张小米抬起胳膊,提鼻一闻,眉头一皱,“师父,我怎么这么臭啊?不说了不说了,我先去洗洗,回来再问师父。”说完一蹦三跳的奔向洞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