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米礼毕,站起身来,走到师父丁浩近前,“师父请讲。”

  接下来丁浩便细致的将修炼行功的一些细节仔仔细细的告诉了小米。

  “小米啊,我传授你的功法秘诀已经封存于你的脑海之中,功法共分九重,你只有从第一重开始修炼,修炼成功以后,第二重的你才能学习,因担心您急功冒进,我用咱们门派的独门秘法,将功法分别存于你脑海之中,第一重你没有练成,是不能学到第二重功法的,还有就是如果不经过门内祖师或者历代师祖的首肯,任何人都不可能从你这里窃取这部功法的,你也切记,如没有经过允许,决不许你私自泄露功法,否则你会收到门内秘法的反噬,让你功力尽失,真气爆体而亡,记住了吗?”

  “小米记住师父的话了。”小米唯唯诺诺的应承着。

  “为师都是经过先辈的允许,才能传授于你功法的,当然,当你有朝一日学会这部功法的全部内容,这种约束也会于你无效了,到时候你该怎么做,自会心中有数。”

  “是,师父,我知道了。师父,你传的我这套功法,我现在脑海里的确清清楚楚的知道了第一重入门的内容,觉得好难练哦,不知师父你现在修几重了。”

  “为师愧对你师爷,修炼两百多年,到现在才练成第四重,唉......”

  “啊!师父练了这么久才练到第四重,那我需要多久才能练成啊?”小米闻言不禁咋舌,小脸愁得都快挤到一起了。

  “徒儿,要知道,这部修炼功法,自一代祖师创立,经二代师祖完善至今,练成第九重的仅仅三个人而已,历代飞升的师祖最高的有几位练到了第八重,一般练成第六重就可以飞升了,不要对自己妄加菲薄,为师练不成,并不代表你也练不成,这就是为什么入门弟子一经传授,就会传授整套功法的原因,正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啊。”

  “哦,弟子谨记。”

  “好了小米,今天你也累了,一会吃过早饭,就先休息休息,晚上我带你去个清静的地方修练,先出去吧。”

  “是,师父,小米告退了,一会吃饭,我再通知师父。”

  “行,你去吧。”丁浩冲小米摆摆手,然后闭上眼睛,盘膝打坐,不再理会小米了。

  “小米,去帮娘打桶水过来。”刚刚走出师父房间的小米便被娘亲叫住了。

  “知道了娘,马上就来。”张小米答应着,拎起木桶朝水井跑去。

  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吃过晚饭,小米和爹娘、师父打过招呼,独自回到自己的小房间,坐在炕上,回忆着脑海中的功法入门篇,开始照着师父教给的方法,尝试着联系,一直练习了有快两个时辰了,一点头绪都没有,正觉得意兴阑珊之际,就听窗外师父轻声呼叫:“小米,穿好衣服出来。”

  “来了,师父。”小米低声回应着师父,赶紧下炕,穿好鞋子,打开房门,走出屋外,回身轻轻带上房门,快步来到师父近前。

  W6酷@匠.+网@唯一(c正版,其}他F`都G是盗版

  “师父,徒儿准备好了,咱们去哪?”

  “无需多问,闭上眼睛,不叫你睁开切记不要睁眼。”

  “是,师父。”小米依言闭上眼睛。

  忽地感觉自己身体一轻,紧接着耳边风声呼啸,脸被风吹的生疼,耳边衣衫猎猎,耳鼓发胀,说不出的难受,小嘴紧闭,紧叩牙关,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片刻之后,就觉得自己双足落地,耳边响起师父的声音,“可以睁开眼了,我们到了。”

  小米睁开眼睛,双手揉搓着被冷风吹得发僵的脸庞,双目环视四周,只觉得双腿好像踩着棉花,有点不听使唤的感觉,不禁问身旁的丁浩:“师父,我们这是到了什么地方了?”

  “徒儿,这就是当日我斩妖蛇的山谷,当日我就是在这里修练时碰到你爹一众猎人被妖蛇攻击,才出手相救,深受重伤,被你爹带出山谷,才有了在你家养伤,后收你为徒一事。”

  “从我们村到这条山谷,我听爹说,就是他们身手敏捷的猎人都要好多时日才能到,师父片刻就带着我赶到,哇!师父好厉害。”

  “徒儿莫要惊讶,只要你勤加修练,假以时日,你也会轻易做到的。”

  “师父,我晚晌试着按照入门功法练习来着,可是练了老半天,一点头绪都没有,莫非我没有修练的天分,是徒儿过于蠢笨了吗?”

  “痴儿,若修练如吃饭睡觉般容易,岂不是人人都能修炼成仙了?切莫着急,也不要妄加菲薄,来来来,随师父过来,我教你怎么修练。”说罢,插手夹住小米,脚尖一点,噌的一声,飞身纵起,踏着悬崖陡壁,飞速朝山顶奔去,来到半山腰,眼瞅对面距离大约十余丈远处有一个黑洞洞丈许宽,高不知多少丈的山谷裂缝,丁浩脚踏岩石,双腿用力,身体犹如大鸟一样,在空中滑翔了一段距离,嗖的一声,带着小米没入石缝之中。丁浩身形不停,继续带着小米往山洞里快速行进,山洞越往里越宽,大约行进了三百余丈,师徒二人来到了一个好像宫殿般大小的空间,山洞高达百丈,直径达数百丈,洞壁光滑陡直,刀砍斧凿,浑然天成,在山洞顶部一条笔直的裂缝直通山顶,星光月光穿过裂缝照进山洞,加之山壁光滑如镜,经过层层反射,使得洞里并不觉得昏暗。

  “哇,师父,这里好大哦,都比我们村还大啊!”小米落地后,第一时间就发出感慨,洞里欢快的奔跑跳跃,兴奋异常。

  “好啦小米,今后这里就是你我师徒二人修练之地了,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慢慢的欣赏,我们休息片刻,我便传你修练之法了。”丁浩从搭包里取出火折,在嘴边吹了一口气,晃动几下,火折便着了起来,又拿出一段半尺长粗如儿臂的蜡烛,点着后,放在洞中一块平滑如桌的石头上,山洞霎时光明起来。

  “太好了,师父,小米好喜欢这里哦。”

  盏茶后,小米叫过小米,细心的传授其修练之法,直到天近四更,才带上小米,从原路返回村里。自此,师徒二人风雨无阻,每天夜晚来山洞修练,天亮前便会村里,日复一日,秋去春来,转眼一年时间过去了,山村了的人们依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男人打猎、耕种,女人种田纺织,孩子们或帮大人干点力所能及的活计,或三五成群嬉戏打闹,上树掏鸟窝,下河捉鱼虾,日子艰辛但充满快乐。

  在这一年里,除了小米的爹娘外,谁都不知道丁浩和小米每晚做些什么。只不过人们发现,张小米在这一年里,个子长高了不少,身体也不再瘦瘦弱弱的,十几岁的年纪,力气比一些成年人还大,帮爹娘干活,身手敏捷,一个顶几个,看到张大川后,无不夸赞两句,都说虎爷生了个好儿子,虎父无犬子什么的,张大川每每这时都是客套几句,含糊而过。

  经过一年的练习,张小米已经将功法的第一重练成,并在丁浩的教导下,拳脚功夫与日俱增,可以说收拾寻常虎豹财狼那是易如反掌,有一次,张大川见四下无人,非要小米陪他过几招,结果过后,就再也不提和小米交手的事了,只不过每次再见到小米的时候都会摇摇头,眉宇间都一丝丝喜悦和无奈。丁浩对小米也是愈发的喜欢,甚至将张大川他们斩蛇采到的灵芝加上自己收集的数十味珍贵的药材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的功夫,蜜炼成丸给小米服用,使小米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英气,整个人都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说:

  新书刚刚开始,有些情节人物的安排方面,感觉还不是很成熟,所以每一章都是写写停停,修修改改,一般每一章从构思到成稿,至少需要三四个小时,有些情节难免出现疏漏,欢迎朋友们给予提出修改建议,如果有什么好的构思,也可以提供给我,我会加以采纳借鉴,总之,我写书的目的纯属个人爱好,希望通过大家的努力,能够创作出一本符合绝大部分读者口味的修仙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