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传功

  桌面上已经摆好了干鲜果祭,中间有一个用来临时代替香炉的饭碗,碗里盛放了半碗草灰,丁昊从随身的褡包取出一面古香古色的巴掌大木牌,恭敬地摆在了碗的后面,点燃桌上放好的一股草香,插到碗里,嘴里念念有词,念毕,冲着木牌恭恭敬敬的施以三拜九叩之礼,行完礼,站起身,站到桌边,冲小米招手,“小米,跪在桌前”。

  小米应允一声,来到桌前,轻轻的跪在地上,然后看向丁昊。

  |最_a新(y章节上酷匠网RI

  “祖师及各位前辈在上,弟子丁昊承蒙祖师庇佑,在此遇到此子张小米,因其骨骼清奇,聪慧过人,品行俱佳,特恳请祖师及众位前辈准许弟子收其为徒,弟子定会用心教导,定不辱师门荣誉,还望祖师及众位前辈准许。”言罢,丁灏目视草香,片刻,但见碗里的草香突的一声,火焰大盛,火焰中显现出一位四十岁左右,面白如玉,发髻高挽,五绺黑髯,一身浩然正气,让人望之则肃然起敬的小人的虚影,冲着张小米观看些许时间,微微点头,然后便徐徐消散,片刻便消失不见,只留下草香的袅袅青烟,“还不赶快叩谢师祖。”丁灏望着跪在地上发愣的张小米轻声吩咐,张小米霎时回复清醒,赶紧有模有样的学着一拜三叩的磕了九个头,然后看向丁昊。

  “小米,门中第六代师祖刚刚降临神念,已经首肯你成为我门中第一百二十九代弟子,从此刻起你就是我丁昊的徒弟啦,还不过来给为师行礼。”

  “是,师父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说完,张小米规规矩矩,恭恭敬敬的给丁昊磕头行礼。

  “哈哈,好啊,徒儿快快请起。”此时的丁昊老脸都笑开了花,嘴都合不拢了。

  “师父,刚刚听你您说我是门中一百二十九代弟子,那咱们是什么门派啊?”张小米起身后,将心中的疑问向师父表明。

  “小米,提起我们的门派,首先我要跟你说说咱们的开山祖师,那在混沌初开,仙魔出世的远古年代,就是一位响当当了不起的存在,曾跟随神王平定天下,开疆扩土,建立了人族的地位,当年有多少了不起的仙魔邪神倒在了祖师的剑下,后勘破红尘,下凡入世,游历人间,仙术功力与日俱增,创出新的剑法,因此渐渐的弃用绝世仙剑,只凭一柄普通的木剑,斩妖除魔,天下邪魔外道无不闻风丧胆,后来在一场灾难中,救下一个孩童,边带在身边悉心教导,这就是后来的二代师祖,在祖师飞升去游历其他世界后,二代师祖继承了祖师的衣钵,并在祖师功法剑术的基础上加以完善,并在五十八岁那一年,自创门派,尊祖师为第一代掌教,因此后的历代师祖都使用木剑行侠仗义,降妖除魔,逐渐的木剑成为门派的象征,这就是咱们现在的木剑派由来,到你这一代已经历经五千余年了。当然,也不是所有持木剑的都是咱们的门人弟子,也经常有冒名顶替,骗人钱物、为非作歹的,遇到这种人,木剑派弟子人人加以惩戒,有走入魔道便可得而诛之,小米切记以后不得肆意妄为,走入歧途。”

  “小米记住了。”张小米重重的点了点头,表示谨记于心。“师父,咱们门派经过这么久,人一定很多吧?”

  “非也,到为师这一代,除了仙术有成飞升的,以及仙术没有练成,寿命大限一到转世投胎或者行走人间被仇家杀害的,在世的算上刚入门的你,还有三十二人,现在的掌门是我大师兄木晓真人,您还有一个师叔,以及二十一位师兄,以及两位师爷,四位师祖以及传说还有一位七十五代没有飞升的师祖,据说到现在已经快三千岁了。”

  “师父,人可以活那么久吗?一般人不才活数十年吗?”小米闻之咋舌,连声问道。

  “你现在还小,再说刚刚入门,不知道的还多着呢。修仙之人,即使再不济也有两百年的寿命,入阶的便可以有更长久的寿命,不过听门中的长辈说过,这个世界寿命的极限是三千岁,到时候如果不飞升去其他世界,也会投胎转世,便不能在这个世界存留了。现在能看到的门里那四位师祖,就有活了一千五百多年的了,最小的也活了将近千年,为师我到现在也有三百多年的年岁了。”

  “哇,师父这么厉害啊,那师父一定也会仙术有成,得道飞升的。”

  “小鬼头,为师愚钝,恐怕没有那么一天了,我得不得道无所谓的,就怕......唉!现在说这个为时尚早,今后你要勤加学习,刻苦修炼,莫辜负为师的期望啊!”

  “小米谨记师父教诲。”

  “好了小米,你先出去玩吧,晚上子时来我房中,我先教你入门心法。切记不要出去说与他人修仙一事。”

  “师父,连我最好的朋友狗子都不能说吗?”

  “是,连你最好的朋友狗子都不能说。不要对任何人讲您学习法术的事。”

  “哦,小米知道了。”

  “去玩吧。”

  “嗯,师父,那我出去了。”

  “嗯,去吧,天黑后早点休息,等到了子时过来找我就行了。”

  “哦,知道了,师父。”

  长话短说,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依然如平时那样平凡宁静,夜晚来临,天渐渐黑了下去,小米一家以及丁昊众人吃罢晚饭,说了一会家长里短,便都各自回屋睡觉去了。

  很快时间接近子时,按现在的话就是晚上十点多快十一点的时候。山村的夜晚,分外的宁静,隐约只能听到山风吹动,以及偶尔野兽的低吼从山里传来,已经习惯了这种声音的山民,只不过是翻个身,呓语着继续睡梦。

  张小米在自己的炕上辗转反复,哪能睡得着,看看外面的,估摸着快到子时了,便一轱辘从刚上起身,穿上鞋子,朝屋外走去,瑟瑟的夜风吹过,即使是山里长大的张小米,也不禁打了个寒颤,缩缩脖子,望丁昊的房间走去。屋里一盏微弱的油灯,照应着窗户上婆娑的树影,分外有一种令人心惊的气氛,张小米毕竟是个孩子,长这么大也很少有这么晚出来活动的时候,蹑手蹑脚的快步走到师父的门前。轻轻呼到:“师父,师父,我是小米,你睡了吗?”

  “门没插着,进来吧。”丁昊熟悉的声音轻轻的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小米推门而入,来到丁昊师父的床前,躬身行礼。

  丁昊摆手让小米来到近前,命其脱掉鞋子,坐到床上,然后扭转身躯,与小米面对面盘膝而坐,“小米,闭上眼睛,全身放松,不要抵抗,接下来为师就要传授你功法了。”说完略微等了片刻,看到小米轻轻地闭着眼睛,呼吸逐渐的平稳后,伸出右手食指,行功施法,手指轻轻地点在小米的头顶百会穴,小米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一股磅礴的冲击直冲脑海,几乎晕厥过去。就这样,小米咬牙硬抗的坚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脑海里的一丝清明渐渐消失,人也慢慢的仰面倒在了床上放,直到窗外鸡叫三遍,太阳初升,才渐渐的苏醒过来。张开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盘膝坐在床上的师父,刚要张嘴,丁昊便睁开了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小米,“徒儿睡醒啦,有什么感觉啊?”

  “啊!我竟然不知不觉睡着了,辜负了师父的期望。还望师父惩罚。”

  倍感惶恐的张小米赶紧翻身下床,跪在师父近前。

  “乖徒儿不要自责,这事不怪你,任谁也会受不了而昏阙的。为师昨晚是用秘法传功,将咱门派的独门功法传授与你的,普通人一下子接受那么多的东西,都会昏过去的,快快起来吧。待为师将一些修炼的方法再细细的说与你听。”

  “哦,谢谢师父传功之恩。”小米闻言大喜,趴在地上重重的给师父磕了三个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老骥伏枥 说:

  未完,待续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