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川听丁昊老人要收小米为徒,哪能不愿意,赶紧应允,不为儿子能顶天立地,行侠仗义,亦或出人头地,只为孩子能解脱祖祖辈辈蜗居小山村的束缚,能去看看外面的天地,走出大山,是他们这里一代又一代人的梦想,而今,自己儿子终于有机会出去,作为父亲,怎能不为儿子高兴。

  “我们家小米几世修来的福气,能得到丁老垂爱,大川在此谢过,丁老在上,请受大川一拜。”说罢纳头要拜。

  丁昊丁颍元衣袖一挥,张大川顿时觉得自己被什么东西托住身子,怎么也拜不下去了。

  “大川,你这就见外了,我收小米自该由小米来拜我,之所以收张小米为徒,一是小米这孩子的的确确是个难得一遇的好苗子,其二是我年岁渐高,加上这次被仇家追杀,几次三番遇险,也不希望平生所学被我带进棺材里,其三我也是着实喜欢小米这孩子,所以才想要收小米为弟子,若我收小米为徒后,你我二人便是平辈相交,你拜我岂能合适?”

  “那我就悉听丁老安排。”张大川本身就是个豪爽的汉子,当下也不再客套,扭头冲外面喊道:“孩子他娘,赶紧选上好的鹿肉、狍子肉炖上一锅,再把虎骨酒也拿出一坛,今晚我要和丁老痛痛快快的喝上几大碗,哈哈哈……”

  “孩子他爹,什么事这么高兴啊?”小米他娘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屋来。

  张大川于是就把丁昊老人要收小米为徒,传授武艺仙术的事对自己老婆叙说了一遍。

  “好的,知道了,恩公新伤初愈,大川你要把握分寸啊!”言罢,转身出去准备了。

  “对了,丁老,那日在谷中你昏迷之时,让我取了大蛇的蛇珠,我们真的从蛇的身体里找到一颗珠子,还有,我们大伙也不知道那条蛇到底什么有用,就连皮带肉以及蛇血都取了一部分,现在还在我这里,现在帮你拿过来?”张大川忽然想起这件事,赶紧询问丁昊。

  “那就好,那就好啊,我看那条蛇头部有三块骨板,身体刀剑不入,体型巨大,估计至少是修行几百年的蛇精,体内必有蛇珠,其蛇珠乃是蛇精修炼多年吸收日精月华,天地元气存放之物,待其修炼化形,可以变化成人之时,再吸收蛇珠元气,必然会功力大增,非一般修仙人士所能敌了,乃是修仙采气之士梦寐以求的增加修为的至宝,蛇精的血肉至多对一般人有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之功效而已,你们自己留着食用吧,可惜那条蛇骨了,如果取来。倒是可以炼制成器,倒是制作法器的绝佳材料。”

  “确实可惜,当时也是嫌蛇骨太大,不好携带,所以没有带回,丁老稍后,待我给您取来蛇珠。”张大川说完,起身走向自己的卧室,不多时手捧一个兽皮袋子走了回来,袋子上还放着那株千年灵芝,一并交给丁昊丁颍元。

  丁昊接过,先看了看灵芝:“这株千年灵芝怕是被那条蛇精保护了数百年,待其化形以后服用的,用来增加其功力,哪成想被我等得了,真乃天意弄人啊!”说完放在一边,又打开兽皮袋,取出一颗拳头大的珠子,质地坚硬无比,色泽碧绿,光彩照人,入手温润略寒,珠子拿在手里轻微颤动,有如活物一般。“哈哈,好宝贝,好宝贝啊,正愁收徒没有拿得出手的礼物,此物正可作为我这个师父给小米的礼物。”

  “丁来要将蛇珠送给小米?这怎么行,这么好的宝贝,丁老拿来用,岂不是更好,既可以治疗您的伤,还能给您增加功力,小米还那么小,恐怕不会有太多的用处。”张大川闻听丁昊要将蛇珠赠给小米,赶忙摆手推辞,真情溢于言表,绝非心口不一的虚伪之辈。

  丁昊暗暗点头,张大川此人心地质朴,古道热肠,乃真汉子也。“大川啊,你也不必推诿,我意已决,再说,我是给小米这孩子的,又不是给你,你就不要再推脱啦,再推脱我可要生气啦,哈哈哈......”

  “既然丁老坚持,那大川恭敬就不如从命啦,大川代小米谢过丁老。”

  “好,就这样说定啦,晚上我便收小米为徒,不过我有一言提醒,我收小米这件事,你们夫妻最好不要外传,还须秘密进行啊。”

  “一切听丁老吩咐就是,我们夫妻二人绝不外传。”

  随后二人在屋里又聊了一会,张大川将自己所住的这个山村的情况介绍给丁颍元,丁昊也对张大川讲了一些外面世界的奇闻轶事,不知不觉,小米他娘已经将饭菜做好,端了上来,“大川,别说啦,赶紧与恩公吃饭吧。”

  “丁老,咱们边吃边说,对了,小米他娘,丁老交代,收小米为徒之事切莫声张出去,你要记住啊。”张大川一边排摆酒菜,一边对自己的老婆交代。“对了,丁老,小米拜师需要准备什么东西?我让小米他娘去准备。”

  “无需它物,仅需准备一只碗,一碗谷米,三枝草香即可,其它一应物品我都有。”

  “好的,小米他娘,听到了吗?赶紧去准备东西吧。”

  “好的,大川,我这就去准备。”小米他娘应了一声,就去准备了。

  过程自不必细表,吃过饭,天色渐晚,小米也从外面回来,随便扒拉了几口饭菜填饱肚子,就被爹爹叫到了丁老住的屋子。

  “爷爷身体好多了吧?”小米进屋以后,脆生生的跟丁昊打了招呼,“爹,叫我什么事啊?”

  “还是让你丁爷爷跟你说吧!”张大川拉过小米,来到丁昊近前。

  “丁...爷爷?哦,爷爷姓丁是吧。好的,丁爷爷找小米什么事?您老就说吧,我听着呢!”小米故作成熟的说道,好像自己也是个大人一样,惹得屋内几人都会心一笑。

  “小米啊,想不想跟我学本事啊?”丁昊慈祥的看着小米。

  “爷爷要教我本事?真的,想啊,我听狗子说,他爹可说了,丁爷爷可厉害呢,那么大的一条蛇都能被您给打死,我也能学的像您一样厉害吗?”小米听说丁爷爷要教他本事,自己也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人,高兴的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等我学了本事,就不怕打不过狗子了,那家伙仗着自己力气大,个子高,总欺负我。”

  “小米,学本事可不是为了让你去欺负人哦,我们修行之人,是要用所学本事去帮助人,除暴安良,行侠仗义的,知道吗?要是为了学本事打架、欺负人,我可不依哦,要想学我的本事,你要先拜我为师,我教徒可是很严厉的,你若是学了本事为非作歹,我定要打你,还要废你武功,逐出师门,你怕不怕?”看着天真烂漫的小米,丁昊真是看在眼里,喜在心上,愈发的喜欢小米这孩子了。像这种纯真质朴、年龄又小、根骨奇佳的苗子,那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小米就像一张白纸,一尘不染、洁白无瑕,这样一块宛若璞玉的小孩,丁昊怎么可能不要呢。

  “小米知道了,小米错了,小米学了本事绝不会去欺负人,我要向丁爷爷一样,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只要能学本事,再苦再难,小米都不怕。”小米眼里含着泪水,咬着小嘴唇,但神色却异常的坚毅决绝。

  “好孩子,知道错了就好,来,跟我上这边来,既然要拜我为师,入我师门,首先要祭拜祖师。”丁昊下床穿好鞋子,拉着小米来到事先准备好的桌前。

  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_Q酷$匠p网)正版O|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