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和张大川说完话,便一起进屋为受伤的老者救治,掀开被子,查看了伤口,转身对张大川说道:“大川,不用担心,此人系因为中了蛇毒并受了大蛇一记重击,才昏迷不醒,幸好他有独特的手段,自我闭住了心脉,虽昏迷,但蛇毒并未深入内腑,只要为其清除伤口里的蛇毒,我再调制几副汤药,为其灌下,不出几日便会苏醒,到时候他自行运功调理,自当痊愈。”

  张大川闻言大喜,“金老,那就烦劳您老进行施治吧。”

  “取我的药箱来。”

  “好嘞,金爷爷,给您药箱。”张小米赶紧递过药箱给老金。

  老金打开药箱,取出一个卷成一捆的兽皮做的包,里面银针、银刀等一应俱全,又从箱里取出一盏铜灯,倒进一些黑乎乎的药粉,然后用银针在伤者受伤的脚踝周围的足三里,解溪,昆仑,后溪,三阴交,照海等穴位,然后取火绒火石,打火点燃灯盏里的药粉,把小银刀放到火上烘烤片刻,吩咐张大川几个人过来扶住受伤老者的腿,将伤口中毒发黑的部位的坏肉割掉,然后用手推动伤腿,将中毒的黑血挤出,流到事先放置在腿下的大碗里,直到伤口流出的血变成鲜红的颜色为止,然后取出金疮药撒到伤口处,用干净的布条缠好,取下穴位上的银针,整个过程虽不到一盏茶的时间,金老的头上已然微微见汗。

  众人见已经处理好伤口,都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接下来,张大川取出灵芝,递到老金面前,“金老,你看这株灵芝对恩公的伤可有益助?”

  老金见到灵芝大喜:“大川,这株就是那条大蛇守护的灵芝?”

  “正是。”张大川应道。

  V最9新Qb章节上^酷D#匠网

  “真是宝贝啊,你看这株灵芝,个头虽然不是很大,但是颜色鲜艳,质地坚硬,伞盖形状均匀,纹路清晰细密,怕是有千年以上的年份,实在是难得的千年紫芝,传说有医白骨、起死回生之功效啊。”

  “真的有那么神奇,我就听说有百年灵芝,千年的人参,这么大的灵芝我还是头一遭见到呢。”张大川等人纷纷议论着。

  “所谓医白骨、起死回生,我看有些言过其实,不过确实有很强的功效,不过灵芝有扶正固本、补益全身五脏之气之功效这却是有的,除了给伤者服用我开的药方之外,等他醒后,再辅以灵芝泡水给他喝,必然会对其身体大有益助。”老金对张大川叮嘱了几句,便回家配药去了。其过程自无需多言,在老金医治的第三天头上,受伤老者终于苏醒过来,对张大川及众人表示感谢后,告诉张大川一个药方,让老金帮其调配服用,便安心的留在在张大川家养伤。

  数日来,张小米每日都会跑到房门处,偷偷的观察这位陌生人,有时候老者醒着,也会叫过小米,询问着一些家里的情况,一来二去,小米边和老者熟络起来,便不再拘谨,每天跟个小精灵似的,在老人面前说着他认为好玩的一些事情,每每说到好笑之处,老人也会不时的点头微笑,看着小米的眼神也愈发的慈祥温暖。

  “老爷爷,我听村里有人说您老是修仙的人,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为什么我没看到过神仙呢?神仙厉不厉害?神仙都是在天上的吗?神仙是好人还是坏人呢?......”小米经常会蹦豆子似的问着老人,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

  “哈哈......神仙嘛,自然是有的,不过爷爷我可不是神仙哦!神仙自然是很厉害的,当然神仙也有好神仙和不好的神仙啦,等爷爷好了,慢慢告诉你好不好?”

  “小米,爷爷还生着病呢,别打扰爷爷休息,自己去玩吧。”小米的娘这时候走进来,虽然是呵斥儿子,但眉宇间也满是慈爱之情。

  “哼,我和爷爷说说话都不行,那好吧,爷爷您休息吧,我去找狗子他们玩了。”说着,冲娘扮个鬼脸,高高兴兴的跑出屋去。

  “这孩子,真顽皮,恩公,不要介意啊。”小米娘赶紧冲老者到道着歉意。

  “没事没事,张家大嫂不用这么客气,是老朽叨扰你们才是。”老者摆手说道。

  “这是我刚刚熬的灵芝粥,恩公赶紧趁热喝了吧,我还有活,我先去忙了。”小米娘放下粥碗,赶紧转身离开。虽然过了这么多天,小米娘还是对这个人们所说的陌生的修仙者还有些局促。

  望着小米娘的背影,老者摇摇头,轻叹一声,端起粥碗,慢慢的喝了起来。

  “恩公,身体恢复的可好,看恩公气色,真难以想象几天前还昏迷不醒,这才短短几天,恩公的体质真是令我等小辈自愧不如啊~!”张大川这时一边感叹,一边走进屋来到老者床前。

  “大川啊,你也不要总是恩公恩公的这么叫老朽了,若说有恩,你们对我才算救命之恩,如没有你们,老朽恐怕早已葬身蛇腹而命丧黄泉了,于情于理我喊你们恩公才是啊,来,大川,坐这儿,老朽有话要对你说。”老者见大川进来,赶紧招呼他坐在床沿。

  “恩公有话但说无妨。”张大川一边说着,一边侧身坐了下来。

  “我都说了别喊我恩公,老朽受之有愧,这几日劳你们夫妻以及其他乡亲的照顾,老朽贱躯也恢复了十之七八,不日即可康复,先自我介绍一下,老朽姓丁,单名一个昊,字颍元,号登云叟,乃是一个散修之人,哦,也就是你们说的修仙者,其实,我哪算什么修仙者,不过对于天地万物有些探索追求,偶然之际,遇一年老的沿街乞者,因大雪之夜,饥寒交迫倒卧路边,被我收留于家中,暖屋热食相待,待其身体恢复后,方向我透露,其乃是一世外高人,见我待其甚是真诚,因此便随意传授了我一些修炼的功法,我勤加苦练三年,已然初有成效,特别是轻身功夫,那更是得到那位高人的真传,日行千里,夜行八百,蹬萍履水,登高越溪,如履平地,其他拳脚功夫‘剑术也有了很大的提高,因我喜欢行侠仗义,打抱不平,被江湖朋友们送了一个绰号‘登云客’,晚年才自己改成‘登云叟’,上月初,在我游历江湖的时候,碰到一个欺压良善、为害乡里的恶霸,被我一怒取了其首级,哪成想,那个恶霸有个胞弟,乃是一个法力高强的术士,为保其兄被杀之仇,一路追杀万里之遥,我数次与其交手,均非敌手,有几次险险命丧他手,最后迫于无奈,我祭出本命法宝,甘冒法宝被毁之险将其击伤,我才得以逃脱,一头扎进大山,奔袭数千里后,碰巧在谷中遇到你们,唉,若不是我失了本命法宝,又加之奔波月余,多次打斗,真气不足,区区一条蛇精哪里放在眼里。”

  张大川听着丁昊将经过娓娓道来,惊得瞠目结舌的同时,亦对山外的世界有生以来,第一次产生了向往。

  “恩...哦,丁老,那您的仇家可被甩掉?”

  “他被我本命法宝所伤,短期内应该无力再追杀于我,我甩开他又奔袭数千里,想来是不会再被他找到了。”

  “哦,那就好,这就说明丁老您安全了,我们这个村子被大山环绕,数十年没听说有谁与外界往来,您就放心住在这里吧。”

  “那就却之不恭了,待我身体彻底康复,我再另求它法。”

  “对了,丁老,那日您与大蛇交手,我见您用血喷在剑上,宝剑就闪出红光,然后那条刀剑不入的大蛇就被您重创,您是怎么做到的?”

  “哎,那日我若不用血祭之法,怕是你我众人都会命丧蛇口,正因为我施法之后,身体状态不如平时,才被蛇精毒牙所伤,后来被你背出山谷,见你等合力灭杀大蛇,我才施法自闭血脉,阻止蛇毒侵入,并用龟息术进入假死状态,用体内真气进行自我疗伤,不过若不是被你们带回施救,恐怕我得二十余天才能治愈,你们若不把老朽带回,怕是也会喂了山中野兽了,哈哈......”

  “丁老说笑了,我等岂能见死不救,何况若没丁老,我们这些人也没命了不是。”

  “大川啊,咱们还是言归正传,我方才说有话要对你言讲,不是说的过往之事,我观你儿小米,品格端正,根骨奇佳,生了爱才之心,我欲收小米为徒,你意下如何?”

  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