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与大蛇的打斗还在持续,被宝剑砍得浑身是伤的大蛇已被彻底激起凶性,一口冲那人咬去,被那人顺势闪开后,蛇尾卷起,如鞭子一样扫向那人,那人赶紧脚蹬山石,飞速的退出了十米开外,大蛇的尾巴重重的抽在了石头上,一块三米多高的大石登时被打了个粉碎,碎石纷飞,如箭矢一般射向众人,张大川等人赶紧闪身躲到了石头后面,半空中那人舞动宝剑,击飞了射向自己的碎石,身子落地,站在了一块大石头上。

  大蛇转动蛇头,张嘴冲那人喷出了一口黑雾,那人不敢怠慢,闪身躲开,黑雾喷在了其站身之石上,那块大山石霎时一片乌黑,毒烟腐蚀的石头嗤嗤的冒出烟雾,隐隐出现裂纹,周围的树木花草无一幸免,全部枯死,张大川等人何曾见过这个,惊得那是目瞪口呆。

  那人经过这么久的打斗,再也没有开始时的飘逸洒脱,脸上也见了汗水,身上的衣袍也被山石树杈刮出了一道道口子,只见他抬手收回了飞舞的兵器,收于腰间的皮袋子里,右手持剑,伸出左手食指放于唇间,咬破手指,飞快的用指血在宝剑上画着什么,不一会画完,又咬破舌尖,嘴里叨咕着,冲宝剑重重的喷出一股血雾,宝剑霎时亮起一片红光,做完这一切,飞身往大蛇冲去。“孽畜,某家今日必杀汝于此谷。”

  这时,一个先前走开的猎人来到张大川的身旁,“虎爷,一切按你的吩咐,准备就绪,在谷口大家等着你们呢。”

  “好的,你先去告诉他们,我们几个想办法把大蛇引到谷口。”

  “行,虎爷你们也小心点。”说完,那个猎人飞奔而去。

  说话间,那人冲到大蛇近前,趁大蛇喷过毒雾还未缓过劲之际,晃动宝剑,直刺大蛇七寸,宝剑深深的刺进蛇身,只剩剑柄,大蛇登时急了,晃动蛇身,一口咬向伤它之人,那人未等拔出宝剑,蛇口以至,不容多想,赶紧脚点蛇身,向后飞跃,但动作稍慢,被大蛇的毒牙划到了脚踝处,身在半空,已经头脑发昏,眼前模糊了,大蛇翻滚间,被蛇尾扫到身上,身体如离弦之箭,飞出二十多米,身体重重的撞到石壁上,翻身落地,一口鲜血飞出口外,已然奄奄一息,几近昏迷。

  大蛇也疼的满地翻滚,蛇尾乱抽,山石树木碎片横飞,直叫人难以近前。

  趁大蛇翻滚,张大川赶紧来到那人近前,抄起他的身体,扛到肩上,招呼一声,向谷口飞奔而去。

  不多时,大蛇缓过神来,发现伤它的人已经跑了,晃动身体,追了出来,张大川等人来到谷口时,大蛇也已追到身后不足百步之处,张大川大吼一声:“动手......”,霎时,山谷上方大石纷纷落下,一二百斤的大石从高空雨点般落在大蛇的身上,大蛇虽然身体强悍,但也架不住落石太多,不一会就被大石埋住了,不过,才一会功夫,石头滚动,血肉模糊的大蛇就挣扎着从石堆里钻了出来,立起身体就要发动对张大川的进攻。

  “第二方案执行。”张大川再次大声发号指令。

  只见谷口处发出呜呜的声响,一排由十数根碗口粗的树干绑成的木排飞了出来,从众人头顶飞过,狠狠的插在了大蛇立起的身体上。

  “再发.....”随着张大川的指令响起,又一组木排飞出,再次打在了大蛇的身上,蛇头以下五六米的地方几乎折断,经过数次重击的大蛇终于轰然倒地,甩动了几下身体后死掉了。

  众人这时候才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体会到了逃出鬼门关的感觉。

  “快把蛇蛇头里的蛇珠取出来,用皮袋子装好,于我有大用,蛇皮、蛇胆、蛇血......”那人半昏迷中,看到大蛇被众人打死,也放松了神经,刚要吩咐众人些什么话,没等说完,已然昏死了过去。

  “恩公!恩公,快醒醒......”张大川等人见状,纷纷围上来,呼喊着那人,但哪还有反应。

  “恩公说要蛇珠,还有什么?”张大川抬头问众人。

  “我也没听清楚,似乎都要吧?”

  “虎爷,这么大的蛇,都要咱们能带走吗?我看还是都带一部分回去,蛇珠、蛇胆要放好,肯定是好东西,你在安排两个人跟我去把那株灵芝才回来,带回去也许对救治恩公有用。”山猴子说道。

  “行,就按山猴子说的做,把治疗蛇毒的药,以及跌打药拿过来,给恩公敷上,山子、二秃子你们俩跟山猴子走一趟,一切小心,去吧。”张大川吩咐众人行动着。

  “虎爷,都快一整天了,怎么恩公还没有苏醒啊?要不咱们赶紧回村,让金老给救治,时间久了再耽误了恩公的性命。”山猴子对张大川说道。

  “好,山猴子说的对,大家整理一下,赶紧回去请金老救治恩公。”

  就这样,经过几天的跋涉,众人回到了村里,分头行事,张大川负责来请金老去家里救治恩公。

  谈话间,二人来到小米家,重伤的老者已经在山子和狗子爹的帮忙下,抬到了屋里炕上,小米他娘已经在院里点火烧上了开水,由于小米他爹这群猎人平时进山打猎,经常会有受伤情况出现,随人这次情况跟平时略有不同,但也算沉着冷静,忙而不乱的给男人们做着准备。

  I酷I匠网¤正R…版首w发*

  金老走进屋里,把东西放好,坐在炕沿,撩被探手给伤着把脉,沉默半晌,给伤者盖好被子,冲张大川施以眼色,往外便走,张大川赶紧跟了出去。

  二人来到院里,张大川脸带疑惑,正要开口询问金老,金老压低声音说到:“不要大声,此人从何而来,又怎么会被你带了回来?”

  “怎么啦?金老,难道此人您认识,有什么问题吗?”

  “此人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但是我观此人的衣着打扮,以及刚刚给他把脉,可以肯定,此人必定是一个修仙之人。”

  “修仙之人?难道这世上真有神仙?”

  “有没有神仙,我不清楚,我也是年轻的时候听师父提及过,此辈修仙者大多讲究能者为尊,为了提升自己的法力,修炼所谓长生之术,七情绝灭,不惜牺牲任何人的性命,甚至是至亲至爱,也毫不怜惜。我年轻的时候,就有一次看到几个结伴一伙的修仙者,为了一件他们说的宝物,大打出手,不但是他们自己的同伙,甚至是旁不相干的路人,顷刻间就被屠戮了个干干净净,当时我也被殃及并身负重伤昏死过去,事后被一路过的老人施救,又因我身体脏腑位置异于常人,才侥幸逃过一死,康复后被老人收为弟子,传授我玄黄之术,跟随恩师悬壶济世,恩师仙逝后的很长时间,我都行医于各个山村小镇,后来辗转才来到咱们村子,并认识了你金婶,也就留了下来,说起来也有三十余年了,我还是在跟随师父行医那些年,偶尔跟我说起过修仙者的事。”

  “金老,不管此人是不是修仙者,但是如果没有他的及时搭救,我们这次进山的这些人恐怕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因此,还请金老施以救治则可。”

  “大川啊,你说的也对,不管伤者是什么身份,我老金作为一个医者,也必定会全力施治的。”

  “好好好,那就有劳金老了,咱们赶紧救人吧。”

  张大川此时并不知道,就因为这次救人,给他们村带来了塌天大祸!欲知后事如何,请待下回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