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懵懂少年

  一沙一世界,一树一菩提,一粒沙就是一个宇宙,一个人身也是一个宇宙。万物渺小或者宏大,微观世界或者宏观世界,都是一个世界。对于生长在花里的细菌来说,哪就是他们的世界。对于生长在我们所处世界之外的比我们更宏大的生物来说,我们的世界亦或只是一粒沙子。

  故事发生在一个美丽的小山村,被四周环绕的延绵不知几百里的层层山峦围绕,使得这个小山村与世隔绝,村里祖祖辈辈的人们不知道山外的情况,山外的世界也没有影响到这个山村的宁静,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过得简单而淳朴。

  “站住,张小猫,你狗日的别跑,今天老子一定要打的你老妈都不认识你。”

  “狗子吾儿,你别做梦了,就凭你,也想追到小爷,再练几年吧你。”一个稚嫩的童音回应着。

  路上的村民纷纷闻声望去,只见从村口的小路上,一个八九岁的小孩从房角处跳了出来,满脸汗水灰尘,头上扎一个冲天小辫也满是秸秆枯草,瘦瘦的身上,衣服补丁摞着补丁,也已凌乱不堪,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嚷嚷着:“狗子我的儿,来来来,过来追小爷啊~!”说话间,连蹿带蹦从人群中飞奔而去。

  不大一会,又从房角处跑出一个微胖的少年,年龄也在十岁上下,一边跑一边喘气,呼哧带喘的冲前边跑过的小孩喊着:“张小猫,你他娘的给我站住,逃跑不算英雄好汉,今天我一定要揍你,你给我等着。”边喊边追的一路小跑的向前边的小孩追了上去。

  “狗儿,又让张小米那只猫儿琢磨了?”一个留着大胡子的中年人,看着一追一跑的两个小孩,笑哈哈的说着。

  “老王叔,张小猫那狗日的能琢磨了我?笑话!我不欺负他就算老天爷开眼了,今天我就是要揍他......”狗子一边跑,一边回答,说话间,已经从大胡子身边追了过去。

  最新章节上!酷z匠…~网

  路上大大小小的人们望着远去的两个小孩,纷纷会心的笑了起来,对于生活在这个小山村的人们来说,除了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辛苦劳作以外,看看小孩子们打打闹闹,已经算是消遣娱乐的重要组成部分,生活虽然单调却也不觉得乏味了。

  话说跑出村口的张小米,看着已经被远远甩开的狗子,渐渐的放慢了脚步,刚刚因为和狗子比赛掏鸟蛋,赢了以后跟狗子开起了玩笑,恼羞成怒的狗子挥拳便打,身小力亏的他哪里是狗子的对手,不一会被狗子按倒在地,一番滚打后,瞅准机会,脱离狗子的纠缠,转身就跑,狗子虽然比小米大一岁,身体也壮实很多,因不如小米灵活,不但没占什么便宜,反而右眼被小米用头顶了个乌眼青,因此才不依不饶的要追上小米揍他。

  其实自打记事起,小米和狗子打打和和多少次,他们自己恐怕都记不清了,反正没什么事干,每天都在一起玩耍打闹,从来没有结过仇怨,打完架不出一时半刻就又凑到一起玩了。

  “张小猫,你个狗日,快过来,看,河里的鱼好大啊,咱们一起下河抓鱼好不好。”这不,狗子还没追上小米,已经被河里跳出水面的一条鱼吸引了注意力,完全忘记刚才是谁要追着揍张小米的事了。

  “来了,你个小狗子,等着我,别把大鱼吓跑了。”小米闻听,赶紧和狗子打着招呼,奔河边的狗子跑了过去,虽然每次打架摸鱼掏鸟蛋的事,晚上回家都会被娘用笤帚狠狠的慰劳一下屁股,但是此时此刻,小米的脑海里那还管得了那么多,早被河里的大鱼吸引了过去。

  “哈哈,狗子我的儿,看看小爷我抓的这条鱼大不大,再看看你抓的那条,比你的小鸡鸡还小,哈哈......”

  “张小猫,你个狗日的,刚才看在咱俩不错的份上,饶过了你,这次绝不放过你,别跑,逮到你我一定凑死你。”

  “来啊来啊,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得,好了才一会,又打起来了。

  旁晚时分,村里家家户户炊烟升起,忙碌了一天的人们纷纷往自己家里走去,狗子和小米两个紧挨着躺在山坡的秸秆堆上,望着远处山头只露出一点余光的夕阳,胡乱的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什么。

  “看,小米,你爹他们从山里打猎回来了,咱们快去看看,打到了些什么。”

  “好嘞!”张小米一挺身从地上起来,拉了一把刚刚坐起的狗子,冲着从山上下来的一群猎人们跑了过去。

  “爹,你回来啦,打到什么好东西啦?”大老远的小米就冲着带头走在队伍前面的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大喊着。

  “哎!好小子,在这里等着老子呢!”

  小米的爹张大川虽然今年只有三十五岁,但是岁月的痕迹已经在脸上显现,单看外表,好似四十多岁的样子,其身高在一米八左右,身材魁梧,方面大脸,鼻直口方,棱角分明,高颧骨,大鼻梁,古铜色的皮肤,大环眼,双目炯炯有神,满脸的络腮胡子,脸上的线条有如刀砍斧刻,一头浓密的长发,用一条兽皮带随意的束住额头,宽宽的肩膀,胸脯鼓鼓着,虎背熊腰,一张虎皮缝制的袍子,斜披在身上,露出粗壮的胳膊,一张蒲扇般的大手,拎着一把猎叉,青筋暴突,给人一种力大无穷的感觉。因他宽宽的脑门有三道明显的抬头纹,加上两道浓眉之间的那条竖纹,好像老虎头上的王字一样,以及从小打猎练就的一身好本领,使之成为这片山脉方圆百里最好的猎手之一,不光是小米的爹爹打猎是把好手,更因为他古道热肠,愿意帮助别人,被四邻八乡尊称为“虎爷”,所以他们这个村子的数十位猎人都自发的以他马首是瞻,愿意听他指挥,结伴去山里打猎,狗子的爹也是其中之一。

  这次进山二十余天,收获颇丰,二十几人一共打了野鹿狍子十几只,野鸡十几只,野猪、豹子、老虎各一头,由十几匹野马驼着,这些野马个个肩高两米开外,体长超过三米,腿粗蹄大,翻山越岭如履平地,十几米的山沟轻松跳跃,又因为这种马性情温顺、极易驯服,因此成为这个大山山民们最常用的劳动帮手,在猎手们的牵领下,人马浩浩荡荡的走下山来。

  虎爷张大川看着跑到近前的小米,满脸都是笑意,把猎叉和缰绳递给旁边的伙伴,一把拎起小米,高高的抛起,然后等小米落下时,瞬时搂在怀里,用满是络腮胡须的大脸亲向小米的小脸,来回扫蹭着,“想爹没?儿子!”

  “想......哎呀,疼,放开我,爹,赶紧回家吧,我娘天天念叨你呢!”小米一边躲着张大川的胡子,一边说着。

  “哈哈,虎爷,赶紧回家看看嫂子吧,久别胜新婚,不过虎爷今晚你可悠着点啊!”

  “哈哈哈......”众人哄然大笑。

  “去你狗日的山子,老夫老妻的,哪有你想的那么龌龊,再说还有孩子们在跟前呢......”

  “哈哈,虎爷不好意思啦.”

  “滚,赶紧回去找你的婆娘去。”张大川笑骂着伙伴们。

  在众人的笑声中,张大川放下小米,小米赶紧拉着刚被狗子爹用近似手段狂虐一番的狗子,跑向队伍中间,想看看这次爹爹们打来的猎物,却被一匹马背上的人吓了一跳,“爹,这是谁?他怎么啦?”

  只见这匹马背上固定了一个用碗口粗的树干绑成的简易担架床,一个穿着奇怪衣袍的老人躺在上面,身体用兽皮条与担架床固定着,双目紧闭,面容苍白,满脸是伤,一动不动,不知生死,小米乍一看到,着实被吓了一跳,赶紧向爹爹询问。

  殊不知,正因为这个老人的出现,改变了小米的人生。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回分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