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意识的停住了自己的脚步,感觉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而就在此时,四面八方的阴气想我涌来,让我感觉脊梁处刺骨的好冷,这巨大的压力似乎要扯烂我的身体!

  我转身一看,后方笑声果然来自一个面部深陷的小女孩,我远远望去,这女孩提着一颗血粼粼的头颅,一步一步的逼近我,顺势牵住了我的手, 我并没有立刻收服这鬼孩子,因为我还要指望它带我到困住陈宇的地方。。

我随着鬼孩子一直飘荡在这似乎没有边际的车厢,不是纹丝不动的旅客,便是漫无止境的怨气!

鬼孩子冰冷刺骨的小手拉着我继续走着。就在这时,鬼孩子突然停在了厕所门口,推门一看陈宇四肢僵硬,目光呆滞的躺在那里,口齿不清的说着:“有鬼,杀人了,剁头!!”怀里还抱着一个血淋淋的头颅,身边的尸体也在迸射着血红色的粘液!

这时候鬼孩子幽幽的眼神看着我道:“哥哥帮我,我好冷,我好害怕!”

“我怎么帮你?”我眉头一皱!

小女孩小手一挥,一个场景出现了,一个穿着黑袍带着骷髅面具的人拿着一把尼泊尔军刀冲进了厕所,对正在方便的老奶奶“噗嗤”一刀,直接砍下了她的头颅,然后提起了小女孩的头对着洗手台砸了一下,两下,三下,直到小女孩死透,然后将老奶奶的头颅扔在了小女孩的怀里!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o4说

  我本以为这面具人并看不到,谁知道就在他出了洗手间们的时候突然转身看向我的方向,讽刺的说了一句:“小子,我会来找你,咯咯…咯咯~”随后消失不见。

  听着面具人嘲讽的语气,我彻底爆发了,直接仰望天空骂了一句:“面具人,无论你走到哪里,我都要抓到你,让你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赎罪!”

  “哥哥,帮我,我好痛苦!”小女孩幽幽的声音再次传来,我轻轻的扶了扶小女孩的头发,温柔的说:“哥哥怎么才能帮你?”

  “镇压符,他们都逃不出去,没法投胎!”小女孩幽幽的说。

  “他们,还有他们?”我话音刚落,14号车厢内便站满了鬼,不仅是小女孩的奶奶,还有一些其他被镇压符囚禁在这里的亡灵,足足站满了整个车厢!

  “他们被困在这里,无时无刻的积累怨气,好供他们制作亡灵大军!”小女孩解释道。

  “什么!”我心中一惊,如果真是这样,那就不简单了,搞不好将是一场浩劫!

  “是不是将镇压符去除,便可以放了你们?”我再次问到。

  “是!”小女孩说。

  随即,我便来到门口双手合十,一道掌心雷向镇压符打了下去。一瞬间,狂风大作,所有的怨气都消散,十四号车厢也消失不见。

  我抱起了躺在地上的陈宇回到卧铺区,喂他喝了一杯符水,便将他放在床上休息了。

  发生了这些事,我心中有些烦躁,正在我躺在床上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一阵声音从我身上的玉佩中传出:“后辈,我在那个骷髅面具人身上感受到了洪荒的气息,是来自我们的那个念头,他很强,最起码捻死你比捻死一只蚂蚁还简单!”说话的乃是玉佩中封印的魔王蚩尤。

  “哦?那他为什么不直接杀死我?”我有些好奇的问。

  “这个暂时不知道,我也在想那个面具人到底是谁,反正你只要知道他暂时不会对你怎么样就可以了,不然你还能活到现在!”蚩尤鄙视的说了我一句。

  “也对,不过亡灵大军什么东西?”我再次问到。

  “亡灵大军,是靠怨气滋养的冤魂,数量之多,由制作者所操控,如果他真是为了创造亡灵大军,后顾不堪设想!”蚩尤有些担心。

  “我会注意的!”我淡淡的回了一句。

  火车终于到了站,陈宇也恢复了气色,只不过这部分的记忆没有了。临下车的时候,我去了列车管理员那里,跟他说了一句:“以后没事了,你不用辞职了!”管理员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

  下了火车,我转身深深的望了一眼这趟列车,每一节车厢的窗口边都站满了被我刚才救下的亡灵,他们在像我招手告别,我笑了笑,同样也对着他们招了招手。

  陈宇则是一头雾水的看着我,又看了看车窗,问了我一句:“祥哥,你在和谁告别啊!”

  我笑了笑说:“没事!”

  终于我们坐上了回乱葬岗工厂的出租车,“我的芷柔你等我,我这就来救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