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乱葬岗我家坐落在云南一个偏僻的小山沟中,村南二十里外有一处乱葬岗,至今已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村中流传着不少关于乱葬岗的诡异传说。

  家里的亲戚为了帮助村子致富,决定建一座液化石油气的工厂,于是不顾村里人的反对买下了乱葬岗这块地皮。我从小天不怕,地不怕,我的淘气是村里面出了名的,所以工厂动工建厂房那天我也跟了去。

  山路难行,开着那辆破旧不堪的面包车行驶了大约两三个小时才到。乱葬岗因为年久无人祭拜,更不要说填土修缮,被老鼠刺猪什么的乱拱打洞,再加上大雨淋一淋,冲一冲,露出腐朽的棺木,有些没有棺木的墓主人惨白的尸骨更是散落的到处都是,附近焦黑的树干,扭曲的树枝却五一例外地指向苍茫的天空,偶尔不知什么动物的叫声,常常吓人一个激灵令人毛骨悚然!

  由于是乱葬岗,所以大多数的坟挖的不是特别深,,所以当翻土机推翻坟堆的时候,一根又一根死灰色的尸骨粘着泥土重见天日,胸骨,锁骨,手骨,颈椎骨,头骨,甚至还有一些婴儿的骨头,在翻土机的摧残碾压下传来一阵阵“啪...啪...啪”骨骼断裂的声音。

  天色渐晚,天空变得越来越昏暗,一股股阴风嗖嗖的袭向我瘦弱的身躯,仿佛可以穿透一般,顿时感觉脊背发凉。大人们还忙着监工指挥,完全忽视了没有事情做的在一旁玩泥巴的我。

  就在这时,我感觉手中的小铁球仿佛与什么硬物碰撞在了一起,好奇的我加快了手中挖泥土的速度,却发现挖出了一枚深绿色的玉佩,看上去已经有了些念头,我轻轻的读出了上面的四个字“九黎氏族”,顿时,一阵诡异黑风席卷工地,迷的众人睁不开眼睛,一个个仿佛披着“白色床单”的人从墓地中爬了出来,它们面色如死灰一般,有的被长发盖住了脸,也有的没有头颅,手中提着自己血淋林的脑袋,也有的四肢露出森森白骨,它们无一不在狰狞着向我诡异的笑着。

  我感觉头皮发麻,双腿开始颤抖,手也不听使唤的看着它们慢慢的爬向我,我下意识的看了看大人们那里,可是却发现哪里还有人影,整个乱葬岗就我一个人,就在他们抽搐着僵硬的身躯慢慢发向我的时候,一个魅影出现在了我的身旁。

  来者是一个年近八十的老太太,只见她穿着黄色画有太极图案的道袍,随手抽出一把不知藏在哪里的铜钱剑和那些东西厮打在一起,我也渐渐的没了知觉。

  √R更x新最u快上($酷j$匠网☆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我已经躺在家中的床上,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个玉佩。母亲啰嗦的数落着父亲没脑子,就不该带我全那邪祟的地方,父亲也是一脸懊恼的坐在板凳上,面容有一些憔悴!

  “爹,娘,我怎么在家啊!”我收好了玉佩晃了晃头疼的脑袋好奇的问父母。

  “娃啊,都怪你爹那个死东西带你全那个乱葬岗,都说那里不干净,你在那的时候就发了高烧,是一个道士模样的老太太给你送到你爹那的,现在已经睡了三天了!”母亲还是有些心疼的看着我!

  “三天.....老太太.....这么说我看到的是真的?”我恐惧的看着父母!

  ............. 十年后,不知不觉工厂已经开了接近十年,而这十年间,工厂的生意一直不太好,也因为发生事故死人种种原因被迫倒闭。而且每一个人在工厂死的人死法都很奇怪!

  父亲的老哥们陈二柱,明明关掉了电闸全检查出故障的机器,却被自动启动的机器碾成了肉泥,法医当时鼓捣了好久,才把陈二柱残缺不全的尸体凑齐!

  村头的老光棍狗蛋,负责食堂的伙食,明明已经关掉了煤气,点了根烟结果煤气爆炸!

  就连看门的张大爷,一向身强体壮的他也突然得了癌症,住进的医院,命不久矣!

  村里面也因为这些事不待见我们家,都认为我们家坏了乱葬岗的风水,导致这些奇怪的事情发生,我已经常被人家骂作害人精的儿子!

  而且,自从那次高烧以后,我经常可以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直到后来我在县城念高中,又遇到了那个老太太......那天午后,昏暗的天空零零散散的飘落着几滴细雨,可能是感觉雨水打在脸上的感觉很舒服,本该打的的我出乎意料的选择了步行。

  可能经过了乱葬岗的事情之后,我的胆量似乎变大了许多,这时我也终于到了公墓,可是雨也下的越来越大,从刚开始的零零散散到现在的瓢泼大雨,我很想继续走,但是雨实在太大了,我不得不钻进公墓门卫室,门卫室有里外两间房间,进去之后我就听见“沙沙”的声音,好奇心驱使我开始往里面的房间走去,“沙沙”的声音是从一部老式黑白电视机传出来的,电视机对面一张破旧不堪的床上坐着一个浅蓝色中山装的老大爷,他应该就是墓地看门大爷了,处于礼貌我往前走了一步说:“大爷我在您这避雨,雨小点我就走。”

  这时,那大爷在我没有反应的情况下突然抓住了我的手,满满的向我转身,入目的哪里是人脸,满脸都是腐烂的肉,一个眼珠子低落在外面,另一个眼珠子斜视着我,已经没有嘴唇,只能看得见牙齿,还能看见蛆虫从脸部拱进去,从牙齿里钻出来。

  嘴里不时发出“咯咯~”的诡笑,我如同得了疟疾一样浑身哆嗦着,一个趔趄坐到了地上,满面的惊恐,当我认为他要吃了我的时候,眼前金光一闪,一道符篆直接飞到了这鬼大爷的额头上,只见这鬼大爷全身冒出了白色的烟雾,表情十分痛苦,挣扎着很想摘掉额头上的符,却怎么也于事无补,不一会便化作一股青烟彻底消失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暂无嗳人说:

还有一些存稿,但是需要整理修改,希望可以审核通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