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心中如是想着,一个个都耷拉下来了脸,和苏宝宝想比,他们的确是该感到惭愧才是。

  尤其是任文峰,萧然等人,当他们看到韩烨带着苏冉冉离开后,就朝着苏宝宝跑了过去,希望可以留住苏宝宝,至少让苏宝宝告诉他们下榻的地方,尽管他们知道拦不住苏宝宝,可一个个还是不愿放弃。

  这样的奇才少年是可遇不可求的,所以,逮到机会就一定要好好把握。

  只是,他们还没有跑到苏宝宝身边,苏宝宝就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气的四人差点没有骂娘!

  尤其是任文峰,他被气的拍着大腿一直叫,“嗨呦,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任文峰满脸的气愤和悔意,如果他的动作快点是不是就能留住这个孩子呢?

  此刻的任文峰甚至都已经忘了,被带走的可是苏宝宝的母亲,他怎么可能淡定的了?就算他拦住了苏宝宝,苏宝宝也不会丝毫停留的,因为他要尽快找他的娘亲。

  对于苏宝宝而言,苏冉冉现在落在韩烨的手里,就如同进了火坑,他要是稍作迟疑,苏冉冉就会有危险。

  所谓关心则乱,苏宝宝此刻已经完全忘记了,她的娘亲可是有武功的,而且武功还不弱,不说在江湖中排的上名次,但一般的高手到了苏冉冉手里,是绝对讨不了好的!

  “这可怎么办?我们要去哪儿找这个孩子啊?”萧然着急的来来回回的走着,可却苦无没有办法。

  任文峰看到萧然在他的面前走来走去,本就因为没有留住苏宝宝的火气瞬间袭上了他的大脑,他将目光转到了萧然身上,看着萧然厌烦的说道,“你走什么走?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烦死了!”

  “你这个老东西,干嘛一直盯着老夫?我走碍着你什么事了?你吃饱了撑的,闲吃萝卜淡操心!”萧然本来也在因为没有留住苏宝宝而生气,现在又被任文峰这样训斥,他的火气也跟着起来了,冲着任文峰叫了起来。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吵了,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个孩子,而不是在这里大吵大闹!”姚粟见两人吵架的架势又一次拉开,便赶快上前去劝说。

  这两个人就不能到一块,每次聚到一起,他们二人就会一直大吵大闹的,实在是让人头疼!他有的时候都想不明白,这两个性格相差如此之大的人,为什么会并列排名?到底是哪个没长眼的家伙搞出来的事!

  更H新!最)/快☆3上^m酷~匠z{网&L

  “要怎么找?人都已经不见了,我们又不知道他家是哪里的?”萧然听到姚粟的话,目标立马就转移了,看着姚粟大声吼道。

  姚粟看着萧然神经兮兮的样子,嘴角撇了又撇,眼神中一片哀怨,他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他们要吵就让他们吵吧!他干嘛要没事插一脚?

  现在倒好,这个可恶的萧然居然将矛头又指向了他,这就叫做没事找事,而且还是典型的!

  但就算如此,他也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否则就真的找不到苏宝宝了。

  “你个白痴,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知道怎么解决?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被评进四大裁判的?实在是太丢人了!”任文峰听到萧然的话,毫不客气的开口挖苦道。

  “你才白痴!”萧然听到任文峰的话,气的跳脚,转头冲着他又是一阵怒吼。

  “好了好了,你们就不要吵了,如果你们真的不想去找那个孩子的话,就在这里继续吵吧!”原毅见二人争吵的战争转瞬间变成了三人的战争,一脸的不耐烦走到三人跟前,高声呵斥道。

  三人见原毅发火,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原毅,原毅这个冰山居然也会发火啊!

  原毅见三人都是一副傻愣愣的模样,转身朝着裁判台走去的同时,又冰冷的说道,“姚粟,我们去把诗画收起来,就去找那孩子吧!”

  姚粟听到原毅的话,点点头,看也没看任文峰和萧然一眼,跟在原毅的身后朝着裁判台走去,他可不愿再跟这两个家伙多说些什么,否则他早晚要被这两个活宝给气死的!

  原毅和姚粟二人走到裁判台边,卷吧卷吧苏宝宝的两幅作品,踏着大步离开了。

  任文峰和萧然见二人不理会他们就直接走了,也顾不上拍腿,顾不上生气,追着二人身后叫了起来,“你们等等……”

  四大裁判离开了,但是围观的众人却在这一刻里更加惊讶了!

  今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都是这样的怪异?诗画双状元居然还是一个武功高手,还一声不吭的就飞走了?四大裁判也跟着不说一声就离开了?

  这都跟往年的节奏不同啊?难道这斗诗会就这样结束了吗?

  有谁知道?有谁能告诉他们,到底是什么状况?他们接下来该怎么做?是该离开?还是该继续等在这里?

  整个斗诗会现场一片静谧,大家都默默的注视着四大裁判离开的背影,心中暗自祈祷,希望他们可以找到苏宝宝这个少年天才。

  只是,众人的静谧却成就了任文峰和萧然的继续争吵,二人便吵便朝前走着。

  “老匹夫,你再说一句,老夫跟你急!”

  “你才老匹夫!我说错了吗?你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不明白,还敢说自己不是弱智?”

  “你才是弱智!你知道,你说说看!”

  “你都没看到那孩子在画上留下了印鉴?有了印鉴,就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了,你居然笨到这样的程度……”

  “你个老匹夫,既然知道为什么不早说……”

  “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怎么滴?再说了,谁让你笨,那孩子长着一双紫眸,这么明显的特征你都没看到,真不知道你那眼睛长得有什么用?”

  “任文峰,你这个老匹夫,你再说一遍!”

  “我就说了,怎么了?”

  “……”

  二人的争吵声随着他们的不断远离,逐渐变小,直到最后彻底听不到。

  众人再次惊呆了,这就是他们人人敬仰的四大裁判啊!怎么一点风度都没有?怎么一点节操都没有啊?

  再说苏宝宝。

  苏宝宝沿着韩烨和苏冉冉离开的方向一路追到了城东,却在银光楼附近不见了二人的踪迹。

  看着前面高高耸立的房屋,苏宝宝气的咬牙切齿,双拳紧握,紫眸中满是愤恨的怒火,冲着前方低声吼道,“该死的韩烨,你最好不要让我找到你,否则你就死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