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苏冉冉不知道的是,在她进入甬道的时候,她的师傅知天命却在古墓门外,痛苦的纠结了半天。

  “丫头,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了,你要争气……呸呸呸!”知天命连呸三下,又自言自语道,“丫头虽然神经大条却也心细如尘,侠义心肠,思虑谨慎,智商又超高,她一定会没事的!”

  他纠结的安慰着自己,可心中却还是忍不住会担心,“哎,丫头,别怪师傅!”

  知天命知道苏冉冉一定行的,可是毕竟他将苏冉冉养大,现在放她一个人进入古墓,他还是会忍不住担心,不只是担心苏冉冉会有危险,更会担心苏冉冉如果真的到了异世该如何自处?

  但是这些苏冉冉都是不知道的,尤其是在她进入古墓后,打开了墓室的大门,穿过一道道内室的墓门,破解机关,打开水晶棺盖的时候,古墓的外面,整个翠峰山在瞬间里白昼被黑夜取代,风云变幻,天地间陷入一片黑暗,只有这座翠峰山被一片极光包围着,灿烂异常。

  f酷M。匠。网@正2版首A发V

  也就在那一刻里,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苏冉冉的命运被改写!

  同时,被改写了还有另一个人,那就是此刻拉着苏冉冉不断旋转如同跳着交谊舞的韩烨!

  当时,韩烨为了调查前阁老贝珏海一家被灭门的真相,孤身一人追踪可疑的贼人到了大周边境的玉林山,却不想被人算计,中了迷情半步颠。

  迷情半步颠,药如其名!

  迷药加情药,中药之人不能有任何的动作,否则只会加速药性的发作。

  而韩烨当时不但击退了对手,还从山顶下到了半山腰。他想要尽快找到解药,或者发信号让他的手下赶来,但是却没想到信号刚刚发出去,他却因为强行运功,而导致药性的快速猛烈发作,直到最后快要失去意识。

  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他看到了昏迷在地上的苏冉冉。

  在那个时候,只要看到是女人,他是不会多做选择的,他当时需要的就只是解毒。

  他甚至都想过,待他解毒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将这个女人解决掉,决不能留下后顾之忧!

  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毒还没有尽数解除,那个女人就跑了。

  跑就跑了吧,在临走之前,她居然还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只完整的鞋印,那鞋印很完整,不似这个国家这个朝代的鞋子,正因为这只鞋印的完整性,所以让他的调查一直持续着,可却一直毫无所获,调查也进入了瓶颈期。

  但是韩烨相信,只要冲破这个瓶颈,他就一定能找到那个女人,追回他自己的东西——那块心莲形的玉佩。

  这块玉佩是他娘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那个女人居然在离开的时候顺手牵羊的牵走了他的玉佩,这是他最不能容忍的。

  当然,还有一件事便是,他一定要找到那个女人,然后亲手杀了她,让她知道,敢碰他韩烨身子的人还没有出生,尽管她的第一次是给了他,就那样也不行!

  很明显的,韩烨因为愤怒已经失去了理智,不是人家动了他的身子,明明是他失了理智动了人家的身子,强占了人家的第一次不说,还在心里打算要杀了人家,人家不跑那才真的是傻了呢?

  不过,韩烨这些年也一直没有找到当时那个出现在玉林山上的女人,以至于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耿耿于怀,没有成亲的原因,也是因为那次的事情对他造成了阴影,让他每每想起那件事就觉得极为不爽!

  所以,这件事一直被他压在心里,直到今日他看到了苏冉冉无意中掉落的心莲形玉佩。

  在那一瞬间里,他心中闪过浓浓的兴奋,他甚至想让那块玉佩就是他的,可在他看清楚那块玉佩中间的字时,他知道那块玉佩不是他的,而是苏冉冉的。

  但是他还不死心了,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就是希望那日出现在玉林山上的那个女人就是苏冉冉!

  如果是苏冉冉他甚至可以保证,不再动想要杀死那人的心思。

  所以,他才会想要阻止苏冉冉将玉佩收起来,想要知道关于苏冉冉这块玉佩的所有信息。

  但是他想知道,苏冉冉就会告诉他吗?

  答案很明显,苏冉冉很讨厌别人威胁她,尤其还是以这种方式来威胁她!

  韩烨这样做只会让苏冉冉更加的讨厌他,别说是想要知道什么消息了,就是多说一句话,苏冉冉都会觉得恶心!

  而对于苏冉冉的无视,不满,厌恶和挑衅,韩烨的心不知为什么突然猛地疼了一下,他抬眸看向苏冉冉,脚下的动作依旧在继续,拉着苏冉冉旋转的两只手也没有丝毫的松懈,看着苏冉冉美眸的紫眸也没有一刻离开过。

  “是因为那玉佩不是你自己的,所以你才不敢说对吗?”韩烨见苏冉冉如此倔强,就只能试着用激将法了,如果这招再不行,他也只能再想其他方法了。

  “啊呸!你特么的少用激将法,老娘不吃这一套!”苏冉冉一下子便听出了韩烨话语中的意思,一口口水朝着韩烨的面门就吐了过去。

  但是由于韩烨拉着苏冉冉旋转的速度极快,那口水不但没有落到韩烨的脸上,反而因为惯性的原因,又落到了苏冉冉的身上,苏冉冉看着落在她自己衣裙上的自己的口水,有种想哭的冲动。

  围观的众人,在这一刻也都迷惑了。

  这一家人到底是在干什么?

  这个苏宝宝会功夫大家现在也都知道了,可他为什么一直在外围跳来跳去,还要试图攻击自己的爹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还有那个苏夫人,为什么一直对她的相公冷言冷语的呢?

  他的那个相公也真是奇怪了,拉着自家娘子一个劲的在那里转圈,而且似乎在转圈的过程中还在不断的躲避着他家宝宝的袭击,甚至还在跟他家娘子……调情!

  在大庭广众下调情,这样的事情也真的是破天荒第一次,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围观的众人大多是一下迂腐的学子和夫子,此刻看都韩烨和苏冉冉这样的情况,一个个摇头晃脑的不住叹气,但在看向苏宝宝的时候,他们的目光中却又多了几分欣赏。

  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这个孩子都能学习的如此出色,果然是不同寻常啊!他又要付出多少常人做不到的努力呢?

  大家心中纷纷猜测着,也都在默默的寻找着自己的不足之处,打算要好好的向苏宝宝学习,不说赶超苏宝宝,至少不能太丢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