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寄芙看到苏冉冉朝着她伸出了手,心中有些害怕,可为了她的陌儿,她还是壮着胆子,继续抓着苏冉冉的手臂,不肯松开,倔强的等着苏冉冉解答。

  苏冉冉高高的抬起手臂,却又快速的落下,在落下之时,快速的将区寄芙握着自己手臂的手用力的甩开,并快速的朝后退了一步。

  区寄芙没有想要苏冉冉会突然来了这么一手,又觉得苏冉冉不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就算是想要甩开她,也没有那么容易,却没有想到,她的一不留神,却让苏冉冉将她再次甩到了一边。

  尽管如此,刚刚稳住身形的她还是不死心的又一次朝着苏冉冉扑来,想要再次抓住苏冉冉的手臂,她要向苏冉冉讨回公道,为了她的陌儿,她不能让她的陌儿白白受苦!

  苏冉冉见区寄芙再次朝着她扑来,只是轻轻的朝着一侧挪了一步,轻松的躲开了区寄芙冲过来的身子。

  区寄芙用力过猛,又没有了苏冉冉身体的阻拦,她直接就冲向了围观的人群。而众人在看到区寄芙冲过来的时候,也都快速朝着一边闪身,纷纷躲避着区寄芙的碰触。

  对于众人来说,区寄芙的碰触不仅是一种屈辱,更会给他们带来不可预计的灾难。

  一个当朝丞相最宠爱的女人,试问,有哪个男人敢碰?除非他不想活了!

  区寄芙虽然有几分姿色,但是却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艳福来消受的,这种艳福消受不好的话,是会招来灭顶之灾的。

  众人快速的闪身,让出了一条不算太宽的路,但是对于区寄芙这样一个冲的飞快的人来说,已经足够她通过了。

  区寄芙跑出去差不多十几米远的距离,才慢慢的止住了脚步,稳住了身形。

  她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盯着苏冉冉,肺都要气炸了,却又无可奈何,只能用眼刀一刀刀的割向苏冉冉。

  如果眼刀可以杀人的话,苏冉冉或许会被区寄芙给凌迟处死了。

  “你这个女人,年纪轻轻,却心肠歹毒!居然对陌儿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是过分!有本事你别躲,和我一起去见官!”区寄芙愤恨的朝着苏冉冉高声呵斥道。

  她希望可以抓到苏冉冉去见官,这样她就可以利用丞相夫人的身份来拿捏苏冉冉。就算苏冉冉胆子再大,见了官家也总会害怕的的!

  她是女人,她最知道女人的弱点,一旦进了监牢之中,就算再清白,出来之后也是说不清的。

  苏冉冉听到区寄芙的话,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意,这个女人还真是好笑,居然让她去见官!刚才大家说让去见官的时候,她还一副很害怕的样子呢,现在突然间让去见官,一定是因为她留有后手,想必也是有了一定的把握!

  毕竟人家是丞相夫人啊!

  不过,苏冉冉又岂是任他摆布的人!

  C…酷匠q网☆0首N发?☆

  “好啊!既然要去见官,我们就连刚才有人要伤害我家宝宝的事情一块算一下吧!”苏冉冉嘴角高高勾起,转头看了眼周围的众人,又回过头看着欧区寄芙,继续说道,“我的身后可是有很多证人在!”

  苏冉冉说着,抬了抬手臂,朝着众人举了举,并对大家报以感激的微笑。

  众人见苏冉冉非常诚恳的样子,也都纷纷表示会支持苏冉冉。

  “夫人请放心,我们都会支持夫人的!”

  “对,我们都会去给夫人作证的!”

  “就是,我们可是亲眼看着那个苏家小姐对着宝宝动脚的!”

  “我们都可以为你作证!”

  “……”

  围观的众人见区寄芙这样说,都是一脸的愤慨,一个个情绪高涨,义愤填膺的高声说着,片刻之间,便由几个人转成了大片人,大家都在表明自己的立场。

  对于大家的支持,苏冉冉还是很感激的,虽然她不会在面上显露,但是却在心中默默的记下了这些人。

  “你这个女人果然好手段,短短时间就收服了大家的心!但是到了官家那里就不是你想的这样了……”区寄芙气的直瞪眼,看着苏冉冉的眸光中也带着浓浓的怨恨,如果可以用眼刀杀人,区寄芙此刻一定会毫不留情的将苏冉冉干掉。

  “夫人,你这话说的可是有失公允,你要知道,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不是我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左右得了的,再说了,大家的正义感很强,他们说的也都是他们亲眼看到的事实而已!”

  苏冉冉摇摇头,很不赞成区寄芙的话,反驳道。

  “你少在这里混淆视听,不要以为你的几句话就可以让众人为你所用!”区寄芙见苏冉冉反驳,心中微微诧异,她不能让众人的势力都偏向苏冉冉,如果影响了她家老爷的名声,只怕这件事还是不能善了。

  就算到时候老爷为了顾及面子将这件事摆平,只怕到事后也会因为这件事而迁怒与她,到时候她和苏景陌还是没有好日子过。

  所以,不管出于哪种目的,她都不能让苏冉冉的诡计得逞。

  “呵呵,夫人,我到底是不是在混淆视听,大家心里都明白,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苏冉冉依旧满脸的微笑,看着区寄芙缓缓的开口说道。

  相较于区寄芙的愤恨,苏冉冉的满脸微笑对大家来说,更加的平易近人一些,而大家也更愿意接近苏冉冉,毕竟谁都喜欢看人笑脸不是吗?

  但这其中也不乏一些爱慕虚荣,趋炎附势之人,他们也会因为区寄芙的身份问题而对她变相的讨好,就比如现在,正是一个很好的表现机会。

  “苏夫人,您别担心,我们会给您作证的!”

  “是啊,苏夫人,我们一定会跟您作证的!”

  “……”

  也就是瞬间的功夫,所有围观的人就变成了苏冉冉,区寄芙两队,也分别站在了二人身后,拉锯战正式形成。

  而站在裁判台上的四大裁判看着眼前这明显的两派,也都头疼起来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年的斗诗会怎么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呢?以往每年的斗诗会都很顺利的啊!

  “你们几个呢?”区寄芙看着自己队伍中的人似乎比苏冉冉那边的人少,便转头看向了四大裁判,冷冷的的说着,眼眸中却满是警告之意。

  任文峰本来就不喜欢苏景陌和区寄芙,此刻又看到了区寄芙那满是威胁的意味,他就更加不爽了。

  他任文峰什么时候受过别人的威胁了?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有,以后更不可能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