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还用说吗?当然是抓去送官了!”

  “就是,一个对小孩子都要下手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酷O匠.N网g唯hp一Pw正g☆版1,其G!他F都$是盗p)版》z

  “对,拉她去见官!”

  “胆敢伤害今年的双状元,这件事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对,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

  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讨论中,大家纷纷发表着自己的意见,基本上都同意将苏景陌送去见官。

  其实也怪不得大家这样的激动。

  首先,苏宝宝是今年斗诗会的诗画双状元,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奇才,而且才六岁。要知道,以往每届的诗状元和画状元都不是一个人,而今年却是被苏宝宝一个人一举夺得的,这样聪慧的孩子,没有人见到会不喜欢的。

  再者说了,苏宝宝本就是一个有礼貌,长得很可爱,又很乖巧的孩子,所有见过苏宝宝的人,就没有一个不喜欢苏宝宝的。而今,苏景陌居然敢来伤害苏宝宝,这等于是在和众人为敌啊!

  这样的情况下,不引起众怒才怪!

  一般人是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的,更何况还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孩子,除非这个人没有了良知。

  而在大家的眼中,苏景陌就是这样的人!

  打从苏景陌一来,众人就对她没有好感。

  大家都知道,苏丞相家有一个女儿是京城第一才女,但是大家也都闻其名却未见其人!更不知道,这京城第一才女就是在他们面前毫无形象的苏景陌。

  当然,现在的情况,幸好他们不知道苏景陌就是他们口中常常说的那个京城第一才女,否则的话,只怕大家也接受不了吧。

  苏冉冉听着众人的叫喊声,走到离苏景陌只有一步距离的地方站定,慢慢的蹲下身子,伸手探上了苏景陌的头,帮她整理着额前的碎发的同时,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说出来的话更是异常的温柔。

  “大家都这样说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呢?”苏冉冉将苏景陌额前的碎发捋顺,捋到耳后,俏脸上满是微笑,眼神却冷得吓人,说出来的话更是意味深长。

  而苏景陌,在苏冉冉踢了她一脚之后,她在内心中本就对苏冉冉心生惧意,现在又听到苏冉冉用违背常理的温柔和她说着话,她就更害怕了。

  她想踢苏宝宝,结果被苏冉冉踢飞,按理说,苏冉冉应该非常恨她才对,可苏冉冉说话的时候,却面带微笑,温柔至极!即使苏景陌再笨,她也知道,这样的苏冉冉是不正常的,她总觉得苏冉冉现在的表现是为了更大更多阴谋来报复她!

  “别……”苏景陌双手撑着地面,努力的将身子朝后退着,想要躲开苏冉冉探向她额头的手,就连那条受伤的腿,也忍着剧痛,拖着朝后退着,想要从苏冉冉的魔爪中逃离。

  可苏冉冉似乎看出了苏景陌的意图,那嫩白的柔荑也在看出这些之后,从苏景陌的额角收了回来,慢慢的放在了苏景陌受伤的右腿上,轻轻的按了下去。

  “啊……”苏景陌又是一阵痛苦的哀嚎,这声哀嚎可真是刺耳的紧,声音粗不说,而且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苏冉冉左手的食指掏着自己的耳朵,撇着嘴鄙视的说道,“哎呦喂,你这叫声简直是比鬼哭狼嚎还要难听,一个女人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叫声来?一点都不女人!”

  那些围观的人更是对苏景陌的叫声做出了更为难听的评判。

  “什么鬼哭狼嚎啊?她比鬼哭狼嚎叫的都难听!”

  “我就没听过这样的叫声,实在是瘆人的紧!”

  “我如果娶一个这样的女人回去,我想我晚上肯定会睡不着的!”

  “算了吧,如果是我,我宁愿不娶……”

  “……”

  众人随着苏冉冉的议论,跟着朝后面议论着,而那议论声中,对苏景陌的打击更大。

  她听着众人的议论,感受着来自腿上的剧痛,又看着苏冉冉那诡异的姣好面容,苏景陌觉得她快要疯了,那些恐惧已经如同小蚂蚁般啃食着她的每一寸敏感神经,她快要撑不住了。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她的娘亲区寄芙。

  “娘亲……”苏景陌猛然间转头,俏脸上苍白一片,满是惊恐的到处寻找区寄芙的下落。

  当她看到区寄芙还躺在不远处的地上时,突然高声冲着区寄芙叫道,“娘亲,救我!”

  而她在叫完之后,转眸,依旧满是惊恐的看着苏冉冉,又或者说,此刻的苏景陌表现的比刚才更加的恐惧,柔弱的双肩也在这一刻里,很配合的颤抖着。

  苏冉冉看到苏景陌这样,猛翻了一阵白眼,嘴角鄙夷的撇了撇,冷冷的说道,“我说这位小姐啊,我有怎么样你吗?你叫的这么大声也就算了,居然还叫救命?这里有人要你的命了吗?这众目睽睽之下,你可不能随便冤枉人啊!”

  苏景陌听到苏冉冉的话,嘴角抽了抽,这个女人到底又在耍什么花样?明明她刚才那意思就是不想放过她,可现在又说这样的话,难道她觉得她所做的一切别人都看不到吗?

  苏冉冉依旧满脸的微笑看着苏景陌,眼神中的杀意一闪而过,“就算你爹是当朝丞相,也不能一手遮天不是?”

  苏冉冉的满脸笑容看在围观人的眼中是那么的温柔善良,可离她最近的苏景陌却知道,苏冉冉不是像她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善良,因为她明显感到了苏冉冉对她起了杀意。

  众人只看到了苏冉冉侧脸,而她的侧脸上满是微笑,而苏景陌却在苏冉冉的对面,除了看到了苏冉冉那不合常理的诡异笑容外,就是苏冉冉满目的冰冷和隐隐闪现的杀意。

  对众人来说,苏宝宝本就是奇才,苏冉冉是他的母亲,是个又善良又温柔的女人,可对于苏景陌来说,此刻的苏冉冉就如同来自地狱的笑面鬼魅,是时刻都有可能会收割她性命的玉面阎罗,让她心中的恐惧值升至最高,全身上下大大小小的细胞也都在这一刻里充盈起来,一起诉说着他们的恐惧,吞噬着苏景陌那仅剩不多的理智和勇气。

  “没……没有……”苏景陌也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苏冉冉的话时,她会不由自主的感到害怕,会想要替苏冉冉说话,可她知道,她的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是嘴巴却好像不是她自己的,说出来的话也根本就不是她的本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