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是接近她家宝宝的人,她都会很注意,尤其是那些莫名其妙接近宝宝的人,对苏冉冉来说,她会更加注意。

  虽然苏宝宝够聪慧,但他毕竟还是个孩子,苏冉冉即使再放手,那也只是表面,而其他方向的,她却也一直的背后默默的留意着。

  只是,她这种默默的爱,是苏宝宝一直都不知道的。

  所以,当这个人主动接近苏宝宝,给苏宝宝送宣纸的时候,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一般,没有任何的异常,但是苏冉冉还是多了些探究!

  苏宝宝将宣纸铺好之后,又看向了任文峰,微笑着问道,“伯伯,宝宝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K酷匠网;唯v}一u正版k=,$其-他N*都是#盗u“版(

  任文峰看着苏宝宝面前的桌上,除了镇纸和镇纸下面的宣纸外,苏宝宝的面前便再无他物,他要怎么作画呢?

  “伯伯,宝宝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苏宝宝见任文峰不说话,便又一次催促着,肉呼呼的小手也伸进了随身携带的包包里,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任文峰见苏宝宝又催了,也只能点点头,应道,“好!”

  他的话音刚落,苏宝宝的手便已经从包包中掏出了一个小布包,一圈圈的打开,露出一根根黑色的如同木炭的东西来。

  “他拿的那个是什么东西啊?”一边的人看到苏宝宝手中的东西,又一次议论起来,大家对苏宝宝手中的东西都很好奇,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东西。

  苏宝宝听到众人的话,赏给他们一个大大的白眼,暗道,弱智!这东西是他的娘亲发明的,他们没见过是正常的,如果见过,那才不正常了好伐!

  不过,他们的反应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做的是,用这根小小的木炭笔完成一副他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画!

  苏冉冉一直默不作声的看着台上的苏宝宝,对于苏宝宝的表现,她还是很满意的!

  她的宝宝,肯定是与众不同的,也必须是与众不同的!

  在众人的猜测声中,苏宝宝已经开始了他的创作。

  那根木炭笔被他拇指食指中指捏在指间,快速的在宣纸上来来回回的描绘着,而他那刚刚还是一脸微笑的肉包子小脸上,在他开始作画的那一瞬间里,便被一片凝重代替了,那严肃的模样,一点都不比那些个老学究认真的模样差,甚至比他们更加专注,更加认真。

  众人见苏宝宝那肉呼呼的小手,捏着一根黑色的东西在宣纸上来来回回的动作着,也都屏住了呼吸,细细的看着苏宝宝手臂那来来回回的动作,生怕一个粗重的呼吸会吓到苏宝宝,又怕一个眨眼间,苏宝宝就会从他们的眼前消失了一样。

  苏宝宝此刻已经完全沉浸在了他的画中,不仅忘记了他所处的环境,更是将周围的人都给忽视了,完全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中。

  此刻的苏宝宝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防备心理,也是他最脆弱和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

  苏冉冉看着她的宝贝儿子如此投入,无奈的叹了口气,双臂展开,脚尖轻点,轻轻地跃上台,悄悄地站在了苏宝宝身边。

  苏宝宝是个聪慧的孩子,也是一个警惕性很强的孩子,但就是有一点不好,那就是这小子特别喜欢画画,尤其是素描山水。

  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这丫的一旦做起画来,就会进入一种忘我境界,以至于将自己的防备指数降到最低,如果这个时候有人要攻击他的话,可以说他连还手都不会,甚至有可能送了命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所以,每次苏宝宝作画的时候,苏冉冉都会守护在侧!

  今日也不例外!

  苏冉冉的突然出现,让围观的众人和台上的学子们都惊讶了一把,但是当他们看到苏冉冉只是站在了苏宝宝的身边时,他们也都没有多言语。

  当然,他们之间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苏冉冉的突然出现。

  这些人都是离苏宝宝最近的人,也是苏宝宝作画时,看的最清楚的人。他们已经被苏宝宝这种独特的画风吸引了。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简单的画法,更没有想到,这样简单的画法,居然可以将山河的景色如此精致的表现在纸上。

  这样简单的画法一点都不比他们用墨彩做出来的画差,甚至比他们用墨彩描绘出来的河山更加的细致入微,栩栩如生,立体感更强,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力更强烈。

  在苏冉冉上台后,苏宝宝的画大体轮廓已经勾勒完成,进入细微之处的描绘,而那些学子也被苏宝宝的特殊画法吸引,不断的朝着苏宝宝靠拢。

  苏冉冉看到这一幕,嘴角抽了抽,这些人如果真的将她和宝宝围起来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先不说有没有人会趁机害宝宝,单是这种紧紧包围给人带来的窒息感就让人受不了,更何况宝宝现在正在专心作画,空气流通很重要。

  苏冉冉正想着,韩烨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出现在了苏冉冉和苏宝宝身边,而他一出现,浑身散发的冰冷气息,就让那些学子,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再加上他那冷厉的眼神,更是让那些本想围观的学子们望而却步。

  照目前的情形来看,就算他们再想看苏宝宝作画,也只能是悄悄地站在远处瞄上两眼而已。

  等到苏宝宝的大作完成之后,他们再一饱眼福吧!

  其实不仅是这些学子们好奇,韩烨也很好奇苏宝宝这样的画法到底是什么?

  就连那坐在裁判台上的几个老古董都坐不住了,争先恐后的从裁判台上跑下来,来到斗诗台上,想要靠近,但是碍于韩烨那冰冷的气息,也只能远远的看着。

  尤其是任文峰,他的个子本来就是四人中最高的一个,但是为了看清楚苏宝宝如何作画,本就站在最前面的他,还会时不时的踮踮脚,伸长脖子,就只为看一眼苏宝宝的画作。

  可是他的表现很明显引起后面人的不满,有人生气的推了推他,不悦的指责道,“任文峰,你干什么?你这样挡到后面的人了!”

  “谁让你长得这么矮的!”任文峰瞪了那人一眼,撇了撇嘴,鄙视的说了一句,转身,继续之前的动作。

  “任文峰,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那人听到任文峰的话,气的直接就跳了起来,一把推开任文峰,高声叫道。

  任文峰因为没有注意,脚下不稳,硬生生的朝着苏宝宝作画的桌子扑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