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的嘲笑依旧在继续,可侧对面酒楼上的人却注意到了那从苏宝宝手中飞出去的东西,更想到了苏宝宝挥出去的东西会带来怎么样的后果!

  “主子,这个孩子武功不弱!”一个侍卫模样的人,看着下面台子上的苏宝宝,却对着身边的一身红衣的妖媚男子说道。

  以前每届的斗诗会,他家主子都从不过问的,今日也不知道是抽了哪门子的风,说什么想要来欣赏这些学子们的诗作。

  不过,今日来到此地,似乎另有收获,而且收获颇丰啊!

  想到这里,侍卫又转头看了眼他身边的主子。

  他的主子本就长得倾国倾城,再配上这身妖艳的红衣,更是将他主子的那绝代的风华发挥到了极致。

  肤白如曦,眉如苍松,眸如深渊,鼻如挺山,唇红如血,这一切的一切聚集在刀削的完美脸庞上,俨然形成了一副巧夺天工的工艺品,让人的目光总算在不知不觉中停留在他的身上,不舍得离开,却又不忍亵渎。

  一身绣着苍鹰的红色锦衣,将他本就白皙的皮肤衬托的更加白皙红润,给他整个人更增添了许多妩媚,“去查!”妖媚男子唇角高高勾起,脸上露出浓浓的兴趣,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摇动着,继续说道,“还有他的那个娘亲,把她的来历也给本王查清楚了!”

  “是!”侍卫转身走出包厢。

  “好宝宝,你到底是谁的孩子?本王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呢?”妖媚男子优雅的摇着折扇,站起身,站在窗边,仔细的看着台上的苏宝宝,小声的嘟囔着,嘴角那抹妩媚的微笑,给他的妖媚更增添了一丝妖娆。

  苏宝宝站在离桌书案三步远的地方,看着依旧稳稳伫立在那里的书案,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抬起小短腿,优雅的走到桌边,两条手臂同时抬起,内力暗聚,齐齐的攻向了身体前方的书案。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众人无比惊讶,尤其是那些刚刚还在嘲笑苏宝宝的人,在看到苏宝宝的举动后,嘲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双双眸子紧紧地盯着苏宝宝,纷纷猜测着这个孩子到底在干什么?

  酷U匠f网E首@…发Z3

  就在他们的疑虑还没有想明白的时候,那书案在苏宝宝双手的力量下平行的朝前移动了一个桌面的距离,稳稳的落下,而在它四条腿的刚刚所在的位置上,留下了四段同样长短的桌腿,也稳稳的伫立在那里。

  当众人看清楚眼前这一幕的时候,都惊呆了。

  全场一片静谧,静的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

  原来,书案的四条腿被苏宝宝齐齐的斩断了四条腿,变成了正合适他用的书案,那高度和苏宝宝的身高刚好成正比,恰到好处的到达苏宝宝的腰间。

  如此一来,苏宝宝站在书岸边作画,不高不低,正正好。

  而此刻的苏宝宝,一脚一个将那伫立的被斩断的四条腿给踢到了一边,走到桌边,伸手拍了拍桌面,高兴的说道,“这下刚刚好!”

  说完之后,苏宝宝又转身看向了任文峰,意味深长的说道,“伯伯,你不会怪宝宝临场发挥的对吧!”

  任文峰听到苏宝宝的话,嘴角抽了抽,心中暗道,你都这样说了,我还怎么怪你?怪你自己给自己搞了一张正正好的桌子?那他成了什么人了?

  如果他真的怪了,那别人会怎么看他?明知道那桌子这孩子够不到,却还让他在那桌子上作画,那不是明显的难为人家吗?

  “不会不会!你做的很好!”任文峰一脸的笑容,看着苏宝宝微笑着说道,只是这微笑明显很僵硬。

  的确做的很好,一般人也根本是做不到的!

  看来这个孩子很有可能是文武全才啊!

  苏宝宝不会理会这些的,只要他的目的达到就好,管别人怎么想干嘛?

  娘亲一直教育他,走别人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

  他今日也不过是走自己的路,不在乎别人怎么说而已!

  “谢谢伯伯!”苏宝宝再次有礼貌的对任文峰道谢,并在后面附带了一句,“宝宝就知道,伯伯你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

  听到苏宝宝的话,任文峰的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脸色也在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敢情这孩子还有后话啊!

  如果刚才他责怪了,那他就是不明事理了!

  幸好他刚才没有说什么,否则这孩子的后话说出来,他还有脸面吗?

  任文峰的异常苏宝宝依旧忽略,但是苏冉冉和韩烨却看的清楚。

  苏冉冉嘴角依旧微笑,韩烨那深邃的眼眸深处,却带着满满的笑意和浓浓的赞赏,这孩子果然还是那么的懂的迂回。

  他不能不承认,苏冉冉在教育苏宝宝这块,的确是有独到的地方。

  “文房四宝!”任文峰在反应过来后,长臂一挥,对着身边的人高声吩咐道。

  他身边的人转身正要去准备,却听到苏宝宝一声高喝,“慢着!”

  那人站定,转身,疑惑的看着苏宝宝。

  “宝宝,你还有其他需要吗?”任文峰听到苏宝宝的叫声,直觉的认为苏宝宝是还有其他的需要,便开口问道。

  “没有!”苏宝宝摇摇头,又说道,“伯伯,不必为宝宝准备那么多的东西了,只需要为宝宝准备一张宣纸就可以了!”

  苏宝宝的话让任文峰更加迷糊了,这孩子不是脑子坏了吧?不准备文房四宝,他要怎么作画?难道他自己准备有东西?

  就在任文峰迷糊的时候,站在苏宝宝身边的一个学子从他自己的桌上抽出一张宣纸走到苏宝宝身边,放到苏宝宝的桌上,对着苏宝宝说道,“我这里有多的,你用吧!”

  那人说完,对着苏宝宝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苏宝宝只是扫了一眼那人的样子,便知道,刚才这个人在大家都嘲笑他的时候,他却没有动,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更没有嘲笑过他。现在他又将自己的宣纸拿来让他用,看来这个人还是和其他人有所不同的。

  “谢谢!”虽然他已经走开了,但是苏宝宝还是对着他的后背说了声谢谢,说完之后,他便将自己的目光落到了桌上的宣纸上,而这个时候,也有人给苏宝宝送上来了镇纸。

  苏宝宝默默的整理着宣纸,并用镇纸将宣纸压好,只是苏宝宝没有看到的是,在他对着那人的背影说谢谢的时候,那人的后背明显的僵硬了一下,虽然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但却还是没有逃过苏冉冉犀利的眼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