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伯,这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可不能反悔哦!”苏宝宝拉着陶瀚宇的衣袖,一边撒娇似得摇动着,一边撅着嘴巴,很认真的说道。

  就算你现在想反悔也晚了!苏宝宝在心里这样想着。

  陶瀚宇再次很认真的点头,他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既然说了又怎么会反悔?更不会让一个小孩子看了笑话。

  “伯伯,你跟宝宝说说,你为什么第一次见到宝宝的时候,会用那样的目光看宝宝?”苏宝宝紫眸中闪烁着求知的光芒,看着陶瀚宇,依旧噘着嘴,等着他的回答。

  “呵呵,宝宝,我只是当时被你惊到了而已,并没有其他的意思!”陶瀚宇微笑着说道,深邃的目光中却带着些许震惊。

  的确,他在看到苏宝宝的时候,的确有一瞬间的惊讶,但也知道一瞬而已,却没想到居然被这个小家伙给捕捉到了。

  他的心思的确是够细腻的,反应也够敏捷,这样的聪慧不是一般孩子可比的。

  看来他以后若再有什么想法,一定要好好的隐藏才行,否则单是苏宝宝一个就已经将他识破了,别说还有他的那个娘亲苏冉冉了。

  “伯伯,你没有说实话哦!”苏宝宝紫眸紧紧地盯着陶瀚宇的双眸,笑眯眯的说道。

  看u正版章_v节C上)/酷匠T网-

  被苏宝宝这样说,陶瀚宇嘴角一阵抽搐,难道他表现的有那么明显吗?

  还是说这个小子在诈他?

  “宝宝,你怎么会说伯伯没有说实话呢?”虽然不信,但是他还是开口询问道。

  “伯伯,你刚才在回答宝宝的问题时,眼睛一直不敢看宝宝,而且你的眼神一直在闪烁,只有人在撒谎的时候,才会是这个样子,所以……”

  苏宝宝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却已经将他要表达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

  “好吧!既然宝宝你都看出来了,那伯伯也就不隐瞒你了!”陶瀚宇被苏宝宝拆穿,虽然面子上有些过不去,但却还是很认真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再次开口说道。

  “娘亲说过,知错就改好孩子!”苏宝宝竖起大拇指,对着陶瀚宇笑着称赞道。

  被苏宝宝如此称赞,陶瀚宇突然觉得头顶上有数只乌鸦飞过,几条黑线也同时滑下,这句话不是应该用来形容孩子的吗?什么时候开始也可以用到大人的身上了?

  夸奖完了,苏宝宝又一次开口催促道,“伯伯,那你现在就和宝宝说说吧,你以前是不是见过宝宝?”

  苏宝宝一边说着,一边拉着陶瀚宇走到桌边,在他坐下后,又给他倒了杯水,然后自己也坐下,两只小手托着下巴,一副很认真的模样,看着陶瀚宇,等着他的下文。

  陶瀚宇见苏宝宝这样一副认真期待的模样,嘴角抽了抽,手指也跟着抽了抽,又想起刚刚苏宝宝那句话,他知道,如果他再不说实话,苏宝宝一定会再次毫不留情的指出来的。

  到时候,他这个大人就彻底的没了脸面!

  “伯伯以前没有见过宝宝,伯伯早上看到宝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昔日的一个旧人罢了!”陶瀚宇说着,目光望向不知名的远处,貌似有些神游。

  就在苏宝宝觉得陶瀚宇是走神了,正准备伸手去推他的时候,陶瀚宇又一次开口了。

  “宝宝,你不知道,你长得和那人小时候几乎是一模一样。他小时候,也是像你这样的聪慧,一样的机智过人,胆识过人,可是……罢了,不说他了。”

  陶瀚宇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不再往下说,转头看向苏宝宝,貌似看到苏宝宝就看到了那个人一样,眼神中充满了慈爱。

  苏宝宝被陶瀚宇这样的眼神看的十分不爽,从来没有人用这样的眼神看过他,而这样的眼神让他觉得他是别人的替代品。

  他苏宝宝就是苏宝宝,他也只做苏宝宝,不会去做别人的替代品。

  苏宝宝收回手臂,放在桌上,看着陶瀚宇的眸光中突然见聚齐了许多深沉,小脸上也浮现出了很多和他年龄不搭的严肃和沉着。

  而他的这些神情,让陶瀚宇不由得又一次想起了那个人,正欲开口,却被苏宝宝抢了话。

  “伯伯,我是苏宝宝,也只是苏宝宝,不是你认识的那个人!所以,宝宝希望伯伯不要再将宝宝当做那个人,也不要再用看待那个人的目光来看待宝宝。”

  苏宝宝的话说的很认真,小脸上也依旧很严肃。

  “宝宝……”陶瀚宇轻轻地叫出了声,想要解释些什么,却发现不知从何说起。

  苏宝宝这个个性……

  不是他一定要将苏宝宝看成是那个人,而是因为苏宝宝和那个人实在是太像了,以至于他总是将苏宝宝无意中看做那个人。

  “如果伯伯不介意的话,能否告知宝宝那人是谁?”苏宝宝又一次开口问道,只是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苏宝宝那肉呼呼的小脸上好看的眉毛紧紧地蹙起,眼神中也闪过不确定。

  他不确定陶瀚宇会不会告诉他那个人到底是谁?

  如果陶瀚宇会说的话,刚才也不会说半截话了。

  果然如苏宝宝所料,陶瀚宇在听到苏宝宝的话时,嘴角的笑容僵了下,随之又是笑容满面。

  这样的僵硬虽然只是一瞬,但是却被苏宝宝看了个清清楚楚。

  他知道,陶瀚宇心中已经有了打算。

  “宝宝,这个人你不认识,而且他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你是不可能见到他的!”陶瀚宇的目光中带着些许伤感,戚戚然的开口道。

  苏宝宝虽然不相信陶瀚宇说的话,但是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即使追问,陶瀚宇也不会告诉他的。

  “伯伯你也不必难过,或许他还活着呢!天地万物,生生死死,凡事自有定数!”苏宝宝双臂环于胸前,看着陶瀚宇,突然说出一句禅机很深的话来。

  陶瀚宇被苏宝宝的话又一次惊到了,但是短暂的惊讶之后,便是浓浓的赞赏又一次浮上唇角。

  “宝宝说得对,凡事自有定数,又岂是吾等可以改变的?”陶瀚宇的话看似简单,实则暗藏玄机。

  “伯伯说的对,有些事吾等是无法改变的,但是事情总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的。”苏宝宝笑着接话,眼神中却闪过丝丝精光,又补充道,“娘亲总是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只要曾经发生过的事,或者出现过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留下痕迹,总是有迹可循的!

  苏宝宝说这话的时候,依旧奶声奶气的,但是这奶声奶气中却带着一股让人不容置疑的霸气。而这霸气陶瀚宇在多年前也曾在那人身上见到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