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他们之前见过?

  还是之前他和娘亲认识?

  又或者他认识自己的亲人?

  苏宝宝一边努力的奋战着饭菜,一边在心中做着很多种的设想,想象着他和郡守之间的某种联系。

  可如果他和郡守之间真的有某种联系的话,他的娘亲不可能不告诉他啊!

  难道这些联系是连他的娘亲都不知道的吗?

  看来这突破口还是在郡守身上啊!

  苏宝宝咽下最后一口饭菜,抬眸,看着陶瀚宇,依旧带着满满的怒气问道,“你怎么还在?”

  看6正||版7c章…4节:s上+Q酷G匠*网

  陶瀚宇听到苏宝宝的话,嘴角一阵抽搐,这孩子说话怎么就这么直接,难道就不知道好赖他还是这个长辈呢好伐?

  就算他对自己再有意见,也要恭敬一些吧!

  见陶瀚宇不说话,苏宝宝又一次开口压低声音问道,“你想干什么?直说吧!”

  苏宝宝说着,又朝着内室的方向看了一眼,貌似怕打扰到在内室中休息的墨。

  墨现在需要的是静养,可是他的心事太重,好不容易才睡着了,绝对不能让眼前这个人给打扰了。

  “宝宝,我没有其他意思,就只是来看看你!”陶瀚宇对于苏宝宝又一次很直接的问话表示惊讶,这孩子倒是跟他娘亲的性格极像,都是这样的直爽。

  不过,这样的性子他喜欢!

  “既然没有其他事,你就走吧!”苏宝宝翻了翻白眼,扫了陶瀚宇一眼,再次赶人道。

  明明脸上都写着有事了,却还是装作没事的样子,为什么大人就都是这么的虚伪呢?

  就不能直接点吗?搞出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就不嫌累吗?

  苏宝宝心里默默的鄙视着陶瀚宇,还不忘又赏了他一记大白眼,算是刚才他惊了自己,害自己被骨头卡的惩罚吧!

  “额……”听着苏宝宝又一次赶人的话,陶瀚宇的嘴角又一次抽搐了下,这孩子还真是不给他留面子啊!

  “没事赶紧走!”苏宝宝说着,起身,又补充了一句,“我这里还有病人呢!如果没事的话,就烦请伯伯你不要打扰!”

  苏宝宝说着,转身朝着内室走去,他要去看看墨醒来了没有,他可是还没吃东西呢!

  见苏宝宝抬脚要走,陶瀚宇还是没忍住,开口叫住了苏宝宝。

  “宝宝,我有一事不明,你能否告知?”陶瀚宇虽然是个快五十岁的人了,但是在有求于人的时候,他还是很诚恳的。

  即便对方还只是一个孩子,他也一样一视同仁。

  因为他知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而且这个孩子还有一个那么有本事的娘亲,他想不成才都难!

  至于孩子的爹爹,他有预感,这孩子的爹爹也绝非等闲之辈!

  那么,他的爹爹到底会不会是那个人呢?

  苏宝宝听到陶瀚宇的话,却没有立即转身,依旧背对着陶瀚宇,嘴角微勾,一抹得逞的笑意浮现,心中暗道,就知道你憋不住!不过,想要从我这里套出你想要的信息,那是有条件的!

  不等价交换,一直都是苏宝宝惯用的手段!

  当然,这样的手段,在苏宝宝看来,都是等价的。

  既然你想知道,就证明这件事对你很重要,那么你付出一些报酬也是应该的。

  收起脸上的嘚瑟,苏宝宝转过身来,看着陶瀚宇,笑呵呵的问道,“伯伯,你这话问的可真是……”弱智!

  当然,苏宝宝是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到了后面他要怎么收场呢?

  虽然苏宝宝的话没有说完,但是陶瀚宇也知道,绝对不是什么好话!

  “宝宝,我的确是有些问题想要问你,如果你知道的话,还请告知!”陶瀚宇再次开口,很诚恳的说道。

  苏冉冉那边,他肯定是问不出来的。如果她想说的话,早就告诉他了不是吗?

  而韩烨那边,他更是不能去问了。如果韩烨真的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那倒是好了,可如果不是,该多尴尬啊!

  所以,他现在唯一可以问的人,就只剩下苏宝宝了。

  而且一个小孩子,应该比较好对付吧!

  但是陶瀚宇很明显想错了,苏宝宝又岂是一般的孩子,不是他几句话就能忽悠住的。

  “好吧,既然你那么想知道,又那么有诚意,我就考虑下吧!”苏宝宝一脸的为难,却没有直接开口应下。

  “宝宝,如果你想要什么东西,你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找来的。”陶瀚宇见苏宝宝一脸的纠结,赶紧开口道。

  在他看来,苏宝宝毕竟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需要什么,无非就是一些吃的玩的!只要将他哄高兴了,一切都好说!

  “伯伯,我倒是没有想要什么东西,不过……”苏宝宝撅着小嘴,满是纠结的看着陶瀚宇,为难的问道。

  “宝宝,有什么你就直说吧,伯伯一定会满足你的!”陶瀚宇一看到苏宝宝小嘴撅的都能拴住一头小牛了,心中不忍,信誓旦旦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

  “真的吗?”苏宝宝一脸的惊喜,看着陶瀚宇再次肯定道。

  “当然!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陶瀚宇再次拍了拍胸口,豪气干云的说道。

  而他却不知道,从他接住苏宝宝的话时,就注定了他一定会跳进苏宝宝挖的坑中,而且还跳的义无反顾。

  苏宝宝听到陶瀚宇的话,满脸的笑容,蹦蹦跳跳的跑到陶瀚宇身边,一脸激动的拉着陶瀚宇的衣袖,一边摇着陶瀚宇的手臂,一边笑呵呵的说道,“我就知道,伯伯的人最好了,对宝宝也是最好的!”

  这马屁拍的真是时候!

  如果是别人拍的,陶瀚宇或许会反感,但是这马屁是苏宝宝拍的,他倒是非常的受用!

  “宝宝,你就说吧,你想要什么?”陶瀚宇一脸灿烂的笑容,看着苏宝宝,慈爱的问道。

  “宝宝没想要什么?宝宝只是有些事情不明白,想要请伯伯给宝宝解惑而已!”苏宝宝抬头,扬着那张肉呼呼的小俊脸,看着陶瀚宇满是期待的问道。

  陶瀚宇听到苏宝宝的话,才明白,原来这个小子给他挖坑了,而他还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信誓旦旦的跳了下来。

  虽然他不知道苏宝宝到底想要问什么问题,但是有一点他能肯定,这个问题绝对和某人有关!

  难道说苏宝宝也发现了什么?

  陶瀚宇想到这里,冲着苏宝宝点点头,很认真的答道,“放心,只要伯伯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苏宝宝等的就是陶瀚宇这句话,只要有了这句话,他相信,他想知道的,陶瀚宇都会告诉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