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现在怎么办?总不能看着娘亲…”赵雷担忧,欲言又止。

  “电儿去村东头,请老赵婶儿帮忙吧。她平日里最是热心,对咱们一家也多有照顾,何况叔还是咱爹的本家兄弟,想来他是不会拒绝的。”赵风说得有些迟疑。

  最小的那孩子却翻了翻白眼,小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奶声奶气的开口道:“大哥,我看不成,老赵婶儿对咱是好的没话说,咱也得承认,她绣花是个好手,十里八村都找不出个能和她比肩的,但咱娘可不是料子。”

  c/最新√章节r.上酷L匠bc网

  “所谓久病成医,老赵婶儿生了八个娃,接生这事儿耳濡目染的,怕也差不离了,再说娘也也不是头一次没经验,应该没啥事吧?”赵风反驳道,但明显的,说话时底气不那么足了。

  “大哥,出了事儿就大事,我们也知道,咱俩现在请不起稳婆,但总的想办法,哪怕找大伙借点,等过了这茬,咱哥俩再想法挣些还上。要是娘跟小四儿真有个好歹,要怕是要后悔一辈子的。”赵雷神色严肃,焦急的劝着,却不忘措辞。赵家是书香世家,规矩自比寻常村民加多些,赵爹亡故前对他这个不上不下的次子也要求颇严,所以在他小小的思想里,长幼尊卑还是根深蒂固的。

  “哎。”赵风长叹一口气,不知为了什么。其实,弟弟们懂的,他又何尝不知道?只是知道和做到,到底是存在着差异的。父亲走后,他一直努力着,就是想证明给所有人看,他赵家的长子不是孬种,而是有着铮铮铁骨的汉子,能够支撑起他们的家。是以他执着,从不肯开口借钱。

  “怎么,小风儿,拿你崔婶儿当外人不是?就你们孤儿寡母的,接个遗腹子该收你这娃儿的钱,这是叫咱全真定的人戳我的脊梁骨啊。婶儿知道,你这娃儿要强好面儿,但跟婶儿有啥抹不开脸儿的?你们哥仨,那个不是婶儿给接出来的?套近乎的话,也算得上你们半个娘了。咱没别的本事,就会接个娃,要这点事都不帮衬你们,也太说不过去了吧?”赵家三兄弟正说话间,一道爽朗又略显尖锐的女声闯了进来,忽高忽底的语调昭示着主人的热情,隐隐约约还流露出一丝对赵风的不满与关心。

  走上前来,崔婶儿便一股脑儿的指责起来,“你这娃儿,懂事时跟个大人似的,不晓事时也忒惹人生气。且不说你娘的年纪,但是你爹的事便惹得她情绪不稳,这般情形下临盆,本就不是好耍子的,搞不好一尸两命都不算稀奇,哪容得你这般胡闹!”

  一席话,却是惊得赵风冷汗直流,连忙躬身认错,不住道谢,念叨着“几乎铸成大错”“幸得婶子提点”“来日必将相报”云云。见他终于想通,崔婶儿便不再理会他,直往里屋去了。赵雷赵电两个也纷纷道谢,许是头一次见大哥这般姿态,想要大笑,又觉氛围不对,忍得煞是辛苦。一时间,兄弟三人,各自尽显窘态。

  正别扭间,忽听半空惊雷,晴天霹雳,不多时,乌云卷天,飞时走沙,只见一条八丈白龙,腾云驾雾而来,速度飞快,有如乘奔御风,眨眼间,已到面前。还不待三兄弟惊恐,便一头扎入产房,消失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