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香氤氲,伴着缕缕炊烟,弥散在五月的天气。

  “大哥。”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叫到。

  s看T正ej版v:章4$节:上》t酷●-匠网

  其实,那大哥也不过十岁出头的模样,套着一件洗的发白的粗布短衫,却异常的干净,衬得他笔挺的身躯更显消瘦。缓缓走到两兄弟面前,他的眉皱得更加紧促,倒是凭空生出一丝沉稳成熟之气。

  只一声呼唤,便相对无言。沉默,是无奈,还是悲痛?

  “娘亲她…”终究是受不住这压抑了吧,那最小的孩子几经张口,却也只是挤出了三个字,便再说不出什么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半年多来的变故,足以使五岁的他早早长大。

  “怕是要生了。”大哥一字一顿,故作冷静。但是,额角跳动的青筋,沉重的呼吸,上下剧烈起伏的胸膛到底出卖了他。他恨,恨得咬牙切齿,恨得想要撕天碎地。

  他忘不了,忘不了慈爱的父亲兴致勃勃离家时的背影。他用有力的双臂抱起自己,原地转了好几个圈,好像要飞起来一样。爹说,“风儿,你是老大,爹不在的时候,要照顾好你娘和两个弟弟。爹这次是去做大生意,等你娘生下小弟弟,爹就该回来了,到时候,你娘就不用那么辛苦了,你们兄弟也都有新衣服穿了。”他忘不了,忘不了再见时,高大的父亲就那样直直的躺在血泊里,一双眼睛瞪得好大好大,身体僵硬冰冷,任自己怎么推,怎么喊,都不应声。娘说,爹死了。然后挺着六个月的大肚子,紧紧的抱着自己和两个弟弟,泣不成声。他不懂什么是死,只知道,娘还要辛苦,他和弟弟也没有新衣服穿,同时,他们,再也没有爹了。

  然而,福无双至,祸从不单行。伤心过度的娘亲终于一病不起。三个娃娃,不得已,花光了家中所有的积蓄,贩卖了所有值钱的玩意,终于凑够了药费,将娘亲从鬼门关拉了回来。然而生活还要继续,他和二弟整日想方设法的赚钱,只留小电儿照顾榻上的娘亲。两个小娃儿,一点微薄的收入,糊口已是勉强,如今,娘亲即将生产,他们,真的连稳婆都请不起。娘亲生这一胎,本身年纪就已不小,又遭大变,情绪不稳,怕是…想到这,小小的男子汉眼中已噙满了泪水。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情深处。

  一双拳紧紧握住,指甲刺入肉中,殷红的血流出而不自知。他心中,只剩一个执念,屠尽天下草匪,为父报仇,为全家雪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