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桃子的书存稿之一

  “现在为大家插播一条新闻,今日下午三点零四分,我国最为年轻的物理,化学,金融学博士穆零成功研发新型磁能获得诺贝尔新能源奖,不过不幸的是,回国的途中飞机失事,下落不明,我台将持续跟踪报道。”电视机里响起新闻主持人极具磁性的声音。

  ……

  “这是哪?”穆零缓缓睁开眼,不过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陌生起来,自己并不是在飞机上,而是在一个病房,周围摆满了各种仪器,自己的鼻子里还插着一根管子,床头一个机器发出滴滴的声音,艰难的抬起如同灌了铅的手臂,却发现自己的手臂变得纤细,甚至是,瘦弱,自己的身体似乎变成了一个小孩的身体,这一切都让穆零有些难以置信。

  静静的躺着,不知躺了多久,病房布置也很简单,墙上挂着一张简单的世界地图,窗帘微微露出一条缝隙,透出点点光束洒在床上,床头柜上的钟发着滴答的声音,还有一张日历挂在床头。

  一眼望去,也就这些东西了,头顶挂着一个小簿子,还有床底下放着一些零食水果,一束鲜花一张贺卡,穆零艰难的拿下头顶的簿子。

  姓名:穆零性别:男年龄:12病症:albinism医生建议:XXXXXXXXXXXXXXXXXXXX……

  2酷匠3:网xv唯$c一|正S{版,其他$}都uz是2、盗8版,

  穆零淡淡的看着这份诊断书,发现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变化,自己已经死了,变成了一个同名同姓的十二岁小男孩,病历上贴着一张一寸照片,少年的模样十分白净清秀,不过就是有着一头妖异的白发病症上的那行字母,穆零认识,那是白化病,穆零并不绝望,对于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了,只是有些苦恼,得了白化病基本上就等于判了死刑,不过却是一种慢性的死亡过程,静静的等候死亡是非常的痛苦。

  “滴,寄生宿主。”脑海里传来一阵莫名其妙的声音。

  “滴,宿主检测。”声音十分冰冷机械。

  “滴,检测完毕,智脑程序立即安装。”嗡嗡嗡穆零感觉大脑一阵眩晕,甚至是刺痛,不过很快就结束了,穆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愿意去想,这具身体就如同一堆烂肉一般,随时可能腐烂,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希望,索性慢慢等待死亡。

  “滴,宿主身体扫描完毕,自行杀毒。”

  “嗯?”穆零一愣,因为这声音很奇怪,自行杀毒什么意思,脑海里的声音到底是什么,自己还有救?一连几个疑问出现在萧遥的脑海。

  “滴,杀毒完毕,程序进入休眠期,休眠时间三天。”脑海中那奇怪的声音依旧响起,不过这一次穆零却感觉自己的心跳很厉害,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生机似乎回来了,心脏跳动的也愈发有力,四肢渐渐的恢复了活力,似乎睡了一觉一般精力十足,这一切发生的太奇妙了,上一刻还是一个快要死掉的人,这一刻却恢复了健康,而这一切似乎都是脑海里的声音在作祟,那到底是什么?

  “踏”病房缓缓被打开,一个带着口罩的护士走了进来,手上抱着一个本子,上衣的口袋上插着一支圆珠笔,走进来确是先摸了摸穆零的额头,随后对着仪器上的心电图记录着数据。

  “咦?”护士感觉很纳闷,这小男孩明明就已经奄奄一息了,怎么突然就恢复了健康,护士又仔细检查了一下设备,却发现设备并没有出现问题,如果不是少年那头醒目的白发,护士甚至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

  此时整个病房非常热闹,许多穿着白大褂的男女在病房里出入,病房外还有一对中年夫妻抱着一个年约三四岁的小女孩,脸上写满了担忧两个字,眼里却流露出一抹期盼,想来这对中年夫妻就是少年的父母了吧。

  这时一个身着白衣带着眼镜的中年医生从病房里走出来,中年女子迫不及待的冲上去抓住医生的袖子问道:“马医生,我儿子是不是康复了?”中年男子也一脸希冀的望着医生,只想听见医生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就连站在一旁那个三四岁的小丫头也不知所措的望着医生。

  “穆先生,杨女士,刚刚我们对令郎进行了一系列检查,我们也感到很奇怪,令郎的身体各项指标和正常儿童无异,除了皮肤白皙和头发雪白之外一切都很正常,基本上可以断定康复,不过还要等进一步检查报告出来,这几天还是留院观察一下吧。”马医生摘下口罩,一副唏嘘的说道,要这道这个马医生可是国内白化病的专家,而穆零这种突然就康复的事情确是从来没有遇到,医者父母心,马医生当然希望穆零能够康复,这不仅能让这一家人走出阴影,同时也是自己的业绩,基本上可以断定已经康复,准确的报告还是要等报告单出来才可以确定。

  穆先生一脸激动的拉着马医生的手,眼眸都有些湿润,父爱如山,很多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母爱,因为母爱是从生活的点点滴滴展现出来,父爱呢?父爱是一种默默无闻的奉献,却不愿自己的孩子知道,穆先生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马医生,真的非常感谢,这几天我们可以过来照顾孩子么?”穆父希冀着。

  要知道白化病患者可是非常脆弱的,他不像艾滋病一样能传染,白化病人本身就极为脆弱,本身不具有抵抗力,皮肤也是非常脆弱,甚至一只蚊子都能带走他的生命。

  “这个,穆先生您的心情我们能理解,为了保险起见,还是等检查报告出来吧。”马医生劝道。

  “那好吧,报告出来了请马医生能立即通知我们。”穆父作罢。说完便领着女儿和杨母离开,只是杨母还是依依不舍,得到儿子病情有好转的消息,杨母可是大哭了一场,因为煎熬了太久了,忽然一个好消息传来,有了一丝希望,杨母的心都要融化了,只想将儿子抱在怀中好好地呵护,八岁的时候因为一场医疗事故让穆零患上了白化病,穆零就煎熬了四年,杨母也流了四年的眼泪。

  ……

  穆零看着这些医生护士在自己的身上抽血,取尿,还有粪便以及一系列的检查措施,穆零没有说话,他虽然能感受到自己似乎康复了,但是还是向让这些人确认一下,也是为了让自己安心,证明这一切不是南柯一梦。

  夜深了,病房的灯也熄灭了,一天都在做各种检查穆零早已疲劳了,最恶心的就是肠镜,如果不是为了确认,自己打死也不愿意在做那种检查,真是让穆零狠狠的恶寒,医生护士们都离开了,穆零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隔着玻璃静静的看着满天的繁星,还有那挂在天边的一轮弯月,这一刻穆零变得很安详,嘴角挂着一丝微笑,却有一些庆幸。

  “滴答,滴答”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月亮也缓缓挂到了西边,不过这时穆零却有些疑惑的望着天边,因为穆零看见高楼大厦的另一角露出一轮满月,西北角却挂着一轮弯月,怎么会有两个月亮?穆零疑惑的爬起床,走到窗前,看着两轮月亮,直到确认这两轮都是月亮,穆零才缓缓吐出一口气,随即也就释然了。

  穿越这种事都发生了,这里或许是另一个平行世界,两轮月亮也是很正常,不过穆零的目光却移到了那副挂在墙上的世界地图上。

  这个地图的比例穆零并不知道,不过穆零却发现这个地图的版块和前一世大不相同,地图的中心部位确是一个巨大的如同一只匍匐的狮子模样的巨大版块,上面写着华夏人民共和国,同样隔海相望的一个美利坚合众国,华夏的北方却是一个面积比华夏更为巨大跨越两个洲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世界格局和上一世大近相同,不过却也似乎有了一些变化,那就是中国的版图比上一世更加巨大,甚至比历史上的大明朝还要辽阔,穆零怔了怔,释然了。

  既然人生可以重来,那么就不要留下遗憾,没有尝试过的都尝试一次吧。穆零心中暗暗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