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书店,偶然间看到了《薄荷》。

  这是曾经的那群小女生最爱看的杂志之一,其中一个人买了,几个人约定好时间,轮流着看。印象中,是从初三开始接触这类杂志的。

  当时的中考还没有改革,分为提前批和整场批举行考试。各个中学在中考前的两个月举办一次考试,选出排名前百分之二十的学生,单独组成一个班,然后提前一个月,将从全市所有中学挑选出来的学生统一集中到市里的几所学校考试。

  这种考试制度据说对乡镇学生有利,我却觉得这因人而异。如果统一在本校考试,有些适应能力差的学生或许会发挥的更好。我恰恰属于适应能力极差的,新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别说分清东西南北了,每次找考场都得找半天。晕晕乎乎的考完,结果当然晕晕乎乎的。最后,以一点八分的微弱优势侥幸考进了一所重点高中。言归正传。

  提前批的考试结果出来后,距离中考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学校不让我们这些已经中考完无所事事的学生放假。于是,每个班里最后几个座位上,总是有一群聚在一起看小说、发呆、聊天不务正业的人。

  当时,每天都将“无聊”这两个字挂在嘴边。小H便每天从家给我带一本杂志看,风格与《薄荷》类似。

  说起小H同学,她算是班里的一个传奇。所谓传奇,在搜狗百科的解释是:指情节离奇或人物行为不寻常的故事。小H是人,所以体现在她身上的传奇是行为的不寻常。

  在遇到小H之前,我从未遇到这么特别的女生。孤僻,眼神似朱耷画中的孤雁。无论你是谁,只要她不愿意搭理你,总是白眼相睥于你。因为这,她在班里几乎没有朋友。女生不愿意理她,男生在背后嘲笑她。

  只有小P和她是好朋友,她们的关系一直很好。

  小P和我也是好朋友。第一眼看到小P时,我便被她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恬静劲儿所吸引,打从心底里想要成为她的好朋友。最后,她也真的成了我的好朋友。

  酷匠网x正Y版首3T发‘A

  逻辑推理中,有一个递推公式是这样说的:如果A能推出B,B能推出C,那么,A可推出C。同理,小H是小P的好朋友,小P是我的好朋友,所以,小H和我也是好朋友。我们姑且叫它朋友递推定律吧。

  朋友递推定律的成立是有一定条件的,以小H、小P和我为例。

  首先,得有一个人作为纽带,小P便是我们之间的纽带。

  其次,另外两个得通过那个纽带认识,这里的认识不仅仅是指知道这个人,我和小H是一个班的,当然认识,但我们几乎不接触,并且以小H的个性,能不能知道我的名字都成问题。是通过小P,我们才对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

  最后,后来认识的那两个,得互相不讨厌对方,才有最终成为朋友的可能。

  我不知道小H一开始的我的印象是什么,但我刚开始的时候对小H的感觉是:这人真的是冷到生人勿近!

  有段时间,小P、小H和我组成了一个怪异的组合。我和小P一起热火朝天地讨论快乐男声中的谁谁有多帅、唱歌有多好听,一起猜测某某偶像剧接下来男女主之间会发生什狗血的事儿,一起吐槽那个老师今天布置的作业多得像是山……气氛很融洽,除了偶尔从旁边飞来的凉飕飕的眼神。套用那句被人说烂了的话:如果眼神能杀死人,我早就死了千百次了。当时那种场景,这句话很应景。

  我自然是理解小H的。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自己认识很久的朋友,曾经你们彼此只有对方。可是,某一天,有一个闯入者,她硬生生地闯入你们之间,你的朋友依然是你的唯一,可是你却不再是你朋友的唯一了。

  对于那个闯入者,我想,很难讨人便喜欢吧。

  小P和小H认识了两年,而我们才刚认识不到两个月。而我作为那个闯入者,在开始的时候不被喜欢是应该的。

  可是友情毕竟不同于爱情。爱情容不下第三者,友情却不一样,友情可以仅仅属于两个人,也可以属于三个人,更可以是一群人的牵绊。

  后来才知道,小H一直以来的冷冰冰,以及对人总是近乎苛刻地淡漠,只是伪装而已。

  我一直都想不清楚,小P为何会和小H成为朋友。有一天,趁着小H不在,我便向小P问了这个问题。

  母亲精神有问题,每次犯起病来,见人便又踢又打又抓的,连自己的女儿也不认识。父亲偏偏又爱喝酒,每隔几天就会喝的酩酊大醉,在家里耍酒疯,骂她们母女带给了他无穷无尽的痛苦,骂她贱人贱命,骂她为什么要出生,让这个原本就捉襟见肘的家变得更加支离破碎。

  从小,便被同龄的孩子辱骂欺负。傻子的女儿也是小傻子一个。没有一个小孩儿愿意和她玩。而在外面挨打挨骂之后,回到家里得到的不是关心安慰,而是第二轮的踢打辱骂。

  原本该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地看动画片调皮捣乱的年龄,却积压了太多的阴郁,慢慢发酵,成为抵御坚枪利炮的盔甲。终于,初中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也总算是和那些太过知根知底就像是暴露于X光下生活的日子告别了。

  可是,日积月累的沉郁,却并不没有那么容易就一扫而光。依然是没人愿意和小H做朋友。除了小P。

  小P说,那时她看到小H独来独往,从未在她脸上看到过笑容。在她的脸上,只有两种表情,一种是面无表情,一种是睥睨。总之,让人心生畏惧。后来,在老师的安排下,她们成为了同桌。朝夕相处的同桌情是最容易培养的。小P和小H慢慢地成了朋友。同学三年,同桌两年。无话不谈。

  知道原因后,我有些无措,不知未来该如何面对被偷偷揭下面纱的小H。有的时候,无知才会没心没肺。

  此时,小H正好回来了。原本,我想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和以前一样,冲她笑笑。可看到小H的时候,什么克制都忘记了,忍不住给了她一个大拥抱。

  不是矫情,更不是同情,感同身受而已。幼时的我,性格内向。在新环境之中,说是自闭毫不为过。幼儿园到小学一年级这段时间,我从不敢和其他的小孩子说话,其他小朋友更是不愿和我一起玩儿,没被其他小孩儿欺负便不错了,更遑论交朋友了。所以,这种像是与全世界都格格不入的日子有多么难捱,我懂。

  小H,我很想很想和你成为朋友。我在心底说,也说了出来。

  我明显感觉到小H的身体一僵,不过她什么也没有说。我尴尬,以为自己在自作多情。

  只是没想到,从那天开始,小H对我不再总是像对旁人似的,只有冷漠和更冷漠两种表情,而是和小P一样享受到了第三种表情——笑容的待遇。

  就这样,我们之间渐渐地熟稔了起来。

  小H的成绩不好,总是班里后三名之一。这或许会说明小H不善功课,却无法否认一切。我向来不觉得成绩可以代表一切。就像我,学习成绩虽然一直在班里排前几名,算得上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但我清楚自己聪明不足,愚笨有余,在很多事情上总是比别人慢半拍。

  我相信小H是聪明的。她并没有问我那个反常的举动因何而为,但我相信,她心底早已有了原因。我也相信,她感受到了我的真诚。

  女生之间的友情是没法说清的。也许是一部电视剧、一本小说甚至只是一个相同的喜好,便可成就一段友情。可是,那样的友情根基太过不稳,也许稍微一个小差池,便城毁情摧。

  和小H的友情加深是在住校以后。

  那时的住宿条件特别简陋,是现在很多孩子从未见过的。一间教室般大小的地方,住着两个班级总共三十多个的女生。所有的床铺都是紧紧相邻,两个班相对而住。小H的床铺恰好在我的旁边。

  我是从这时候知道的小H怕黑。白天,她一副凶巴巴的样子,似乎是无所畏惧的。可是,到了晚上,华灯俱灭,所有的伪装卸下之后,只余脆弱。我无力改变什么,只能在每晚睡觉时,牵着小H的手,用行动告诉她,别怕,有人会陪着你的。说不清为什么,在小H的面前,我总有一种强烈的保护欲。

  只是这种夜晚守护者的角色我只扮演了不到一个月,便宣告结束了。小H家里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她不得不回去照顾家里。于是,每天下午一下课,小H便急匆匆地往家赶,晚自习也就此搁置了。

  这种日子一直持续到中考前的一个星期。那段时间,除了指标生,几乎所有人都在拼命复习准备考试。就连平时班里最不爱学习的同学,都将“临阵磨枪,不快也亮”奉为信条。除了小H。

  辍学。放弃中考。这是小H的决定。

  也是,我们难以理解的决定。

  那天下午放学后,小H没有像往常一样收拾书包立马离开,而是把我和小P叫到了外面。面容比以往还要冷肃。

  明天我就要离开了。

  离开?去哪儿?

  我也不确定。或许会去Q市,或许是W市。我要自己出去闯一闯,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可是,还有一个周就要中考了,就这么放弃,你不觉得可惜吗?

  嗤。你们和我都清楚我什么水平,就算考了,不过是当炮灰而已。既然已经知道结果了,又何必浪费做无谓的挣扎呢?

  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么一定要记住,无论你去哪儿,我们都会支持你的。虽然不能在你身边陪着你,可是我们会在心底为你祈祷的。

  嗯。大家都要好好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