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金今天被人砸场子,按理说看场子的人员应该及时出面才对,可今天就奇了怪了,除了帅斌和二疯以外,其他看场子人员是一个都没有了,就连平时袁北手下偶尔来窜场的人也一个没有出现。

  正常来说一楼是有两个看场子的,二楼也有两个,三楼则是二疯和帅斌负责,明面上他俩是领头的,但其实是各管一摊。整个鼎金,这么大个娱乐场所一共就六个看场子的人员。传出去就连外人都不相信,这就是袁北在这布置的所有兵力。

  但今天真是太JB巧合了,一楼两个看场子的全都有事没来。二楼那两个孙子一看有人来砸场子了,不但没有做出任何回应,反而第一时间就从后门溜走了,压根连管都没管,走的时候还顺道把后门给锁死了。

  而袁北平时晚上八点来钟都会来这转悠一圈看看,要是没啥事儿的话,一般会在九十点钟离开。可今天就是这么寸,袁北也没来,宗科来砸场子的时候,服务员第一时间给他打手机也没人接。这一切的一切都证明着什么?不言而喻,是个人估计都能想明白了。

  “都JB给我闪开,小B崽子,你不是狂吗?我他妈让你狂。”

  宗科巴拉开人群,举着开山刀奔着帅斌就砍了下去。而另一个干瘦青年也轮着铁管子一顿猛砸,两个人机械般的舞动着手里的家伙,很快帅斌和二疯就满身刀口,鲜血染红全身,也染红了周围的地面。

  c看正z)版章/z节上w酷匠T网K◎

  “别打了,我求求你们别再打了。”

  甜甜推开人群,发疯一般的冲了进来,她直接扑到帅斌的身上,用自己娇嫩的身体硬扛着落下的铁管。

  宗科根本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一看甜甜为了个男人居然不顾自己安危。他更是来气,直接在甜甜身上猛剁了两刀,顿时甜甜的后背就出现两条明晃晃的刀口,皮肉向外翻着,鲜血流满全身,在两声惊呼后,甜甜昏迷了。

  “宗科你个砸碎,我日你妈。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帅斌亲眼看着甜甜倒在自己的怀里,那一瞬间,他彻底疯了,泪水止不住的流下来,可他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这么看着。

  “杀你妈了蛋…。”几个人上去一顿猛踢,皮鞋头子奔着头脸就招呼,还没有一回合呢,帅斌就口吐鲜血了。

  “呸…狗崽子,今天要弄不死你俩,都算你俩命大。”

  干瘦青年摘下口罩,露出一张尖嘴猴腮的脸。他吐着口水大骂一句,心里的怨气总算发泄出来了。连着两次,第一次在鼎金,第二次在烧烤店,他都被对方一顿狠揍,这次总算找回颜面了,他心里很痛快,简直爽翻了。

  “宗科,有本事你他妈就干死我,来啊,弄死我啊?老子接着你。”

  二疯满脸是血,嘴唇发白,他过肩的长发都被染成了红色。他趴在地上用全部的力气抬起头,咬着牙盯着对方。而帅斌这时候基本上已经快昏迷了,人都有些神志不清了。

  “你放心,我…我不会弄死你俩的,我要让…阿就让…让你生不如死。跟我对着干,你俩有那个实力吗?我…我告诉你,别…别他妈以为跟着袁北就行了,那老小子要是好使的话,今天也不会当缩头乌龟了。”

  宗科一脚踩着二疯的脑袋,刀尖指着他脸冷笑道:“森林,带…带人去二三楼,把…把他娘所有东西全他妈给我砸碎。”

  他拎着开山刀横在中间,那气场还真就有点像社会大哥的模样,只不过一听他这满嘴的磕巴话,还他妈以为是拍电影跑龙套的呢。

  “你们几个留在这跟磕哥,其他人跟我上楼。”尖嘴猴腮大手一挥,带着一伙人直奔二三楼。

  ‘叮…咣’

  又是一阵打砸的声音传开,很快二三楼的所有东西都被砸了一个粉碎。鼎金今天的损失起码在六位数以上,基本上算是报废了。

  “我叫宗科,告诉你们老板刘富,今天这事儿就是个开头,我们走…”宗科横举着开山刀,扔下最后一句话,带着一群人快速离开了鼎金,三辆面包车沿着大道一路消失在夜色中……

  而在鼎金附近一个黑暗的小路口里,悄无声息的停着一台奥迪A6。

  宗文和袁北坐在车里,等亲眼看到三辆面包车开走后,袁北立刻打了一个电话:“陈所,都走了,你派人过去吧,谢了啊,有空找你喝茶…”简单寒暄了两句,袁北就挂断了电话。

  宗文抽着烟,嘴角挂起得意的笑容:“袁北,你这么干的话,太明显了,刘胖子指定能看出来,这对你没啥好处的。”

  袁北冷笑,无所谓道:“我就是要让他知道知道,既然都到这份上了,还装什么兄弟情深啊。”

  宗文拍拍他大腿,阴阳怪气道:“我发现啊,你还真是个狼崽子,养不熟啊,将来可别反咬我一口。”

  袁北瞄他一眼,皱眉道:“呵呵…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年头,谁跟钱过不去啊。他刘富又不是我爸,我凭啥要一直为他卖命,你说呢文哥?”

  “恩,也对,识时务者为俊杰。”

  就在宗科带着人刚走不到五分钟,后脚警察就赶来了。这警察来的速度还真是及时啊,就跟掐好点一样,土匪刚撤离,他们就来扫荡战场了。

  其实从宗科刚来砸场子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报警了。只不过袁北给管辖派出所的所长打了个招呼,让他晚出警五分钟。

  别看就五分钟,却起到了至关紧要的作用,有了这五分钟,不光场子能给你砸了,人家还能安全撤退,一个人都没抓到不说,基本上还没留下任何把柄。

  除了宗科以外,其他人一水的白口罩,白手套。他还戴了一个大墨镜,想看到正脸都费劲,不出意外,完全可以找个人顶杠,最不济,到外地跑路一段时间也就没啥事儿了,毕竟只是个伤害案,又不是命案……

  刘胖子坐在三楼的办公室,他从监控器里看着被砸的满地狼藉的KTV,差点就崩溃了,那肥胖的脸上布满了愁容,这可都是钱啊,他把所有家当都压在了这里,现在鼎金被砸成这个熊样,别说继续营业了,就连个能落脚的好地方都没有。

  巨大的损失,让他一时间好像老了很多。而他唯一指望的袁北,也果断的将他抛弃了。他今天给袁北打了无数电话,但却始终无人接听,他心里一沉,知道那二十万算是打了水漂,自己也被袁北给摆了一道。

  “宗文、袁北、你们两个狼狈为奸的狗东西,老子跟你们势不两立…”他一拳砸在大理石台面的桌子上,拳头流满鲜血,可他也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