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楼的一间包房里,宗科跟他身边的五个小兄弟,还有王顺和他的几个朋友正在胡吃海喝呢。

  旁边还有四个打扮妖艳的女人作陪,这种女人一看就是风月场合的。一个个浓妆艳抹,穿着极度暴漏,脸上扑的粉都快赶上城墙后了,也看不出具体年龄,一般都徘徊在二十到四十岁之间吧。

  “磕哥,鼎金的事儿,咱们啥时候办啊?”尖嘴猴腮啃着猪蹄,龇牙咧嘴的问道。他是宗科最忠实的小弟了,几乎成天形影不离的跟着宗科,两个人就跟基友一样密不可分。

  “也就…也就这一两天吧,二叔下…下令了,必须尽快…尽快解决了刘胖子。”宗科搂着一个娘们,一只手还伸进娘们的裙子底下摸了半天。

  王顺跟个傻鸟一样在旁边插嘴问道:“磕哥,过两天你们要去办大事儿啊?带我一个呗。”

  “滚蛋,你他妈能干啥啊?让你砍人你敢去嘛?”

  尖嘴猴腮瞪他一眼,喷着唾沫星子骂道。他挺看不上王顺的,认为他就是有两个糟钱的败家仔,是那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不…不敢,我也就那么一说。”

  ‘咣当’

  就在尖嘴猴腮还要开口骂他的时候,包房门被人一脚给踹开了,随后一个健硕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宗科等人瞬间就愣住了,他身边的一个小弟猛的站起身骂道:“操,你他妈谁啊?滚出去。”

  永强扫了一眼在坐的每一个人,基本上都是熟悉的面孔。宗科、尖嘴猴腮、还有另外三个男子,这些人他都见过,也知道对方是啥来路,他不想把事情闹大,

  他最后目光停在王顺的身上,伸手指着他,对宗科等人冷声道:“我来找他,跟你们其他人没关系。”

  从永强进屋开始,王顺的腿肚子就转筋了。那是一种被打怕的感觉,他现在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呢。一想到军刺扎进自己肚子的那一刻时,他全身的冷汗都下来了。

  这时候张聪和帅斌等人也赶了过来,双方面对面一看,好家伙,真他妈是冤家路窄了。帅斌和二疯正想找宗科会会呢,没想到居然在这给遇上了。而宗科也一直在琢磨鼎金的事情,自然也因为上次的事情怀恨在心,早就想报仇了。

  双方属于有明显的过节,今天就算没有欧亚菲这档子事儿,两伙人只要一旦遇上,就算不开打,那场面也不能和谐就是了。

  “永强,算了吧,跟我回去。咱们今天是来给你庆祝的,可千万别打架啊。”欧亚菲跑到他身边,挽住他胳膊往外推他。

  永强轻轻的安抚她一句:“没事的,你先跟甜甜她们下楼。曼希,你照顾她俩一下。”

  徐曼希拉着她俩就往外走,而临出门的时候,她有意瞄了王顺一眼,王顺正巧也在看着他,两人眼神交流了能有几秒钟。徐曼希冷哼一声,突然向他竖起了一根中指,并且用嘴型送给他两个字,‘傻B。’

  “孙子,阿就你…阿就你JB脑袋抽筋了啊?阿就当…阿就当我的面要人,不把我放在眼里啊?”

  宗科点了一根烟,好让自己有些紧张的心态平息一下。他并不是害怕,只是感觉要因为王顺的事情跟他们掐起来有点犯不上。

  再者他也有点打怵永强和张聪,这两人的打架实力他是亲眼所见。尤其是永强,那强悍的战斗力让他担忧,因为他不知道这种人一旦下死手会是怎样一个场面,局面很容易控制不住。

  “宗科,我不想跟你废话,你把这孙子交出来,咱们今天就算过了。”帅斌双手插兜,歪着脑袋指着王顺。

  ‘砰’

  KQ更新最W*快T上◇酷I匠,网;

  尖嘴猴腮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骂道:“过你妈个B,你说交人就交人?你他妈算个蛋啊?你以为你跟袁北混两天就行了?我告诉孙子,你们几个也快到头了。”

  “操你大爷的,你过来试试啊?”肥龙指着他鼻子骂道,现在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双方势必就得开干。

  永强不急不慢的走过去,他拉开一把椅子就坐了下来。张聪等人也相续从旁边拉过椅子坐在他一左一右,哥几个摆出姿态,今天要是不把这事儿解决了,那肯定就没完。

  宗科身边的兄弟也都本能的站了起来,甚至有两人已经亮出了随身携带的短刀。王顺和他的朋友也把酒瓶子抓了起来,但气势明显不如宗科身边的人,一看就是装腔作势呢。

  双方虽然面对面,可谁也不开口了,气氛显得很尴尬。尴尬到包房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安静的就连呼吸声都能听到。

  永强跟宗科相互看着,不眨眼不转头,双方就这么一直冷眼盯着对方。这种气氛大概能过了两分钟,宗科有点熬不住了,他倒了一杯啤酒,直接推到了永强的面前。

  “今天…阿就我…我心情好,来这是…是开心的,不想惹…惹那没必要的麻烦。这杯酒…阿就算…算我敬你了。咱们以后在路上慢慢走着,机会…多的是。”

  宗科摆明了自己的态度,他想和解不想动手。给永强倒酒,其实这就已经算是服软了,宗科虽然二B扯扯,但他不是傻子。等解决鼎金的时候,自然就会报仇了,没必要非现在动手。社会上的事儿,不需要热身赛,一场胜负就足够。

  永强拿起酒杯一口干掉,宗科冷冷的笑着,他本以为这事儿就过去了呢,可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句话,让他进退两难。

  “这酒我也喝了,现在你可以把这孙子交给我了吧?”永强扔掉酒杯,扭了扭脖子。

  ‘啪嚓’

  宗科气的一把将酒瓶砸碎,瞪着腥红的眼睛骂道:“操,你个B崽子,你…你他妈啥意思啊?阿就耍…耍我呢是吧?”

  永强点了一根烟,阴沉着脸说道:“你倒酒是给我面子,但我喝了是给足你面子。今天这事你自己看着办,人你要是不交,那咱们就比划比划,谁怂谁他妈孙子。”

  “磕哥,你…你得救我啊?咱们可是兄弟啊。”王顺顿时就哆嗦了,要是宗科不管他,那就完犊子了。

  宗科气的咬牙切齿,当着自己小弟和女人的面前掘他面子,那不就等于打他脸一样么。出来混的最要面子,要是面子都他妈没了,那还混个毛线混,回家种地去得了。

  “小…小B崽子,你有点太狂了。操,给…给我搂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