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的上午,张聪打来电话,约定在今天上午十点见车主,基本上就可以签合同交订金了。永强听到这个消息后激动坏了,这也算是他最近这两天唯一值得高兴的事情了,昨天他已经把自家唯一的老房子给处理掉了。

  \酷$A匠)D网N首发‘《

  卖了将近二十万五,加上帅斌和二疯的二十万,再加上独臂大侠和肥龙的十万,他手里现在一共有五十五万资金。客运用四十万,剩下的十五万,他打算留着用于周转,或者再干点其他投资行业,总之手里有点余钱,要比空无分文强多了。

  现在的他,目前就只能在这个简陋的出租屋里蜗居了,没有电视也没有无线网,仿佛回到原始社会一般,除了吃饭睡觉,这里就跟个仓库差不多。

  上午九点半,肥龙和独臂哥准时到永强家集合。独臂哥是永强特意喊过来的,既然人家已经入伙一起干了,签合同交订金的事情就应该带他一份,而且独臂大侠社会经验老道,兴许在关键时刻真能帮上忙。

  永强在城西大街附近的一家火锅店定了包房,准时十点,张聪带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来了啊。”永强一看他俩来了,赶忙起身迎接。

  “冯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永强,我的发小兄弟,那两个是小龙和军哥,都是我朋友。”

  张聪笑着引荐道:“永强,这是我冯哥,今儿个你可得招待好喽。”

  “你好,冯天。”中年男人礼貌的先伸出手,脸上带着职业的微笑。

  他从外表看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竖着偏分头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和西裤,手里夹着个公文包,脚下一双皮鞋。看起来文质彬彬,很有学者气质,根本不像是常年跑长途客运的车豁子,反倒更像是政府部门坐办公室的中层领导。

  “您好冯哥,叫我小强就行。”

  永强赶忙双手迎接,双方客套了几句话后就纷纷入座。他喊来服务员,点了一些海鲜和肉菜,又特意要了一瓶五粮液白酒。就今天这场面,必须得放点血才行,谈生意不管成不成,场面一定要摆到位。

  尤其是这种托人找关系的生意,更得到位才行。人家这客运手续,比市面上便宜不少。卖谁都是卖,既然想卖你了,那就是看张聪的面子上,所以这边请客吃饭一定不能差事儿了。

  大家伙先喝了两轮酒,彼此闲聊了几句,套套关系好熟悉熟悉,客运的事暂时还没提起来。而冯天这个人似乎也不着急,说话很随意,幽默风趣还爱开玩笑。

  时间一晃就过去差不多一个小时了,永强有点坐不住了,他给张聪使了个眼色,意思让他问问对方,今天到底能不能签合同。

  张聪放下筷子,一脸憨笑的问道:“冯哥,那个客运的事儿,今儿个能定下来不?”

  冯天正啃着螃蟹,他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慢条斯理道:“能啊,今天来不就是定这个事儿的吗,放心,老哥我记着呢。”

  永强一听这话,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立马坦荡多了。

  他赶忙端起酒杯笑道:“冯哥,那老弟真得好好谢谢你,这杯酒咱们三个敬你。”

  他这话音一放,肥龙和独臂大侠也立马端起酒杯,一脸殷勤的笑着说敬他一杯。

  冯天赶忙摆摆手:“不急不急,喝酒的事情待会再说,咱们先把客运的事儿定一下。你们可能不知道,现在有点变化了。”

  “有变化?啥意思啊冯哥?”

  永强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有事儿了。他看了张聪一眼,张聪轻轻的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咋回事。

  冯天推了推眼镜,一副难为情的样子:“之前咱们不是说好四十万连车带手续吗?但现在不行了,这个价格实在太低了。我也不瞒你们,这个客运车是我一哥们干的,他着急移民,就打算便宜出手,可市面上根本没这个价。你们应该知道,现在别说车了,单是一个手续,最少都得五十万。”

  几个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这是要坐地涨价啊。之前都定好的价格了,真到要交订金签合同的时候了,他突然涨价,这他妈简直太不地道了,但勉强也算说得过去,毕竟做买卖不是卖人情。

  永强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冯哥,咱们不都定好四十万了吗?你这突然涨价,有点说不过去吧?”

  “我说小老弟,咱们只是口头协议而已,你又没给我交订金,我也不算违约啊。再说了,价格这么低,我要是真卖你了,那我不得赔死了。”冯天看着他轻笑,那副表面和谐的面孔让人看了就觉得恶心。

  永强心里这个窝火啊,这真是怕啥来啥,本以为一切都能顺利呢,没想到卖家这边有出幺蛾子了。

  就在他挺郁闷的时候,张聪突然起身:“你们先聊着,我出去打个电话。”

  他打开门的时候,偷偷给永强使了个眼色,随后才走出包房。永强等了能有两三分钟,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他就跟独臂哥两人起身一起去上厕所。

  其实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三个人是出去商量了,但话还不能说的那么直白,只能找点借口离开座位。冯天这种社会老油条,那更是心知肚明,他也不着急,反正时间有的是,还能白吃白喝不是挺好么。

  三个人在厕所门口会合,永强低声道:“聪,咋JB回事啊?这孙子咋还突然涨价了呢?”

  “别提了,我也是才知道……”

  张聪里外不是人,得亏他们哥们关系到位,要不然还以为他在中间作梗呢。从他口中得知,车主本人已经移民走了,这个冯天是他今天才见到的,就连他们分局的领导都不认识。

  “我知道咋回事了,八成是冯天把原车主的客运手续给买了下来,现在又想高价卖给咱们。”独臂大侠一针见血,立马就把事情给看透了。

  “这个冯天是干啥的?”永强狠的牙痒痒,真想胖揍他一顿。

  “好像是市里土地局的一个小领导,有点权力,你干啥?可别扯那些乱七八糟的。”张聪提醒他一句,社会可不是学校,瞎搞真容易吃不了兜着走。

  “臂哥,这事儿你咋看?”永强头疼的问道。

  独臂哥摸着下巴:“原价买肯定是不行了,回去问问他要多钱吧,如果五十万以内,你就拿下。要是他再多要,你就要敲打敲打他了,明的暗的,点到为止就行。”

  “行,我明白了。”

  三个人相续回到包房,永强坐下后笑呵呵的问道:“冯哥,那您看,现在多钱才合适啊?”

  冯天伸手比划一个六,不急不慢道:“六十万吧,我也不多要。”

  “六十万?大哥,您这坐地涨价也太高了吧?”永强红着脸,笑容僵硬道。

  冯天拿出中华烟点着,深吸一口道:“怎么着?嫌多啊?嫌多你可以不买啊。我跟你说老弟,我这都已经很便宜了,现在市面上你打听打听,连车带手续,最少得要你六十五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