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进这里面,永强立马就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首先是环境,他以前都是去那种小餐馆或者大排档来吃饭喝酒,像这种高级的餐厅,他别说吃饭了,连大门向那开他都不知道,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来这种地方吃饭,因为他根本就消费不起。

  这里的环境很高雅,也很奢华,实木的咖啡色地板,暖色调的灯光。推开大门后,还有一位身穿燕尾服的男侍应生站在门口接待。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几位?”他轻轻的鞠躬,很有礼貌的笑着。

  欧亚菲大方道:“两位,给我找一个靠窗户的位置,麻烦了。”

  “好的,两位这边请。”侍应生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态,带着他俩往里面走去。

  进门后有一个很小的台阶,从台阶上去后,就是这里的大厅了,四周是用餐的地方,在最右侧还有一个大吧台,吧台的酒柜上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英文酒水,永强是一个字也没看懂,他对于这里的一切,都感到额外的陌生。

  这里的每一个桌子都被间隔开,在大厅的最中间,有一台三角架的钢琴,一位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正在钢琴上面演奏着那首世界名曲‘水边的阿狄丽娜’。

  这个女人一头长发,年纪大概二十多岁,很清纯,也很漂亮。她闭着眼睛,面带微笑,演奏的很有感觉,似乎所有的客人,也都沉醉在她的琴声之下。

  $更新@#最:O快上酷Dn匠U4网$

  侍应生把他俩带到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等他俩都坐下后,侍应生拿出菜单,微笑着问道:“请问两位想吃点什么?”

  欧亚菲翻开菜单看看,抬头问道:“你想吃啥?”

  他哪JB知道吃啥啊,只能尴尬的笑道:“那个…随便,我吃啥都行,你点吧,你吃啥我就吃啥。”

  欧亚菲点点头,又看他一眼问道:“那要不要喝点红酒?”

  永强顿时就头大了,他喝过白酒,喝过啤酒,可就是没喝过红酒。

  他假意咳嗽一声:“咳咳…好啊,你看着点,想吃啥就点啥。”

  欧亚菲点了一瓶开胃红酒,又点了汤,甜品,鸡翅和牛排之类的东西,虽然都说这家店是最正宗的西餐厅,但还是没法和外国的西餐厅相比。

  甚至就连大城市的高档西餐厅都比不了,吃东西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什么开胃菜,再喝汤,又副菜又主菜的,这些繁琐的程序全部都扔掉了。

  你想先吃什么都可以,没人会笑话,只要你到这不点酸菜顿粉条就行,顺天市有很多暴发户也来这里消费,他们啥规矩都没有,吃的开心,吃爽就行,但这里有一个规矩,那就是禁止大声喧哗,你可以聊天,但不能喊叫,尤其是打扰到其他客人,是绝对不行的。

  大排档和小餐馆的环境那叫一个热闹,划拳的,喝多的,大声嚎叫的是啥样人都有啊,可在这家西餐厅里,你听不到任何的杂音,除了那优美的钢琴旋律之外,一切都是那么的安静,而周围吃饭的人,他们说话的声音也都很轻,轻到你很难听清楚旁边的人再说着什么。

  “这地方真不错,环境也挺好的,你总来这吃饭么?”永强左右看看,挑着眉毛轻声问道。

  欧亚菲微笑道:“也不常来,偶尔会来这吃点东西,我第一次来这吃西餐,还是高一时候的事情。”她仿佛再回忆着什么,脸色有点微变。

  “咋了?感觉你好像有心事?”永强的观察能力很强,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异样。

  欧亚菲收回神色,轻轻的摇摇头:“没有,就是想起一些往事而已。”

  永强点点头,两个人突然之间就不知道该说啥了,居然又陷入了冷场的局面,得亏这时候侍应生把红酒和甜品拿了过来,这才把刚才的尴尬气氛给冲散了。

  欧亚菲给自己和他各倒了一杯酒,她端起杯笑道:“来,先敬你一杯,谢谢你那天又帮我一次。”

  永强也端起杯子,无所谓的笑道:“行了,一点小事而已,没必要道谢。再说了,你这又送衣服,又请吃西餐的,扯平了。”

  “那就不说这个了,来干杯。”欧亚菲笑着和他碰杯。

  人家喝红酒都是慢慢喝,一次一小口的品着喝,欧亚菲更是,只轻轻的沾一下。可永强到好,一仰脖,一杯红酒直接下肚了,喝完后他还吐吐舌头,很不爽道:“操…这酒味不咋地啊,太苦了,还没啤酒好喝呢。”

  欧亚菲呵呵笑着:“哎呀,这红酒不能直接喝那么多的,要慢慢喝,你急啥啊。”

  两个人闲聊着,等喝了几杯酒后,牛排之类的主菜就上来了,永强在电视里看到过吃西餐,只是他忘了到底是左叉右刀,还是右叉左刀了,其实这东西侍应生都给摆好了,顺手直接拿就可以了,只是他根本就不懂罢了,整个就是一山炮。

  不过他会学,他偷偷瞄了欧亚菲一眼,原来是左叉右刀。他也像模像样的用刀叉开始吃牛排了。

  “恩,牛排这东西还真行,吃着挺过瘾,起码全是肉啊。”他之前吃的那点甜品,让他感觉很是郁闷。

  欧亚菲放下刀叉,用嘴轻轻点了下红酒,看着他笑问道:“你咋好像外星人一样?现在的年轻人,谁没点小情调啊。吃西餐,喝咖啡,泡酒吧,看杂志,打保龄球,这些都是时尚,是现在年轻人必备的娱乐节目。”

  “那是你们的时尚,不是我的。我从小到大,就只去过一次肯德基,还是上高二的时候。”他想起第一次和夏雨晴去肯德基吃汉堡的情景,仿佛就如昨天一般。

  她看着情绪有些低落的永强,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她根本无法想象,一个从小就无父无母的孩子,会在怎样的条件下生活,那种经历,根本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

  她突然感觉这个有些沧桑的大男孩,内心埋藏着太多只属于他自己的人生故事。她很想去多了解了解他,只是她不知道该怎样安抚他,他带给她一种莫名的伤感,很沉重的伤感。

  “能跟我说说你的过去吗?感觉你这人挺神秘的。”欧亚菲小口吃着牛排,轻声问道。

  永强自嘲的笑笑,他整理了一下思绪,几秒钟后回答道:“有啥可神秘的,普通人一个,没有钱,更没有背景。反倒是你,一个在校的大学生,哪来那么多钱,今天买的这些东西,加起来得有五位数了。看来…你也是个准富二代啊。”

  欧亚菲瞪他一眼笑骂道:“滚蛋吧你,我要是富二代的话还用坐公交吗?早就买跑车了,这些钱,都是我自己赚来的。你可别想歪了,我是音乐学院学声乐的,偶尔会去酒吧驻唱一下赚点外快。”

  “你真厉害,后面有架钢琴,要不要去试试。”

  永强随口开了句玩笑,可没想到欧亚菲却当真了。

  “也好,姐就给你露一手,让你欣赏欣赏。”

  欧亚菲赶忙喊来侍应生,简单跟他说了几句后,侍应生就打出一个有请的手势。

  她轻笑一下,起身随侍应生走了过去,晚礼服美女把钢琴给她让了出来,欧亚菲走到钢琴前面坐了下来。

  侍应生微笑道:“祝您演奏愉快。”

  她的目光看着永强,对方则笑着向她挥挥手,欧亚菲深吸一口气,伸手摸了摸钢琴的按键。

  ‘噹...’欧亚菲猛的按下钢琴键,声音很大,仿佛如噪音一般,‘噹噹....’又是连续两次,原本很好的氛围,就这么被她瞬间给打破了。在西餐厅吃饭的客人,全都把目光集中在了她身上,不知道的人一看,这就是个外行啊。

  可下一秒钟,音乐响起了,欧亚菲优雅的在钢琴上挥舞着手指,音符十分流畅,她尽情的挥洒着自己的情绪,整个音乐的节奏起伏不定,他沉醉在音乐的世界里,仿佛时间停止了一般。

  她时而闭上眼睛,时而睁开眼睛,时而激愤,时而平静,她整个人看起来跟之前简直是判若两人,是一种全新的灵魂,似乎这才是她最本质的一面。

  整个西餐厅的所有客人,全部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每个人都静静的看着她演奏,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如花瓶一般的美艳女孩,居然会有这么强悍的演奏水平。

  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动作,她都演绎到极致了,就连之前穿晚礼服演奏的钢琴美女,都用一种惊叹的目光看着欧亚菲,即便是她,也未必能弹出这种境界。

  而永强一刻,彻底被欧亚菲给震惊了,他有想过她会弹钢琴,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演奏的这么出色,这已经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

  而最要命的是,他看着欧亚菲的身姿,仿佛产生了幻觉一般。那个坐在钢琴前的女孩,居然变成了夏雨晴的身影。高中时代,夏雨晴是全校公认的钢琴高手,曾经多次取得过省市级大赛的前几名。

  他当年就愿意坐在台下,看着台上演奏钢琴的夏雨晴,全心全意欣赏着这个才貌双绝的女孩。只不过现在物是人非,当年那个他深爱的女子,已经陪伴在他人身边了。就像钢琴跟夏雨晴的关系一样,即便陪伴她多年,最后她还是选择了学业,放弃了钢琴演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