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操,有人报警了,赶紧跑。”

  永强吓的一机灵,招呼肥龙一声,也不管那孙子是谁了,两个人撒腿就往楼群外跑去。憨子一看他俩跑了,也一个箭步跟着他俩身后跑了出去。

  永强和肥龙一路连头都不敢回,直接跑出去几条街,最后在几乎无人的大马路上才停了下来。

  “我操,跑不动了,真跑不动了。”肥龙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呼哧带喘的说道。

  V=酷oU匠K网O正!版首发G

  永强也刚想坐下来休息休息,就看到后面有个年轻人,正拎着一个大号扳手,甩着凌乱的擀毡头发,吐着狗一样的舌头跑了过来。

  “我靠,这个傻B,他是不是有病啊。”

  永强顿时惊呆的无语了,见过执着的人,可没见过这么执着的。打架都打到警察来了,按理说双方都应该撤退才对,可憨子到好,为了报仇,他宁可追出几条街去。

  最关键的是他打不过人家,还非要跟人家玩命,这不是缺心眼是啥,傻缺傻到这种地步也是无可救药了。

  “孙子,你们俩别想跑,今天要不拼个你死我活的咱就没完。”憨子跑到跟前,举着扳手,上气不接下气的喊了一嗓子。

  “啊…我他妈想起来了,你是上次抢劫并冒充人家老公的那个臭傻x,原来他娘的是你?”

  永强借着路灯的照射,才完全看清楚对方的样貌和身型,他努力回想了半天,才猛然想起来还有这么一个人。要不是憨子那擀毡的发型和脏乱不堪的衣服一层不变,他还真不容易想起来。

  肥龙眨着醉眼,舔着嘴唇二呼呼的说道:“是那个小贱种啊,孙子,冤家路窄啊?强哥,咱俩今天为民除害得了,就地给这傻x打成残废,让他下半辈子跟他妈轮椅作伴。”

  “我看行,打残了他,再给他送派出所去。一看这傻x就不是好鸟,搞不好还能给俺俩颁发一个好市民的英雄奖章呢。”永强奸笑着,也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

  憨子虽然是个傻缺,可他也知道挨打的滋味,更知道自己刚才被狠揍了一顿。现在他是两腿发软,四肢无力,拿板子的手都在微微颤抖,就这个熊样的还想要报仇?他冲上去要不被打死才怪呢。

  他咽了下口水,有点胆怯道:“那个…哥俩,咱们有话好好说。刚才都是误会,我喝多了,喝多了。呵呵嘿嘿…”

  永强和肥龙对视一眼,顿时感觉彻底无语了。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奇迹,咋啥人都有呢?像这种为啥偏偏让他俩给遇到了,追了几条街,说要拼个你死我活,可闹到最后,又他妈认怂了,这是啥玩应啊。

  “我说你是不是有毛病?你个缺心眼子,赶紧给我滚远点,你要是再敢跟过来,我他妈就地打残你。”永强指着他鼻子,瞪着眼珠子骂了一句。

  憨子这会儿也不装x了,咧着大嘴笑着点点头,一溜烟的工夫又跑没影了。

  “我操,真他妈是个傻x,没整。”

  永强无语的笑骂一句,跟肥龙两人溜溜达达的往回赶去。这会儿都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肥龙酒精再次上涌,说话又变大舌头了,走路一水玩蛇形,差点逮谁管谁叫大爷。

  而他俩再往家赶的过程中,马路对面一直有个人在悄悄跟着。憨子真是贼心不死啊,即便被打成这个B样了他也不忘跟踪对方。就这么悄无声息,一步一躲,小心翼翼的隔着马路保持着一定距离,一般人还真就不好发现。

  肥龙在半路就跟永强分散了,憨子一看他俩各走各的了,他思考了一下,决定继续跟踪永强。

  他一路跟着永强回到出租屋,等亲眼看到对方走进楼门洞,再确定了几楼几号以后,他才尿悄的下楼,决定以后再找个时间来堵他。这也是个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人,就为了一次偶然的街边斗殴,他就能下如此血本啊。

  像憨子这种流窜犯,往往是最难缠的,一旦被他们这种人给盯上,真就跟那狗皮膏药一样难撕开。除非彻底做个了断,要不然,憨子这个仇势必要报,这也为永强日后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吴家二傻被打后最终还是没报警,其实他们报警永强也不怕,最多就是被拘留和赔偿一些医药费,这点小伤还不至于被判刑。再者也是他俩先找麻烦的,一旦把事情说开,他俩肯定拖不了关系,闹到最后,双方都捞不到啥好处。

  所以他俩先给范洪打了个电话,本想让范洪再出面解决一下。可却得到范洪一句警告的话,‘这事儿就算了吧,信我一句话,你们俩最好别招惹他,更别牵扯到我,就这样吧…’

  两个人都骂范洪不讲究,拿钱不办事。吴品更不甘心,还要想别的办法报仇。可吴德看的比较开,虽然两人挨打了,他还被火炭给烫了,可毕竟没出啥大事。

  他劝了吴品两句,两个人最后一合计,就当吃哑巴亏了,以后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也不干了,要不是他俩挑事儿,最后也不会挨打。两个人当下决定,以后做生意稳稳当当,说啥不扯这歪门邪道的了。一场斗殴,打醒了两个奸商,这也算是功德一件了…

  第二天一早八点,永强跟死狗一样正呼呼大睡呢,就被手机的铃声给吵醒了。

  他迷迷糊糊的接起电话,闭着眼睛骂道:“我操,谁啊?他妈的睡觉呢,一大早作死啊?”

  “脾气挺大啊?我看你才有点作死的节奏。”电话里传来欧亚菲的美声。

  “你谁啊?打错电话了吧?”永强迷迷糊糊的,也没听出来是谁。

  “我是你菲姐,你个傻蛋,赶紧给我爬起来。”欧亚菲顿时发飙,在电话里大喊一声。

  “我靠,是你啊?一大早打电话干啥啊?我正睡觉呢。”一听是欧亚菲,永强顿时就精神多了,语气也明显改善不少。

  “今天是周六,我休息,你陪我出去逛逛街吧。”

  “姐,你休息就在家好好呆着呗,闲的没事逛什么街啊,我还要睡觉呢。”

  永强打着哈欠,困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昨天晚上折腾了半宿,又喝酒又干架的,他感觉身体都快散架子了。

  “睡个屁睡,就是闲的才去逛街呢,甭废话了,到底去不去?”欧亚菲厉声问道。

  “不…不去行不行?”永强用蚊子声回问。

  “不行,必须去。你要不来的话,以后我天天早上给你打电话,折磨死你。”

  “得得得,你是我姐,亲姐,我去还不行么?”永强彻底卑服了。

  “这还差不多,那就这么定了啊,半个小时后,城西大街见,千万别迟到啊。”欧亚菲交代一句,随后就挂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