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刘回身看了一眼马路对面的三轮车,换做平时他肯定不会上心。可今儿个不知道为啥,他就感觉这车停在对面有点怪怪的,他跟两个协警招呼一声,三个人奔着对面就走了过去。

  憨子正在三轮车里瞄着永强他俩呢,这个傻鸟喝点B酒又感觉自己成神了。上次拿匕首都没打过人家两人,他也不想想,这次拿个扳手就行了?就他这瘦皮猴的体格,还不够肥龙塞牙缝的呢。

  正当他盯着对面的时候,忽然发现那三个警察往自己这边走了过来。他做贼心虚,顿时就有点慌了。自己毕竟是人贩子,要是被警察给逮住,那就坏菜了。就算小命丢不了,也得被砸个十年八年的。

  他立马要启动三轮车,可也该他点背,这会儿三轮车居然趴窝了,怎么打火都打不着。他急的满头大汗,推开车门就要往下窜的时候,一名协警几步上前就将他给堵了个正着。

  “你干啥的?大半夜的在这不回家,身份证拿来我看看。?”年轻协警盯着他问道。

  憨子抬头看着他,眨着老鼠一般的小眼睛,装傻充愣的一句话都没说。

  这会儿老刘警长走上来笑问道:“小伙子,你这是半夜在这等活呢?我们能不能看看你的身份证?”

  憨子额头的汗水越来越多,他哪JB有啥身份证啊。早些年因为重伤害致残潜逃,早就成为黑户了。他兜里倒是有一个假证件,可哪也是外地的,这要是一拿出来,保准露馅。而就在这紧要关头,憨子突然来灵感了。

  “阿巴阿巴…阿巴。”他指着自己的嘴,又指指耳朵,手舞足蹈的表达了半天。

  三个人一看他这样,顿时就愣住了。一名协警撇嘴道:“我去,是个聋哑人,算了刘叔,咱们回去吧。”

  憨子一听这话,悬着的心突然就下来了。可就在三人刚要离去的时候,老刘警长突然回头问了一句:“现在几点了?”

  “不知道啊。”

  憨子跟个傻B一样,顺嘴就秃噜出来了。这话一出口,他才猛然反应过味,自己被人家给摆了一道。

  而与此同时,老刘大喊一声:“抓住它。”

  两名协警奔着憨子就扑了过来,可他反应极快,一扳手就砸在了离他最近的协警人员脸上。随后掉头撒丫子就开跑,老刘跟另外一名协警是穷追不舍。

  午夜的大街上,好像警匪电影一般上演着经典一幕。一个瘦猴子年轻男人在前面吐着舌头跟野狗一样狂奔,后面两个警察扯个脖子像疯狗一样猛追,那场面真叫一个精彩,只可惜这深更半夜的,没有多少路人观看到这难得一见的场面。

  老刘岁数大了,跑了不到二百米就不行了,他差点瘫软在地上,急忙喘了两口气,又跑回烧烤店门口取车。

  而憨子的速度极快,真就跟个猴子一样是上蹿下跳的,专门挑那种小道楼群里跑,拐弯抹角,抹角拐弯不大一会儿工夫,就把后面的协警给甩包了。

  等老刘开着捷达车赶到楼群的时候,就只剩下协警一个人了。

  “人呢?”老刘急忙下车问道。

  “跑了,没跟上。这孙子,比狗跑的都快,一个急转弯就给我甩没了。”协警气的一脚踹在大树上,骂骂咧咧道。

  老刘看了看四周,这片楼群密集,并且四通发达,能追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D酷{匠网$t永V&久免w费{☆看H小说

  他摇摇头:“算了,先回去吧,得通知分局留意一下这个人,我感觉像犯大案的。”

  多年警察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逃跑的年轻人,身上肯定背着重案。现在人跑了,就只能暂时收队,等回去后再慢慢盘查,只要他再次出现,就还有机会将他抓住…

  等警车离开后,憨子探个脑袋才从楼门洞里走了出来。

  他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得意的笑道:“妈的,不知道老子是飞毛腿么,还跟我跑,累死你们这帮B养的。”

  他本想回去,可一想那俩小子还在烤串店里喝酒呢,今儿个要是错过这个机会了,想再找到可就难了。再者他兜里也没钱了,要是从这走回去,那他妈得走一天一夜。

  他左右一权衡,决定冒险回去看看,要是永强和肥龙还在,他就连带着报仇顺带着敲点钱花。要是不在了,那就把三轮摩托车弄走,起码不用走回去了。

  想好后,他偷偷摸摸的又潜回之前的烧烤店附近,躲在一处昏暗的角落里观察着。那辆丢弃三轮车还停在道边,四周除了那家烧烤店以外,其他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大马路上除了路灯以外,连个行人都看不到。

  憨子等了大约半个钟头,永强和肥龙两人才搂着肩膀,晃晃悠悠的从里面走了出来。他俩这一出来,烧烤店就准备关门了,因为已经快凌晨三点了。

  他盯了一会儿,急忙猫腰跑到了三轮车旁边。这会儿三轮车就跟吃了伟哥一样,一下就打着火了,气的憨子嘟嘟囔囔的骂了好几句。眼见两个人拐弯就要消失在路口,他一脚油门三轮车就窜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