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嚓’

  肥龙一酒瓶子砸在吴品脑袋上,顿时就给他干了个头破血流,整个人身体一歪,直接摔倒在地上了。

  “哎呦我操,你敢打我。”吴品捂着流血的脑袋,倒在地上大喊一句。

  吴德一看他挨打了,他也装不下去了。随手抓起盘子就向肥龙仍了过去,而就在他仍盘子的同时,永强猛的站起身,一击重拳打在他脸上,随后四个人在烧烤摊彻底互殴起来。

  就吴家二傻这战斗力,说难听点话那都不如初中生水平。两个人跟老娘们一样是连抓带挠的,并且还一边挠一边骂。

  “尼玛B…”

  这抓奶龙爪手运用的还挺自然,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孙子在少林寺练过呢。这会儿桌子椅子是打的满地狼藉,周围还有两桌喝酒的顾客,一看这边打起来了,这两桌人也不喝了,趁机连账都没结,直接撒丫子跑了。

  而夜市其他摊位的店主,一看这俩老小子被人狠揍,不但没人报警,反倒还有几个在下面叫好的。可见吴家二傻在这一带的名声也听臭的,不敢说跟老鼠一样人人喊打,那也差不了太多。

  2z最‘W新q2章!.节上*酷匠C@网

  打了能有三两分钟,永强基本上没咋出手,这两孙子就被巨型坦克一顿电炮飞脚给放倒了。肥龙那体格处理他俩还是搓搓有余的,沙包一样大的拳头,打的吴家二傻在地上乱爬,想起来都费劲。

  吴品被打的鼻口窜血,还不停的大口破骂:“狗崽子,你们俩等着,我给洪哥打电话,今儿非弄死你俩不可。”他到现在还认为范洪是大哥呢,随手就要掏电话。

  “我让你骂。”

  肥龙上去一脚窝心踹,直接闷他胸口上了。吴品当时‘哇’的一声就吐了,这傻B刚才吃着烤串喝的红酒,现在这些东西混合着一起吐出来,就跟吐血了一样,血红血红的,那味道,比下水道反味儿还难闻。

  “阿品…我日你爹的,我跟你们拼了。”

  吴德一看自己弟弟被干吐‘血’了,当下就跟发疯了一样,他猛的窜起来,抄起一把菜刀奔着肥龙就砍了过来。

  永强在后面一把抓住他头发,顺势直接放倒。连续几脚猛踹就把他手里的菜刀给干掉了,吴德玩命的叫喊,跟王八一样四仰八叉的倒在地上来回蹬腿,那造型,简直帅呆了。

  永强看准时机,奔着他脑袋就是一脚猛踢。这一脚下去顿时就让吴德老实多了,他捂着脑袋来回在地上打滚,现在也不装B了,也不拼命了,除了嚎叫就没别的了。

  换做往常,这场面基本上也就差不多了,永强也适可而止的收手了。可今天就不行了,他是越打越来气,气的他胸口呼吸都此起彼伏的。尤其是那眼神,如野狼一般让人惧怕,就连肥龙都有些傻眼了。

  可能是由于酒精麻醉的原因,再加上夏雨晴的缘故,永强的内心有一股邪火在剧烈燃烧,如果这股怒火要不释放出来,他今天晚上得憋屈死。

  他一把抓住吴德的头发,愣是从地面一路把他拖到烤炉边上,疼的吴德是哇哇大叫。那头发连着头皮,就这么个拽法,谁也受不了啊。

  “我就是做点小买卖,也挨着你事儿了是吧?你大爷的。”永强一脚揣在他小肚子上,咬牙切齿的骂道。

  吴德这会儿真有点害怕了,他看着面前这个年轻男子,一下子就瘫软了。他不是社会人,以前也没打过架,现在的他才知道,有些人不能逼,一旦给人家逼上绝路,那自己离死也就不远了。

  他哆嗦着求饶:“兄…兄弟,兄弟我错了,我错了行不?你别打了,别打了,你放过我和我弟吧。”

  “你错了?你没错,是我错了,是我对你太仁慈了。我今儿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是啥人,我让你彻底明白明白。”

  他随手拿起烧烤用的碳夹子,直接从烤炉里面夹起一块烧的通红的焦炭。他冷眼看着吴德,那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吴德吓的刚要大喊,就听‘刺啦’一声,一股白烟从吴德的嘴里冒了出来,接着散发出焦糊的味道。

  永强直接把烧红的焦炭插他嘴里了,这一下真是差点要了吴德的小命。他疼的双腿在地上来回乱蹬,捂着嘴巴全身都在哆嗦,这种疼痛,可比拳头来的要猛烈多了。

  可这还没完,永强吐了口唾沫,刚想再来一下的时候,肥龙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从后面一把抱住了他。

  “强哥,够了强哥,再弄下去就出事儿了。”肥龙双臂搂紧他,死活就不放开。

  “你给我滚开,我非让他好好认识认识我不可。”永强挣扎了一下,但却没挣脱开。

  肥龙拖着他往后退,大声喊着:“行了强哥,你冷静点,你跟他俩玩命犯得上吗?犯得上吗?啊?”

  肥龙的喊声,把永强失去的理智给拉了回来。今天如果不是有肥龙在的话,他指不定得捅多大的娄子。古人有句话叫红颜祸水,其实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永强当兵后这几年的脾气收敛了不少,很少与人发生争执,更别说动手掐架了。

  可今天,就因为夏雨晴的几句话,还有那个奶油小生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平静的内心,让一个原本理智的男人变的疯狂,可见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的影响力得有多大,难怪有那么多帝王宁要美人不要江山呢。

  “强哥,没事了,没事了。别冲动,千万别冲动。”肥龙慢慢的松开他,就怕他一冲动再给这两孙子弄个半死。

  永强喘着粗气,看着躺在地上的吴家二傻,吴德捂着嘴在地上不知死活,吴品吐的满地都是捂着肚子直哼哼。他内心有些纠结,也有些烦躁。他本不想这样,毕竟吴家二傻不是那种无恶不作之人,仅仅只是街边贪小便宜的市井小贩。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离老远,得亏这会儿是半夜了,夜市也没啥人,剩下的不是酒蒙子就是其他摊位的店主,一时间居然没人报警,一个个都跟观众一样在叫好看热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