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这人都彪到啥程度了,就算真有都不敢给你介绍的,这一看就是个二货,还是那种二到家的货色。上人家桑拿浴哪有进门就问这个的,没他妈给你踢出来就不错了。

  憨子一看桑拿浴不接待自己,只好就近找了一家足疗室。东北这边,足疗室基本上都是干那种事儿的,属于明面上的挂着羊头卖狗肉,但这里面还有点讲究,要是门口打着白灯管,那就是一家正规足疗店。

  Q酷Z匠8@网正L版@}首发$

  要是门口挂着黄灯,意思就是有点内容,但是不大,可以玩点小活。可要是门口挂着粉灯,那就说明这家才是正经八百男人娱乐消遣的地方,各种花活是应有尽有啊。只要是顺天的爷们,那基本上就没有不知道的。

  憨子就找了一个挂粉灯的足疗室,兴致勃勃的专进去之后,还以为能找个大胸大屁股的美女好好爽一把呢。可结果却来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半老徐娘,看着年纪比他妈还大,并且人家还告诉他,现在就她一个技师,你用就用,不用就走人。

  憨子憋的前列腺都快肥大了,再不释放估计今晚就得去村头日狗了。他一咬牙,干他娘的,有眼儿就是好同志,闭上灯了母猪都能赛貂蝉。

  他几乎是流着眼泪脱的裤子,为了让二哥重振雄风,只能硬着头皮提枪上马了。

  ‘啪啪啪啪…’

  阴暗的小屋里,响起了带有节奏的声音。憨子跟头发情的公猪一样,楞是拱了半个小时也没拱出来。

  “小伙你快点,这都过点了,要不就加钟吧。”老技师劈着粗腿,打着哈欠说道。

  “马上马上,快了。日他娘,平时撸管的时候挺快啊,今儿他妈咋还战神附体了呢。”

  憨子额头冒汗,再次加大抽动频率。可搞到最后还是没出来,本想加钟的他,一看兜里钱也不够了,真是倒血霉了,一百大洋玩了半个钟头,二哥不但没治愈,反倒病情还加重了,之前是萎靡不振,现在是雄风坚挺。

  憨子垂头丧气的从足疗店走了出来,就在他刚上车准备离开时,有两个中年男子也从这家足疗店走了出来,并且还直接上了他的车,说了一句去城西区夜市。

  憨子楞了一下,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偷的这台三轮车是拉脚专用的。得嘞,出来一趟别白玩了,混点外快也行。

  他立刻启动三轮车,奔着夜市就赶了过去…

  另一边,等忙活的差不多了,吴家二傻两人居然全都过来了。肥龙一看到他俩就来气,不答腔不说话,但也没啥好脸色。

  “我说哥俩,你俩这生意还干不干了?”吴品嚼着花生米,喝着红酒问道。

  要不咋说脑残是无法治疗的呢,你说你一个街边烤串的,你不喝白酒和啤酒,你喝你奶奶的红酒啊?还是八块钱一瓶的勾兑红酒,非要告诉世人,我玩的就是个性,我就爱品红酒的味道。

  “干不干咋了?有事儿啊品哥?”永强吐着酒气,红着脸问道。

  吴品好像傻鸟一样,龇牙笑道:“嗯,是有点事。我琢磨着,你俩要是不想干了,那摊位我就让给别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有个亲戚也想干烧烤,你要是真不干了,赶明儿我就让他过来。”

  “俺俩说不干了么?你啥意思啊?逼着俺俩走呗?”肥龙当下不乐意了,瞪着眼睛低声问道。

  “操,谁不知道谁啊,你给我整这一出有意思吗?那摊位也不是你们承包的,你们不来,别人咋就不能干啊?”吴品横眉立眼,伸个脖子喝道。这会儿他真是感觉自己牛B了,说话都贼拉硬气,

  肥龙气的刚要拍桌子大骂就被永强一个眼神给制止了。

  他扭头看着吴家二傻中的吴品,撇嘴笑道:“品哥,那个摊位虽然不是我的,但也不是你的吧?你有啥资格趁着俺俩这两天没来,就把摊位给别人呢?你这不是故意刁难俺俩么?”

  “我就故意的了,咋地吧?一天天地,还JB装B呢。”吴品酒精上头,嘴眼斜歪的上下打量着对方,眼神中还带着鄙视。

  “老二,你干啥,差不多得了。”吴德拽了拽他衣服,在他耳边嘟囔一句。

  吴品用力挣脱开,咬牙骂道:“起开,你管我干啥,我愿意咋说就咋说,他还能把我咋地啊?摊子都让人给踢了,还他妈装在这老姨夫呢。我明告诉你,你那摊位有人了,明天我就让我亲戚过来,你俩赶紧给我滚蛋。”这傻B指着肥龙和永强,仿佛这一刻自己就是夜市的主宰一般。

  永强的忍耐终于到头了,他今儿个来这喝酒,其实就是想来这回顾回顾烤串时的快乐和忧愁,不说别的,那段日子虽然辛苦,但赚钱踏实。再者他也想跟吴家二傻好好唠唠,劝劝他们以后别这样,要真遇到那种虎B朝天的人,保不准就得跟你玩命呢。

  他无奈的摇摇头:“行,我肯定滚蛋。但我想问你俩一个事儿,范洪和牛剑,是不是你俩找来的?”

  “那个…”

  “是又能咋地?你还能把谁弄死啊?”

  吴德的话还没说完呢,吴品这傻鸟又抢先一步。本来吴德想说不是他俩找的,可吴品就跟喝了假酒一样,非得装B卖老,非得喝点马尿就要找到挨刀的感觉。

  “行,有你这句话就够了。两位哥,我永强在这干烧烤也有一段时间了,试问我得罪你们了?还是给你们下套子了?你们非要这么搞我?”永强不急不慢,喝了杯啤酒低声问道。

  “我看你不爽行不行?操,就他妈你家卖的东西好呗?你瞅你那个熊样,看啥看?你不服啊?不服还让洪哥弄你。”

  不知道吴品是真喝大了还是咋地,吴德怎么劝都不好使,他拍着桌子越说越狠,得亏现在快凌晨十二点了,旁边也没啥客人了,要不然人家还以为这摊位老板是黑S会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