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牛B的憨爷

  永强一个人在路边蹲了半个小时,才渐渐恢复他平静的状态,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能让他失去理智,那么不用问,这个人指定是夏雨晴,如果让他用自己的命去换她的命,估计他都不会犹豫,立马就会做出选择。

  今天晚上,他注定是要失眠的,可他不想失眠,更不想回忆以前那些美好的日子。他脑海里一直浮现出那个奶油小生的邪笑,还有她坐在宝马车中冷漠的样子,这些事情压的他心口疼,他还是放不下她,他知道自己没那么容易忘记她。

  酒精,只有酒精才能让他好受一些,也只有酒精才能麻醉他的大脑。他给肥龙打了个电话,让他陪自己去喝点酒。肥龙虽然不知道发生了啥事,但他心里很清楚,永强肯定是遇到伤心事了,今晚势必要大醉一场了。

  可这两人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咋地,鬼使神差的就跑到夜市去了,并且还坐在了吴家二傻的大排档里。而夜市对面他俩曾经占用的摊位,目前一直空着呢。

  两个人刚坐下,吴德就贱B嗖嗖的过来问道:“哎呦,哥俩,这可有日子没见了啊?稀客啊。”

  “嗯,是有段日子了,怎地德哥?不欢迎俺俩啊?”永强抽着烟,眯着眼睛笑道。

  这一晃就一个多星期了,自从肥龙被打住院后,他俩就没再出摊过,反正永强也不打算再干了,休息休息也挺好。过两天客运手续一拿下,他就彻底脱离烧烤摊位了。

  “这话说哪去了,你俩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这么照顾我生意,我得谢谢你们了。”吴德一脸奸笑,装模做样的抱拳道谢一句。

  自从他俩不再出摊后,吴家二傻的生意还真就有些起色。而且这两孙子最近有点长进了,可能也是发现自身的问题了,起码知道不再用地沟油毒海鲜之类的有害食物了,也算是一个跨越式的进步吧。

  虽然过期食品偶尔还会出现在他俩的烤炉上,但能稍微做些改进,对这俩孙子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俩老小子天生就是损鸟,你想让缺德之人突然间就变成有得之士,那基本上不太可能,除非这俩老小子回炉重生去。

  G最新X章F节4@上酷匠d网

  “客气啥,都是出摊做生意的。去谁家都是喝酒,还不如来这给你捧场呢。”永强扔掉烟头,继续微笑道。

  吴德心里这个爽啊,他知道肥龙被打的事情,还以为是范洪和牛剑逼的他俩不敢出摊了呢。他在心里还挺JB佩服范洪,这他娘出来混的就是好使,几次就给这孙子整蒙B了,连摊子都不敢出了。

  “恩恩,是这理,那你们哥俩先喝着,我这就给你们准备东西去。”吴德拎上来几瓶啤酒,随口就离开了。

  “呸…什么他妈玩应,装的跟个老姨夫一样。”肥龙看着他背影,吐了口痰低声骂道。

  永强低头笑笑,没吱声。他给自己倒了杯啤酒,就一个人喝了起来。

  肥龙见他没说话,就小声问道:“强哥,你到底咋地了?我看你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对?出啥事儿了啊?”

  “没事,就是有点心烦,来,陪我喝两杯。”永强也不管他喝不喝,反正自己是一个劲儿的闷头喝酒。

  肥龙叹了口气,也没深问,作为兄弟,有些时候能做的就是尽心尽力的陪着对方。两个人一口气闷掉了两瓶啤酒,这会儿吴德端着盘子就过来了。

  “来来哥俩,尝尝我这个特色,碳烤鱿鱼,绝对牛B。”

  ‘啪’

  吴德把盘子往桌子上一仍,伸手搭在永强的肩膀上笑道:“哥俩,今儿你们好好喝,酒菜管够,我给你们打对折,咋样?讲究不?”

  “讲究,德哥就是有大哥样,待会过来喝两杯,咱们聊聊。”

  永强礼貌的让了一句,吴德也没矫情,说忙完就过来。等他走后,肥龙又咒骂一句:“操,这王八犊子,要不是因为他,俺俩能跟范洪扯上么?

  “一个井底之蛙,犯不上跟他较劲,来龙,走一个。”永强端起酒杯,继续开喝。

  他是真没把吴家二傻当成敌人,因为根本没那个必要,在他看来,烧烤摊就是个糊口的营生,仅仅只是能为了填饱肚子而已。

  可吴家二傻不一样,他俩是能把烧烤摊看做如此伟大行业的人,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打击同行。都说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连最基本的容人之心都没有,你还能干成啥大事儿,这辈子注定也就是街边烤串的了。

  可人有的时候就是犯贱,你不想去招惹他,他偏偏来招惹你,吴家二傻就是这样。他俩以为范洪给永强摆平了,自己在夜市这边也就水涨船高了,可以耀武扬威的横着走了,谁叫咱关系跟范洪处的‘铁’了呢。

  而另一边,憨子从村子里走出来后,一路步行了将近一个钟头,才到达县城。原本想在县城找个地方潇洒潇洒,可这鸟不拉屎的狗屁地方,啥都没有,整个县城就几个不大一点的歌厅,连他娘一家差不多的桑拿洗浴都没有。

  一过晚上九点,别说出来玩夜场的了,大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憨子累的跟狗一样在街边坐了半天,好不容等来了一辆出租车,他赶忙拦了下来,一路往顺天市赶去。

  一个小时左右,憨子回到了顺天市。可下车后憨子就有点后悔了,刚才酒精上头,光想着找娘们的事儿了,可这找娘们得需要钱啊,他这满兜就二百来块钱,刚才打车就用了将近一半,现在剩下这点毛票,别说找小妹了,连他娘回去都是个问题。

  他在城西区左摇右晃的,跟个二流子一样四处寻摸,想偷一辆自行车骑回去。这不就把车费给省了么,也不知道是他运气好还是咋地,在一片破旧的小区楼边上,有一辆红色的三轮摩托车,并且车钥匙还插在上面。

  憨子一看顿时来精神了,二话不说打火就给开走了。这种三轮车是专门拉客用的,在顺天市几乎满大街都是,几乎跟出租车都快持平了。

  这一下好了,不光回去的车费和力气省了,搞不好还能拉两个活赚点外快,要是遇到独身的年轻女人,顺道还可以抓回去充当猪仔来卖,憨子咧嘴偷笑,心里爽到极点了。

  但激动归激动,他来这的目地还没忘。他骑着三轮车,找了好几家桑拿浴。

  由于兜里钱不足,他一进门就跟个二B一样问一句:“那啥…我问一下,你们这崩锅多钱?”

  “崩…崩锅?崩什么锅?”服务员愣头问道。

  “操…就崩锅呗,不知道啊?”憨子两眼发直,二B扯扯的龇牙问道。

  “崩爆米花啊?”服务员大眼瞪小眼,也有点蒙B。

  憨子一个拔高嗓门:“什么他妈玩应,一点都他妈不专业。崩锅就是大活,P娼,懂没?”

  这话一出口,他去过的桑拿浴,所有服务员统一给他来一句话:“大哥,俺们这旮真没有,您还是上别的地方看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