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县王沟村,这里是顺天市下属县城的一个小山村。三面环山,人烟稀少。在村头最东边靠近山脚下,有一处非常不起眼的简陋平房,平房门口还有一个大院,大院里杂草遍地,没猫没狗,更没有家禽,几乎没有任何生机。

  院子里的大门成天紧闭着,几乎很少能看到有人在这里出入。平房里面有三间厢房和一个地窖,每间厢房都有人住,而在地窖里,还关押着抓来的年轻女孩和儿童。

  从黑省流窜到顺天市的人贩子团伙,前不久刚从郊区耐火厂转移到这里。这里山高路远,人迹罕至,简直可以称为不毛之地。整个村子加起来也不过几十户人家,并且每家都相隔较远,一到晚上,除了狗叫之外,再就没有别的声音了。

  晚上八点,平房东厢房里有两个人正围坐在炕头上喝酒,一年纪二十出头,长滴其貌不扬,要多磕碜就多磕碜。另一个四十多岁,外表看起来极为淳朴。两个人喝着三块钱一斤的散白,嚼着廉价的花生米,桌子上面还摆了两盘菜,焖子最硬,其次就是皮冻了。

  “久哥,咱们啥前能走啊?这个鬼地方啥都没有,连他妈喝顿酒都没有菜,再这么下去,我都快成野人了。”

  憨子喝口白酒,脸色通红的骂了一句。自从上次被永强和肥龙给胖揍了一顿后,不知道为啥,这傻B就养成了一个爱酗酒的毛病,估计脑子八成是被打坏了,变秀逗了。

  并且每次喝完酒都碎嘴子,嘟嘟囔囔的骂来骂去。一会儿骂社会腐烂,一会儿骂领导人窝囊。再过一会就骂永强和肥龙,还嚷嚷着要去报仇,说要给这俩孙子放放血,让他们明白明白啥叫他妈的黑暗社会。

  “国哥不让走,说还缺两个猪仔,等搞定猪仔后,咱们就撤退。”

  Q@酷匠:网R唯{一i(正o、版√,,其他都是盗版PN

  老久嚼着花生米,面无表情的接了一句。他是这伙人中的智囊兼司机,平时出去‘办事’,他都只负责开车,很少参与实际行动,是个专门玩脑子和计谋的人。

  他们能在这落脚,就是这个老久一手安排的。他利用团伙里唯一的黑脸妇女,两个人假冒外出务工的农民夫妻,在这里租了一个最不显眼的土房子。

  每天白天他骑个自行车子去县城,旁晚才能回来,黑脸妇女就装模做样的在家务农,两个人整的还挺像那么回事。谁也没引起村里人的怀疑,穷乡僻壤的,谁会关注两个务工农民呢。这真是利用农村人的朴实,来间接完成他们丧良心的买卖。

  这伙人躲藏在这里,是个再好不过的选择了。天一黑,村子里就没有任何光亮了。四周都是山区,除了荒山野岭,就是孤坟野鬼了。要是一般人半夜来这,还真就容易被吓个好歹。

  “操,这一天天的就在这撅着,啥时候能抓到猪仔啊?他妈了个蛋的,这个B地方,真他妈杂碎,这个B社会……”憨子喝了不到二两白酒,就又开始叨B叨B的没完没了了。

  “行了,喝点B酒就这样,跟个娘们是滴,赶紧滚回去睡觉。”老久一看他那熊样,一花生米砸他脑袋上了。

  憨子白他一眼,揉了揉被砸的额头没动地方。

  他点了根烟,伸手又抓了两下裤裆贼笑道:“我说久哥,那个…咱俩出去玩玩呗?我都好久没搂炮了,妈的,这连个玩娘们的地方都没有,憋的我J虫都快上脑了。”

  老久气的咬牙指着他骂道:“你还能有点出息不?这才几天就受不了了?真他妈完犊子,滚蛋,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撸管子去。”

  “靠,我他妈才不撸呢,再撸下去手上就磨出茧子了。”

  憨子梗着脖子,二B到朝的问道:“你到底带不带我去?你要是不带我去,我就去地窖里找那两个小妞去,反正B闲着也是闲着,谁日不是日啊。”

  他翻身就要下炕,老久一把抓住他,回手就给了他一脑瓢,气的他大骂:“你个混蛋玩应,做贼要有做贼的道义,你他妈不是QJ犯。我告诉你,国哥要是知道你碰了那两个猪仔,他要不把你打成太监,我他娘跟你姓。”

  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他一个人贩子,居然还在这一刻讲起了所谓的盗亦有道。这他娘是什么逻辑?当婊子还得立牌坊?有的时候,还真就搞不懂这帮人的犯罪心理。

  憨子一听国哥两字,顿时就蔫吧了。

  他耷拉个脑袋摇摇晃晃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真墨迹,不碰就不碰,多大点B事儿吧。操,回去打灰机去。”

  他迷迷瞪瞪的下炕,迈着小碎步回到了西屋。除了站岗放哨的两人以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已经睡下了,甚至屋里还响起了微微的鼾声。

  憨子躺在炕上,手伸进裤裆里玩弄了一会儿。原本想狠撸两管的他,才发现鼓秋了半天‘二哥’也没反应。他立马就慌神了,赶忙拿出随身携带的黄色小本看了几眼,想找找刺激的感觉,左右来回换手,结果还是没啥反应。

  “我操,不能吧?难道我他妈痿了?”

  他急满头大汗的,一边看书一边狠撸。捣鼓了半个小时,二哥都快被撸秃噜皮了,也依然耷拉着‘脑袋’,雄风不起,萎靡不振。

  憨子眨着老鼠眼睛,一琢磨,这可不行,再这么搞下去自己真就成太监了,必须得找个娘们释放一下才行。白头男子平时不允许他们任何人外出,一律躲在这里禁足。可今天憨子为了自身的欲望,宁可破戒也得出去,他管不了那么多了,先他娘把二哥治愈再说吧。

  他偷偷摸摸的翻身下炕,走出屋里后,看见站岗的两个人正在闲聊。他尿悄的爬上墙头,顺着大院墙边就溜出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