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酒菜都上来后,在场所有人都把酒杯倒满,男的一水白酒,女的则是啤酒。哥几个都起哄让永强讲两句,以前他们在一起喝酒的时候,也都是由他来开头,这已经形成了习惯。

  永强端起酒杯,有些惆怅,也有些欣慰。他看着再坐的每一个人,嘴角挂起微笑:“我就简单说两句吧,自从咱们高中毕业后,就很少能聚在一起了,一想起以前的时光,心里都特暖和。自从我退伍回来,哥几个是尽心尽力的帮我,兄弟心里都记着呢,我谢谢你们。”他说到这的时候,眼眶有些湿润,显然是动情了。

  “哎呀我操,你还能行了不?啥时候变的这么矫情了?甭他妈废话了,来来来,是爷们的酒就全干了,娘们随意奥。”

  张聪喊了一嗓子,率先把杯里的白酒干掉了,其他人也紧随其后,男女全都一口闷。这酒一下肚,气氛立马就上来了,哥几个开始这顿胡吃海喝啊,那真是频频举杯,频频干。还没用上一个小时呢,肥龙和帅斌两人就去厕所吐了两次了,他们这伙人里,就属永强和张聪最能喝,尤其是永强,那简直就是个酒篓子,千杯不醉。

  喝到中途的时候,二疯一把搂住永强的脖子,从兜里掏出两张卡放在了他手里。他吐着酒气,龇牙笑道:“强,这里面有二十万,是我跟帅斌两人凑的,你先拿去用,啥时候有,咱啥时候还。要是没有,就他妈不还。”

  永强握着银行卡,眼睛瞬间就红了。这种感情,不是用言语就可以来表达的,那是经过无数次的出生入死换回来的。高中时期,他们相互帮衬,相互扶持,每个人的身上都为兄弟留下过伤疤。直至今日,他们也怀念那段叛逆的日子。

  “你看你那个B样,别让我瞧不起你奥。”二疯一看他又激动了,皱眉笑骂他一句。

  永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点头笑道:“你放心兄弟,哥们一定混出个样来,还是那句话,这钱就当是你俩投资了,给你俩算一股。”

  “咋地都行,兄弟一辈子,就图个安心。”二疯拍拍他肩膀,两人再次干了一杯白酒。

  N;最《新》章O节上4x酷匠Y@网#

  这时,徐曼希在旁边突然插了一句:“永强,我听二疯说了,你要干长途客运。姐手里也没啥钱,就是这点意思吧。”

  她递过去一张信封,看厚度里面大概有两三万块钱。她已经从二疯的口中,了解到永强高中时期的事迹了,她感到很震惊,震惊的不光是因为永强变的凶狠,而是他身边能有为他遮风挡雨的朋友。

  那是用真心才能换回来的。二疯给她讲了很多故事,并且告诉她,永强曾经为他挨过三刀,现在后背上还留着触目惊心的刀疤。他们这六个人,绝对可以说是患难真情,生死之交。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你有空啊,回去看看姑,我看她这两年,老了不少。”他有些担心,上次看到姑父的态度他就知道了,姑姑在家肯定很受气,想必这几年过的应该很累。

  徐曼希也明白他心中所想,她点头答应了下来。有的时候,人的转变就是那么快,上一秒她还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疯女孩,下一秒她就成了一个乖乖女,不知是该说人性变的快,还是人性本身就不坚定。

  这顿酒一直喝到下午四点多,等结束的时候,除了永强以外,哥几个都喝飘了,走路都是东倒西歪。二疯和帅斌全靠两位美女相扶,要不然走路都是凌波微步,一不留神就得倒地上。

  走出酒店的时候,永强挨个把他们送上出租车。看着二疯和帅斌成双成对的出入,他心里不免有些失落感,曾经的他,有一个足以让所有男人都嫉妒的女人,更有一段让人羡慕不已的爱情故事,可现在,他除了一身臭皮囊以外,啥都没有。

  帅斌坐在出租里,摇下车窗从永强喊道:“强子,要是真想她了,就给她打个电话吧,这也没啥可丢脸的。”他早就猜到永强的心思了,见人都走差不多了,他才说了一句。

  “嗯,我知道,回去吧。”永强双手插兜,站在路口目送所有人离开。

  等人都走光了,他一个人漫无目地的在街上闲逛。现在唯一的事情,就是等着后天跟车主签合同了,可他心里总是空空的,很孤寂,很落寞。

  他拿出手机,看着里面的一个电话号码久久愣神。而手指却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动作,按下拨通键,马上又按挂断键。反反复复已经试过很多次了,这个电话愣是没打出去。他蹲在路口,拿出烟来点着,连续抽了几根后,他一咬牙直接拨通了电话…

  顺天市第一高中,就在城西区的中央大街。这里就是永强高中时期的母校,那个让他留下传奇色彩,留下许多回忆的地方。

  在一中的后门处,有一家名叫‘情缘奶咖’的咖啡厅。这是一家专门为附近学生准备的放松地方,虽然门面小,消费低,但环境却格外的好,很优雅,也很安静,属于那种带着复古的乡村风情咖啡厅。

  这里每天来的学生不少,几乎一到晚上,很多学生情侣都会来这坐一会儿,点上一杯奶茶,或者一杯咖啡。两个人说着恩爱的悄悄话,信誓坦坦的讲述着那些不着边际的山盟海誓。

  在咖啡厅的一个小角落里,永强点了一杯奶茶,可他一口也没喝,只是在安静的坐着,静静等待那个人的到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