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八点,永强就接到了范洪的电话。两个人在附近约了个地方,范洪把装有两万块钱的牛皮纸袋子直接扔给了他,并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希望以后不要再继续打下去了。

  永强当然高兴,能平安过日子,谁他妈愿意天天打架玩啊。不过他做人有自己的原则,他又给范洪仍回去一万块,说这是给牛剑的医药费,大家就算扯平了。

  昨晚掐架回来后,他和张聪都在城西区医院包扎的伤口,两个人也都受了刀伤,虽然不严重,但也缝了几十针。尤其是张聪的后背,足足缝了四十多针,得亏刀口不深,要不然都能伤到骨头。两个人在肥龙的病房对付一晚,谁也没回家。

  这件事情,暂时就算平息了。有的时候,就得需要真刀真枪的走上一回才行,你才能知道自己和对方到底有多大马力。如果谈判能带来和平的话,那这个世界就不会有战争了。

  不记得谁说过一句话,打仗不是为了战争,而是为了和平。要是一味的软弱,得到的不是宽容,而是更加肆无忌惮的屈辱。就像领土问题一样,你成天他妈谴责谴责的,都快成潜规则了。你要狠揍它两下,对方就知道你姓啥了。借用普京大爷说的一句名言,那就是领土问题没有谈判,只有战争。在人与人之间也一样,生存和利益问题,没有谈判,只有战争。

  这件事情过去后,范洪真就不再社会上瞎混了,他找了一个出租车的营生干了起来。而牛剑出院以后,人就去了外地,彻底在顺天消失了,没人知道他去哪了,更没人知道他干啥去了,总之就是远走他乡了,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兴许有一天,牛剑会重新杀回顺天市,到那时候,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天地谁也不知道…

  一个星期后的上午,肥龙出院,永强和张聪过来迎接。他俩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范洪和牛剑的事情解决后,永强心里的一块石头也就落地了,他该为自己的前途而奔波了,现在的他,满脑子除了赚钱,就没有别的想法了。

  帅斌在城西区的‘名豪酒店’定了包房,打算给肥龙接风洗尘,哥几个今天也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聚聚。永强的烧烤摊估计是要告一段落了,张聪告诉他,后天就可以见车主交定金,一个星期之内,车连手续肯定全部到位。

  永强虽然很激动,但还不至于发昏。他现在只希望一切都能顺利,别再出啥差错才好。他幻想着自己美好的人生,也许有朝一日,他真的可以昂首挺胸的站在所有人面前,给那些曾经瞧不起他的人,狠狠抽上一嘴巴。

  三个人赶到酒店的时候,帅斌跟甜甜两人正在包房里搂着脖子猛亲呢。当包房门被推开的那一瞬间,两人完全没任何反应,依旧在自我陶醉的亲热。

  “我靠,你俩还能行了不?大白天的就在这干这个?真他妈有瘾,别JB啃了,在啃嘴唇子就干裂了。”张聪笑骂一句,拉开椅子就坐了下来。

  “哥几个稍微等我两分钟,马上就完活。”帅斌摆摆手,再次撅嘴亲了过去。

  “哎呀我去斌哥,嫂子,你俩这是玩啥绝技呢?带我一个呗?”肥龙跟个贱人一样,还过去捅咕了两下子。

  “滚JB蛋,在跟我俩犯贱我把你肛门堵上。”帅斌顿时发飙了,一脚闷在肥龙屁股上。

  甜甜在旁边还拿起一瓶啤酒递给他,帅斌当时就愣了:“不是…媳妇儿,啥意思?菜没上就开喝啊。”

  “喝个屁喝,你不是要堵他肛门么,就用这个吧。”甜甜配合的天衣无缝,笑的那叫一个奸诈。

  “我日,你俩真是两口子,哥,我卑服了。”肥龙屁股一紧,当场差点跪下。

  “咋就你自己呢?二疯呢?”永强看了一圈,才发现少个人。

  “他去接个人,马上就过来了。”帅斌神秘兮兮的说道。

  “接人?接谁啊?除了咱们还有谁过来啊?他不知道咱们的规矩啊?外人一律玩蛋去。”

  永强掏出烟来发了一圈。他们从高中时期就有个不成文的规定,但凡兄弟几个聚会喝酒,外面的朋友绝对不能参加,这也是他们高中时期,其他人很难跟他们打成一片的原因。

  “那个…不是啥外人,据二疯自己说,好像…好像是他对象。”帅斌支支吾吾,说话的同时还被烟给辣眼睛了。

  “哈哈…他处对象了?哎呀我操,可以啊,我们伟大的二疯艺术家终于有归宿了啊。”

  最新G章节X&上酷T匠0☆网Ww

  永强一听这话,顿时大笑起来。高中时期,二疯就是一个痴迷摇滚乐的人,总说摇滚乐就是他的爱人,要一辈子跟摇滚走在一起。可他妈闹到现在,他还真摇滚了,只不过是在社会上摇滚,而不是在音乐上。

  就在哥几个扯闲话的时候,包房的门被推开了,二疯和一个短发美女两人挽着胳膊走了进来。当永强看到他身边的女孩时,整个人都愣住了,差点石化在桌子上。

  “哎呦,你们挺快啊。那啥…我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是我对象,她叫徐曼希。”

  二疯拉着徐曼希的手就坐在了永强的旁边,没错,他身边的女孩就是永强的表姐,那个从小到大一直看不上他的表姐。

  永强眨着眼睛,半天没说上来一句话。

  还是徐曼希先打破僵局笑道:“永强,你咋地了?见到我至于这么惊讶么?”

  在坐的除了二疯以外,其他人一听这话都有点蒙圈,不明白这俩人是个啥关系。尤其是肥龙,典型的三八男,偷偷在下面问了几句,才弄明白咋回事。

  “二疯,你他娘的…你还真对我表姐下手了啊?”永强突然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横眉立眼的骂道。

  “靠,不是你说的吗,我要能追就追,能当上你姐夫,那是我的本事。”二疯也瞪眼吼道。

  “我操…”

  “行了,都别吵吵了,烦不烦啊,出来吃顿饭还磨磨唧唧的。还有你,我跟二疯是自由恋爱,关你屁事啊。你是我弟,不是我爸。”徐曼希翻着白眼喊了两句,气的她脸色通红。

  “听见没傻鸟,我们俩是自由恋爱,记住了,以后见到我叫声姐夫,姐夫给您买糖块吃。”二疯摸着永强的狗头贼笑道。

  “我他妈先给你干成糖块…”

  两个人顿时在包房就打闹了起来,其他人全都哈哈大笑。他们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这么放松的玩闹了,自从走向社会,兄弟几个很少有能再聚齐的时候,可曾经那些充满辛酸和欢乐的岁月,是任谁都无法忘记的。

  其实对于永强来说,徐曼希能跟二疯交往,也算挺不错了,总比跟那些二五子强多了。最起码永强知道,二疯是个纯爷们,到啥时候,他都不会抛弃自己的女人,是一个非常有责任心的人。

  只是他有点担心,担心他们之间到底能走多远。毕竟二疯是个混子,是混子难免就有仇家,难免就有被人砍的时候,而徐曼希虽然泼辣一点,但毕竟也算是‘良家妇女’,能承受多久,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爱情往往来的快,去的也快,当你发现身边的人并不是你所期待的那样时,而所谓的爱情,就已经开始动摇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