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小青年虽然经常打架,但都是一些小打小闹,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见牛剑被瞬间扎倒,这帮小子也不管啥大哥不大哥了,去他娘的江湖义气吧,先保命要紧,一群人撒丫子全跑了,还没用上一分钟时间呢,人就没影了,就连围着张聪打的人也都跑光了。

  从开打到结束,还没用上三分钟,情况就一面倒了,永强和张聪依旧站在原地屹立不倒,而牛剑这边就只剩下他自己了,还倒在地上惨不忍睹,就跟一条丧家犬一样。

  “哥们,哥们…你放我一马,我知道错了,我真知道错了。”

  牛剑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眼神惊恐的看着永强,他说话都带着颤音,全身在不停的哆嗦,也不知道是害怕造成的,还是因为流血过多的生理反应,总之就是脸色发青,嘴唇发紫,上牙打下牙的来回颤抖。

  “你不是要五万块钱吗?一刀一万,我才扎你四刀,还差一刀呢。”永强站在原地,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现在满脸都是血,看起来就跟个恶鬼一样。

  “不要了…不要了,我一分钱都不要了,打你兄弟的钱,我…我也出。我不玩了,我不玩了。”

  牛剑这会儿是真害怕了,从军刺扎进他肚子的那一瞬间,他就恐惧了,他怕自己因为这点小事就丢了性命,

  “操,跟他废啥话,挑他脚筋。”

  张聪在旁边,半真半假的吓唬一句。他抢过永强手里的军刺,奔着牛剑就杀了过来。

  “大哥…啊大哥我错了,你放我一马,我求你了大哥。”

  牛剑一听说要挑他大筋,顿时吓傻了,整个人都疯癫了,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一个劲儿的往后爬,就跟蛆一样在地上涌动。张聪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脚踝,拖着他直奔工地最黑暗的地方。

  牛剑这一刻彻底崩溃了,鼻涕眼泪流满脸,哭的都不成人样了。而就在张聪准备要动手的时候,永强却及时阻止了他。

  “算了,差不多得了。”

  永强夺下军刺,蹲下身子看着牛剑咬牙道:“你要是不服,随时找地点,我随时奉陪。你要是想去报警,也没问题,等我出来了,我弄残你双腿。”

  “我服,我服了,我也不报警。你哥们的医药费我也拿,我只求你放过我,放我一条生路。”此刻的牛剑,哪里还像之前那样嚣张跋扈,怂的跟条狗差不多。

  酷e匠☆网n;永久免费M看"_小n说

  “记住你说的话,别让我再找你。”

  永强扔下一句话,和张聪两人疲惫不堪的离开了工地。他们俩即便再能打,那也是人不是铁。面对一群人的殴打,他俩能挺住不倒,就已经算是不容易了。

  走出工地后,永强突然问道:“我要不阻止你,你还真打算挑了他大筋啊?”

  张聪冷笑一下:“呵…我知道你会阻止我的。”

  永强看他一眼,搂着他肩膀道了声谢。其实张聪根本不会挑牛剑大筋,他这么做,目地就是为了吓破对方的胆儿,因为他就知道永强会阻止他,两人多年兄弟,早就心照不寻了。

  既然都到这份上了,那就演戏要演到底,今晚的最佳男主角,非张聪莫属,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顺理成章,谁都不会猜到,他最后那么做,仅仅只是在作秀罢了。

  而对于今天所做的一切,两个人谁也不担心牛剑会报警,除非他想鱼死网破,要不然他肯定会息事宁人的。这场斗殴,不是单方面的,是双方都有受伤,而且牛剑人数众多,还是他主动约战的。要是他报警的话,对他不但没好处,反倒事情会更加严重……

  永强和张聪走后,牛剑就给范洪打了电话。范洪开着捷达急忙赶了过来,第一时间把牛剑送到了顺天市第二医院。伤势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大腿上那三刀不太深,离大动脉还有一定的距离。唯独就是肚子那一刀比较严重,给他场子扎掉了一截,这是永强手下留情,要是军刺全扎进去,就算捅不死他也得要他半条命。

  等牛剑处理完伤口被送到病房后,范洪一脸担忧的也跟了进去。牛剑脸色依旧苍白,原本就消瘦的脸庞,现在看起来更是有气无力,他躺在病床上,把事情的经过跟范洪详细的说了一遍。

  “唉…我早就跟你说过,那小子不是一般人,可你他娘根本不听我的。现在好了,躺下了吧。”范洪坐在床边,闷头抽着烟。

  “谁知道这孙子还真有魄力,我他妈…咳咳…我脚筋差点就让另外一个孙子给挑了。”牛剑喘口粗气,说话都直咳嗽。

  “那孙子有股狠劲儿,我从他的眼神里能看出来,就跟那亡命徒一样。这事儿你想咋办?是报警还是咋地?”范洪感觉这事儿不能再掺和了,要不然会没完没了的。

  牛剑轻轻的摇摇头:“暂时先这样吧,不过这仇我记下了,早晚有一天,我会讨回来的。”这句话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为了挽回点自己的面子,总之说的像模像样。

  范洪没搭腔,依旧抽烟。牛剑最后低声道:“大洪啊,明天…你给他送去两万块钱,就当我赔给他的医药费了。暂且这样吧,我牛剑混了这么多年,最后让一个小崽子给扎成这样,传出去真他妈是个笑话啊。”

  范洪瞄他一眼,无奈的叹了口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