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路口的北面,是一处正在开发的建筑楼盘,由于资金的欠缺,楼盘一直停工。最早这里是个山坡,山坡下面就是大片的农田和部分乱葬岗,穿过乱葬岗,就是一座大山。不敢说荒无人烟,那也差不了多少。

  两个人穿过夜市,来到这片建筑工地。由于停工的原因,建筑工地连灯都没有,只能借着附近的路灯勉强看清周围的环境。

  在抽了两根烟之后,永强看到有一伙人正快速向这边走过来。

  “孙子,你挺有魄力啊?就两个人来的?”

  牛剑领着十几号人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他双手插兜,一副社会老油条的派头。他旁边还跟着黄毛和王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家伙,刀枪棍棒是应有尽有,明显是做足了准备,能约这个地方见面,很明显是想掐一架。

  最新章节u}上酷x匠网B

  “两个人还不够吗?谈判而已,又不是搞拉拉队。”永强扫了一眼人群,无所畏惧的说道。而张聪则是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就等待动手的那一瞬间呢。

  “傻B,还记得我吗?”王顺贱B嗖嗖的站出来,跟王八一样伸个脑袋呲牙笑道。

  “你最好给我滚远点,别让我看着心烦。”永强盯着他眼睛骂了一句。

  “我操…”

  王顺刚想挥动手里的铁管,就被牛剑给拉住了。

  “小崽子,钱带来没?”牛剑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啥钱?”永强装傻的问了一句。

  “操,你他妈耍我是不是?我不是让你送五万块钱来吗?咋地?跟我装犊子?”牛剑顿时火大了,眼睛变的通红的大骂道。

  永强不急不慢道:“剑哥,你听没听过一句话,叫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你我原本没仇怨,一切都是因为老吴家那俩兄弟引起的。现在呢,我给你道个歉,我挨打的事儿,咱就过去了。只要你把我兄弟的医药费给我拿了,一切都好说。”

  “你个臭傻B,你脑子是不是烧坏了?哈哈…剑哥,你看这二B,还让俺们给他拿钱。我还就告诉你了,那死肥猪就是被我打的,你能把我咋地?要不你报警抓我?”黄毛舔着嘴唇大笑,他胳膊下面夹着报纸,一看就知道报纸里面裹着片刀。

  永强不动声色道:“我再问你最后一句,医药费你拿还是不拿?”

  “我给你妈个蛋,还敢跟我要钱,五万块今天你要拿不来,我打断你双腿,让你下半辈子跟轮椅作伴。”

  牛剑扯个脖子低吼,大手一挥:“毛子,给我掏他。”

  黄毛立马从报纸里抽出片刀,抡起胳膊奔着永强的脑袋就砍了过去。可还没等他砍到对方的时候,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突然启动,张聪近距离的一脚正踹,直接闷在了他胸口处,他整个人就跟腾空了一样,身体直接拍打在了地上。

  “我操你大爷。”

  张聪这一脚下去之后,就跟猛兽一样向着人群冲了过去。双方这一下彻底干了起来,永强从衣服里抽出军刺,直奔着牛剑就杀了过去。别看对方人多还都拿着家伙,但面对他们俩人,却显得有些单薄,打架不是人多就好使。耗子多了只能喂猫,群架看的就是胆量和那股狠劲儿。

  永强和张聪是他们团伙里最能打的两人,都属于格斗中的高手。并且都有一股玩命的勇气,打起架来,根本不考虑自己的死活,你说就这样的人,他会考虑你的死活吗?自己的命都能扔到脑后的人,是最可怕的,也是最难缠的。

  王顺是最倒霉的第一人,他装B卖老的想出风头,拎着棒球棍子就往前冲。可结果刚到永强跟前,就被对方军刺一刀给扎大腿上了。

  他一声惨叫过后,鲜血顺着放血槽就‘吱吱’的往外冒。永强一把抓住他头发,往后一拽,军刺拔出来,奔着他胳膊和腹部‘噗噗’又是两刀。

  这两刀扎的有一定水准,力度掌握的刚刚好,刀身只扎进去三分之一,死是肯定死不了,但绝对能吓破对方的狗胆。为啥有的人打半辈子架也没出过人命,而有的人打一场架就把人给弄死了。区别就在这呢,有些傻鸟是真傻,

  “啊…救命…救命,杀人啦。”王顺顿时就吓傻了,他没想到对方会这么狠,这哪他妈还是打架啊,这分明就是要人命呢。

  永强左手抓着王顺的头发,右手拎着正在滴血的军刺。他瞪着眼睛,咬着牙齿,眼神里带着杀气。脸部的表情有如魔鬼一般,简单的几个动作,就让围着他的人不敢轻举妄动了。

  而张聪这边打的也越发激烈,对于曾经的职业拳击手来说,这种小喽啰实在不够看,即便手拿家伙,他也完全不放在眼里,虽然身上被被铁棍子砸了几下,后背还有一条明显的刀口,鲜血染红了他半个后背。但他依然越战越勇,凡是被他拳头打到的人,保准一时半刻爬不起来,要是他妈体格瘦弱的,都容易直接昏迷。

  “来啊,操你妈的,不想活的都往前上一步,老子送你们去见阎王。”永强一脚踹倒王顺,手握着军刺扫视着众人。

  牛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愣住了,他真没想到这个烤串的男人会有如此魄力,那股狠劲儿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那是一种参加过无数斗殴才会有的无畏眼神跟霸气,但毕竟他也是道上混的,要是能轻易就被小崽子给吓住,以后谁还会跟他混?

  他从后腰掏出匕首,大喊一句:“给我干他,干残废了算我的。”

  这帮小子都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一看自己老大都发话了,就跟吃了粑粑一样亢奋。呼喊着玩命往上干,手中的片刀和铁管疯狂的砸了下去。

  永强在飞舞的片刀中来回躲闪,手中的军刺频频出手,基本上就没有空枪的时候。这就应了那句话,要么不出手,出手必伤人。这帮小年轻的虽然够虎B,可他们也是人。

  眼看着自己同伴被军刺扎的鲜血横流,他们再也不敢冒然的往前上了,几个人围成一圈,大眼瞪小眼都在试探着,谁也不愿意再当出头鸟了。

  牛剑的胳膊被军刺刮了一下,皮肉翻着,外表看着很是渗人。他疼的呲牙咧嘴,拿着匕首的手都有点颤抖了。永强的左臂也被片刀砍伤,血流的满胳膊都是,肩膀和后背也挨了几棍子。

  “你个狗篮子,你不是要玩社会那一套吗?今儿咱就看看,是他妈你硬,还是我的刀硬。”

  永强怒骂一句,提着军刺就杀向了牛剑。这会儿他周围的那些小崽子,没人再敢拦着来,呼啦家一下子全都让开了。

  牛剑一看他过来了,手中的匕首奔着他肚子就扎了过去。永强反应极快,侧身一躲,左手一把抓住对方手腕,再向下一扣。‘咔啪’一声脆响,牛剑的手腕被硬生生掰断了,他吃痛的大喊一声,匕首也顺势掉地了。

  ‘噗’

  还没等他喊声停止呢,永强一军刺扎在他小肚子上了。这一刻,牛剑吓的脸色惨白,本能的用手抓住了永强握刀的手腕。

  “我操你大爷的…”

  永强一声暴喝,抡起左臂,一肘击打在牛剑的太阳穴上,顿时就将这二货给干蒙B了。军刺拔出,‘噗噗噗’连续三刀全都扎在对方大腿上,瞬间就将牛剑扎倒在地上,血流的满身都是,简直惨不忍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