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肥龙就醒了过来。原本还以为他会萎靡不振呢,可没想到这孙子就是个畜生,依旧生龙活虎,能吃能喝,一点也不像受伤的病人。并且还高呼要去找黄毛报仇,非要把对方脑袋削放屁不可。

  独臂哥跟着永强陪床了一夜,肥龙对他的态度是更加改观。昨天帮了自己不说,晚上又守了一夜,换做是谁,谁心里都热乎,在吃饭的时候,肥龙是一个劲儿的给他夹菜,搞的独臂哥脸都红了。

  三个人刚刚吃过早饭,张聪就开着帕萨特,载着帅斌和二疯,拎着一堆东西赶到了医院。一早永强就跟他们打了电话,让他们抽空来医院一趟,哥几个一听就知道是出事儿了,会和后马上赶了过来。

  当他们三个人看到永强和肥龙时,全都大吃一惊,现在一个躺在病床上满脑袋缠着绷带,另一个鼻青脸肿,眼眶瘀黑。帅斌和二疯是满脑袋问号,昨天晚上永强还好好的呢?今儿个一早就变成这个熊样了。

  永强也没废话,当下就把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讲了一遍。最后加了一句:“我就想让你们帮我查查,范洪和牛剑这两人有多大势力?后面有没有人给他们托底。”

  这话一问出口,他们几个就知道永强啥意思了,这是准备要动手了。

  张聪抽了口烟,无所谓的笑道:“范洪我知道,城西区夜市一代的二混子,狗JB不是。三年前还被强制劳教过,听说最近又开始蹿腾了,还专门养着一批不上学的小崽子。你也知道,现在这帮孩子,虎B朝天,下手没深没浅的,也确实挺让人头疼。至于那个牛剑,他可比范洪聪明多了,跟范洪一起玩了这么多年,他居然一次没折过,连他妈的拘留所都没进去过,这孙子,有点脑子。”

  “聪说的没错,他就是个二混子,我和二疯对他可熟悉了。这傻B之所以被强制劳教,那是因为他把北哥的小舅子给打了,袁北为啥在新红区好使,那因为他老丈人以前是法院的。”帅斌翘着二郎腿,啃着刚买来的苹果,含糊不清的说道。

  二疯有些埋怨道:“强子,这事儿你咋不早说呢?早说我跟帅斌就给你办了,还至于闹成这样?让肥龙白白挨打了。”

  永强摇摇头,一脸平静道:“肥龙不会白挨打的,这事儿你们不用插手,我自己能处理,真到用你们的时候,哥们不会见外的。”

  三人一见他态度坚决,也就不再勉强了。几个人随后又闲聊了两句,时间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三人就离开了医院。帅斌和二疯要回KTV,而张聪则是接到了分局政委的电话,要去市里开个会。

  B*最9b新章W'节0W上酷M¤匠网p

  永强把他们送到楼下的时候,特意在张聪耳边小声交代一句:“你回去帮我用公安系统查一下范洪的住址,尽快发到我手机上。”

  张聪一愣,但还是点头答应了:“行,我回去就帮你查,强子,差不多就得,别闹太大了,要不然不好收场。”

  “我心里有数,对了,那个客运的事,你先帮我订下来,回头我把定金给你。我跟二疯和帅斌手里借了点钱,再等我把房子卖了,就能凑齐了。”永强一直惦记着这个事,这才是他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你放心,这事儿我打好招呼了,过两天你跟车主见个面,定金你当面交。”

  张聪拍拍他肩膀,叹口气道:“兄弟也没帮上你啥忙,等你接手了,我送你个红包吧。”他是真想帮忙凑点钱,可他那点工资太微薄,养活自己都困难,家里还正赶上拆迁用钱,一时也没有多少现金。

  “靠,酸不酸,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记得把地址发我手机上。”

  送走他们三人后,永强又回到了病房。独臂哥依然没走,正在一个劲儿的猛吃那些新鲜水果。肥龙有些郁闷,因为他俩都受伤了,晚上看来又不能出摊了,不出摊就没钱赚。他嘴里嘟嘟囔囔,不停的抱怨着。

  永强见他这样,就笑着把要搞客运的事情跟他说了,反正他也不打算继续干烧烤了。要是肥龙有意跟着他一起干,他到是愿意带着这个小兄弟,毕竟知根知底。

  “搞客运?这个真可以,可是…强哥,我家里拿不出来那么多钱啊?我…我顶多…顶多能拿五万。”

  肥龙满脸愁容,他家庭条件也不咋地,父母下岗四处打工,底下还有一个妹妹在读高中,生活的压力也挺大。这五万块,都是他咬牙答应的,搞不好还得跟亲戚朋友去借。

  就在肥龙因为钱而发愁的时候,独臂哥突然插了一嘴:“我说小强,这事儿靠谱吗?”

  “这是我铁哥们给我的信息,就是刚才来的,个子挺高的那个。过两天我就去见车主交定金了,一个星期之内,手续跟车就能过户。”永强如实说道。

  独臂哥摸着下巴,琢磨了几秒钟笑道:“小强啊,老哥我呢,也不爱一直在街边卖臭豆腐。风吹雨淋不说,也赚不了几个钱,你看…我也跟你掺和一脚咋样?”

  “臂哥,亲兄弟明算账,咱们做朋友行,要是一起做生意,我怕…”永强心里很明白,做生意最好别牵扯太多人,尤其是不太熟悉的人,要不然会很麻烦。

  “这个你放心,老哥我不参与你们的管理,我只管拿分红钱就完事。你要是同意呢,小龙的钱我先给他垫上,我自己额外在拿五万,你看咋样?”独臂哥立马表态,生意还是你的,我只是一个小股东。

  “你就那么信得过我?”永强不可置信的问道。

  “呵呵…跑了这么多年社会,要是没点眼力可完了。”

  就这样,搞客运的事情,独臂哥也参与了进来。这里面最开心的人,莫过于肥龙了,有人给他垫钱,他就不用厚着脸皮去找亲戚借了。当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条路好不好走,是能四通八达,还是走入禁区,全看以后的发展了。

  中午十二点,欧亚菲给永强打来电话,问他现在在哪呢,又问他为啥不给自己打电话,害她一直在担心是不是出啥事儿了。要不是她打这个电话过来,永强真就忘记答应给她回电话的事儿了。

  当下他也没隐瞒,说肥龙住院了,自己在医院陪护呢。欧亚菲听完,直接挂了电话,连多余的一个字都没说。

  可到下午一点的时候,欧亚菲穿着黄色修身裤,披着大卷发,踩着高跟鞋。迈着娇媚迷人的小步,扭着性感的小屁股就走进了肥龙的病房。

  她手里还拿着鲜花和果篮,进门后直接礼貌的放在了病床边上。当时永强他们三个人正在屋里吹牛B侃大山呢,欧亚菲进屋的那一瞬间,三个人全都愣住了。

  肥龙眨摸着小眼睛,口水顺着嘴角就往下流。连独臂哥这种社会老油条都被她的美貌所折服了,感叹自己要是再年轻个二十来岁,非得再次冲出江湖不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