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走出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午夜十一点了。永强原本是想打车送欧亚菲回寝室,可门口连一台车都没有。这个点明明街边会有不少出租车,可现在连个车影子都看不到了,也不知道这些出租车都死哪去了。

  没办法,两个人只好步行,走到下一个路口在打车了。夜晚的霓虹灯下,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欧亚菲一路在喋喋不休的讲话,深怕冷场变的尴尬,而永强就是一路赔笑,时不时的配合着点点头。

  可谁都没有发现,从他俩走出酒吧时,街边路口就停着两台车,一台凯美瑞,一台捷达,两台车连大灯都没打,一直低速跟在他俩身后。

  就在两人走到一片无路灯区的时候,两台车突然亮起大灯,从后面直接窜了上来。咯吱一声,一前一后,凯美瑞和捷达直接拦住了两人的去路。

  欧亚菲吓的惊呼一声,一把抓住了永强的衣服。永强本能的想跑,可他知道,带着欧亚菲一起跑是不可能逃脱的,只能先拖住对方,再找机会撤退。

  这时,凯美瑞的车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一个人。

  “孙子,乃还顶能聊呢?害额等你半天了。”

  王顺扶着车门,斜眼盯着永强,他现在鼻青脸肿,嘴肿的跟香肠一样,说话都漏风。他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欧亚菲,顿时眼冒绿光:“哎呦,小美女,待会跟哥一起走啊,哥带你去大宾馆,睡大床去。”

  欧亚菲厌恶的骂道:“臭流氓,满嘴喷粪,挨打没够是吧?”有永强在她旁边,她说话底气十足,其实她自己没发现,这种安全感不是每一个男人都能给她的。

  “哈哈,老子就他妈是流氓,咋地吧?”王顺舔着嘴唇,恶狠狠骂道:“你个狗崽子,咱们该算算账了吧?今天要不把你腿打折儿,我他娘的跟你姓。哥几个,替我好好招呼招呼他吧。”

  他话音刚放,捷达车门全推开,从里面直接窜出来五个手拿家伙的青年,这五个人年纪顶多十六七岁,看起来就跟初中生差不多,手中一水的全是棒球棍,这玩应比铁管子还厉害,打在身上基本就是骨裂骨折。不过从这一点也能看出来王顺的实力,他还徘徊在跟初中生混子为伍的阶层。

  永强始终没知声,他扫了一眼对方人数,在欧亚菲耳边低声道:“你先走,顺着小路跑,快点,随后打电话报警。”

  “我…我不走,这事儿是因我而起,把你自己扔这,我心里过意…”

  “甭废话,麻溜的,你留着顶毛用啊,只会成为负担。”永强拽了她一把,把她拉到自己身后,遇到这种小流氓是最缠人的,这种人没有任何江湖规矩,他们连女人都打,并且还是狠揍。

  最t新xw章节》上TY酷0匠%网

  欧亚菲其实害怕的要命,她只是再强挺着,面对手拿家伙的青年,她一个女孩能有多大魄力啊。这会儿要不是永强在这,估计她都得被吓哭了。

  永强推了她一把:“赶紧走,还墨迹啥呢?”

  欧亚菲来不及多想,她转身就想跑。可王顺却拎着铁链子直接将她堵住了:“美女,你想去哪啊?待会咱俩还得好好聊聊呢,哈哈哈…”

  眼看着对方就要动手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先等一下。”

  凯美瑞车里又下来两个人,一个是大光头,另外一个是刀螂脸。

  刚才说话的正是光头男子,借着汽车的大灯,当永强看到他俩的时候,顿时也愣住了,这真是冤家路窄。居然在这遇到了,也不知道是城西区太小,还是这个圈子太狭隘,兜了一圈,又JB回到原点了。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范洪和牛剑,他们之间的问题还没解决呢,现在又填了一笔。

  “我说哥们,没想到咱们又见面了啊?”范洪摸着光头,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恩,是挺巧的,没想到在这又遇到两位大哥了。”永强也没硬挺,低声回了一句。

  “洪哥,你…你跟这孙子也认识?”

  王顺有点傻眼了,刚才顾威的教训让他吃了哑巴亏,现在又是这样的场面,他已经凌乱了。他从酒吧出来,就亲自开车去接的他俩,目的就是要报仇,要狠揍永强一顿。这也是他在社会上,认识的最高层次混子了。

  他跟范洪和牛剑的关系比较复杂,说是跟他俩混吧,还不完全是。因为他不靠着范洪和牛剑吃喝,相反他俩还得靠王顺给上供,但真遇到事儿了,范洪也绝对给王顺出头。

  “何止认识,我跟他还有点事呢,是吧兄弟?”范洪拿出烟来点着,眯着眼睛看着对方。

  “你想干啥?”永强也没废话,一针见血的问道。

  “我操,你还挺狂呢?都这B样了还装硬气呢?”牛剑在一旁笑道:“你别说咱们人多欺负你,事儿一码归一码,你跟我们的事,咱们以后再算,但今天,你必须得给我这兄弟一个交代。”

  永强咬牙道:“好,你想咋要个交代?我给你就是了。但请你们别伤害她,两位大哥也是社会上混的,这么下三滥的事,应该不会干吧?”

  “可以啊,都这时候了还会用激将法呢啊?你放心,我没那么下贱,对女人下手,那不是我的作风,这一点我可以答应你。”范洪吐着烟,一本正经的说道。

  “行,有你范洪大哥这句话就够用了,你们想咋来,我接着就是了。”

  永强推开欧亚菲,向前走了一步。他已经做好挨打的准备了,今天的事,也只要这样才能过去。

  范洪给王顺使了一个眼色:“去吧,他咋弄的你,你就咋弄回来。”

  王顺走到永强面前,一拳打在他胸口处,嘴角挂着邪笑:“咋地?不牛B了?你他妈不是挺厉害的吗?在动手打我一下试试啊?”

  永强往后退了一小步,立即回正身子。王顺气的上去一顿大嘴巴,抽了多少下,他自己都不知道。只知道抽到最后自己手心都疼。而永强的脸,早就肿的跟馒头一样了,嘴角全是血迹,可他依然一声不吭。

  “你他娘还挺耐打的,哥几个,一起帮帮忙吧。”

  王顺伸手打了声招呼,呼啦家一下子,那五个手拿棒球棍的青年直接涌了上来。但好在这帮小年轻的没动家伙,仅仅只是拳打脚踢。永强很快被打倒在地上,他抱着脑袋卷缩着身体,靠着一口气是硬撑到底。

  欧亚菲几次想上来阻拦,但都被牛剑给拉到一边了,并且一再警告她,要是再插手的话,连她一起收拾。

  欧亚菲的眼泪有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划过脸庞,她大声哭喊着:“我求你们了,别再打他了行吗?我给你们道歉,求你们原谅我。”

  “行啊,只要你答应陪我一晚上,顺哥我立马放了他?咋样美女?”王顺得寸进尺的奸笑着。

  欧亚菲气的浑身都哆嗦了,她流着眼泪咬着银牙,内心再来回挣扎,挣扎她到底要不要答应眼前这个禽兽。

  而就在她进退两难的时候,范洪打了个指响,扔掉手里的烟头轻声道:“行了,差不多就得了,给点教训就好。”

  “洪哥,这孙子就得往死打才行。”王顺依旧心里不爽,这口恶气显然还没出来。

  等其他人都停手后,范洪走到永强跟前,蹲下来看着满脸伤痕的他,脸上挂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道:“你跟顺子的事儿就算过去了,现在咱们该算算俺俩的过节了。”

  永强抬头看着他,表情淡定,看不出来他心里有任何波动。

  范洪拍拍他的后脑勺,咬牙骂道:“小崽子,我发现你他妈挺有钢啊?被打成这样也没喊一句求饶的话,佩服,老哥真心佩服啊。既然你这么有种,那你就给我听好了,三万块,给你两天时间准备,少一分都不行,我是啥样人,你现在应该很清楚了吧?听到没孙子?”

  “听到了…洪哥。”

  “哈哈…妈的,下回看到你洪哥,记得绕道走,要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范洪一巴掌抽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随后招呼众人上车,王顺临上车的时候,还舔着嘴唇看着欧亚菲,挑着眉毛淫笑:“美女,咱们来日方长,你早晚都是我的人,哈哈哈…”

  他可能并不知道,就因为这次的事情,他跟永强两人的仇恨是越结越深,想拔都拔不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