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顺自来熟的端起红酒,跟四个人还碰了一下杯。好似很随意的伸手还搂了一下卷发美女的肩膀,但却被对方礼貌的给挡开了。随后几个人还聊了两句,场面整的还挺JB和谐,谁也没反应过来是咋回事儿。

  可聊了一会儿才发觉不对,闹了半天,这四个人谁都不认识他。他们还以为王顺是其中一个人的朋友呢,四个人顿时很无语,但也没多想,仅仅以为是对方喝多走错地方了。

  “帅哥,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去?咱们不认识你啊。”卷发美女往旁边挪了挪,因为王顺一直在贴着她,这让她感觉有些厌恶。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我这不是特意过来了么?咱们这叫有缘千里来相会,美女,认识一下吧,交个朋友。”王顺立刻摆出混子姿态,还非常装B的把车钥匙往桌子上一扔。

  “我说朋友,你啥意思啊?喝多了吧?喝多就赶紧回去吧,要不我送送你?”

  唯一的眼镜男还劝了一句,但听到王顺的话后,这位平时老实巴交的学生男,顿时就不敢知声了。

  “滚犊子,没你事儿昂,老实他妈给我呆着,要不然老子把你眼镜片子打飞。”一场风波,又要再次掀起……

  肥龙跟黄毛他们耗到半夜十一点多,对方才牛B哄哄,骂骂咧咧的离开了。这一个晚上,除了几个打包的以外,烧烤摊是一个顾客都没有,今晚这生意赔大发了,费力不讨好啊。

  临走的时候,黄毛扔下几桌花生钱,还微笑着朝他摆摆手:“哥们,咱们来日方长,明个儿我继续给你捧场。”

  “你他妈有点欺人太甚了吧?”肥龙气的青筋直跳,恨不得一刀捅死对方。

  “别生气,气大伤身。洪哥说了,三万块,少一分都不行,要不然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操。”黄毛冷哼一声,潇潇洒洒的离开了,今天晚上,他注定是赢家。

  肥龙一个人收拾着残局,心里窝火的要命。有那么一瞬间的功夫,他真想跟对方拼了,大不了烧烤摊就不干了。可一想到日后还得靠它生存,他又不得不把这股恶气给压下来。

  独臂大侠收拾完摊子就过来帮肥龙忙活了,还小声跟他嘀咕着:“我今天打听到点事,知道范洪为啥找你们麻烦吗?”

  “我哪知道?我又没QJ他姐,靠。”肥龙正在气头上,说话也比较虎B。

  “挑起这事儿的啊,是对面烧烤摊的兄弟俩,他俩看你们生意好,就想把你俩的摊位给挤走,那个范洪和牛剑,就是这俩孙子给找来的。”独臂哥打探消息还是挺快的,这都是在其他摊主那套来的话。

  “你说啥臂哥?是对面那哥俩?真的假的?”肥龙有点怀疑,做生意这种事根本犯不上啊,尤其是他们这种小本生意。

  “这话是套出来的,那哥俩势必要给你们弄走。至于你信不信,那就是你的问题了。”独臂哥拍拍他肩膀,表示自己已经尽力帮忙了。

  “我知道了臂哥,谢谢你了。”

  肥龙和独臂哥一人推个三轮车,在昏暗的小路上往家赶去。两个人边走边聊,都是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闲聊的过程中,肥龙感觉这个人还有点道行,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

  “臂哥,平时看你话不多,没想到你这肚子里油水不少啊,听你说话挺长知识啊。”肥龙发自内心的捧了一句,刚才的郁闷也排解了不少。

  “净扯,我有啥油水啊,就是比你们多活了两年,社会经验多一点。但我得说句实话,这次你俩要是认栽了,那以后在夜市这边,谁都能捏你俩一下,日子会更难混。”

  独臂哥好意提醒一句,现在的人就是这样,要看你是个软柿子,那就可劲儿捏,现在事情已经闹到这一步了,他俩要是后退的话,用不上一个星期,就得有人过来抢他俩位置。

  就在他俩闲聊的时候,对面一台金杯面包车,闪着大灯开了过来。两个人谁也没注意,以为只是路过的车辆呢。可就在面包车快开到他俩附近的时候,突然一个急速拐弯,‘嘎吱’一声横在了他俩面前。

  “快跑。”

  独臂哥大喊一声,还没等肥龙反应过来的时候,他转身撒腿就跑了出去。而就在他跑出去的那一瞬间,面包车门猛然拉开,从里面跳下来七八个手拿铁管的蒙面人,每个人都带着口罩,看起来就跟职业刀手一样。

  这伙人下来二话不说,抡起铁管子,奔着肥龙就开始猛打。肥龙虽然勇猛好战,但他也不是二B,在对方准备充足并且人数居多的情况下,他第一反应还是选择逃跑,那种宁可战死,也要浴血奋战的人属于匹夫之勇。

  只可惜对方速度太快,还没等肥龙跑远呢,就被对火给追了上来。七八个人给肥龙围住,铁管子来回飞扬,棒子炖肉的闷声是一个劲儿的响起。

  肥龙体格再好,那也只是血肉之躯,面对铁管子,他两个胳膊都快被打的没知觉了。好在他护住了自己的脑袋,在混战中靠着体格魁梧和强大的力量也放到了两个人,一时间他还无法全身而退,只能拖延时间找到突破口。

  “打,给我往死里打。”

  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在肥龙耳边响起,肥龙定睛一看,一个体格消瘦拿着铁管子,头发染成黄色,好像狗屎一样在风中飘扬的青年在后面大喊大叫。

  他顿时气的嗷一嗓子:“黄毛,我日你祖宗十八代,你个龟儿子,有本事单挑啊?”

  这人正是范洪的小弟黄毛,要说有些人注定这辈子成不了大事,或者干脆说一事无成,黄毛就是其中的典型。

  酷W。匠。,网%永‘t久免|9费3K看小说%(

  他今天原本已经把永强的生意给搅黄了,烧烤摊赔钱不说,还把肥龙给气个半死。换作其他人,可能见好就收了,做人做事,不能把人逼的太紧,起码得给自己留条后路。

  可这孙子倒好,他想一口气把肥龙给干服,上次挨打的仇,他一直咽不下去,就算他俩拿钱给范洪,他也得把这个面子给捞回来,对于他这种混子来说,玩的就是一个脸面。

  现在钱没要来,他更窝火,干脆直接下手开干。他想的挺好,以为戴上口罩对方就认不出来自己了,可他那一脑袋黄毛,是人就jB能看出来,傻鸟到哪都是傻鸟,你他妈戴个帽子也行啊。一看对方识破自己了,他立马闭嘴了。但还是没跑,毕竟蒙面了,你无非就是猜测,也没有真凭实据。

  肥龙本来想跑,但一看对火是黄毛,他当下卯足力量,猛然撞到一个人,奔着三轮车就跑了过去,黄毛跟其他人在后面穷追不舍。

  肥龙跑过去之后,从三轮车里直接抽出来一把铁钎子,这是窜羊肉串用的。他手握铁钎子奔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就桶了过去。

  “哎呀我操…”

  一声惨叫过后,这人的大腿哗哗流血,起码得有四五根铁钎子扎在了他大腿上。肥龙拔出钎子,一脚正踹将对方踢到。回身奔着黄毛就冲了过去,今天他的目的就是鱼死网破,就算自己被干倒,也得把黄毛子给拉下水。

  黄毛一看他冲了过来,喊了一声最彪悍的话:“护驾…”这个傻B,他以为他是皇帝呢,还他娘护驾,他顶多能来个例假。

  但这一嗓门子确实管用,这帮小子玩命一般挥舞着铁管,还没到一分钟功夫,肥龙就被打了个头破血流。鲜血很快染红了他半边脸,由于脑袋挨了几棒子,他开始出现眩晕,站都站不稳了。

  巨型坦克就像失控了一样,东摇西摆的到处乱撞,最后直接摔倒在了地上,他护着脑袋跟虾米一样卷缩着。任凭铁管子无情的砸在他身上,这一刻的肥龙,没有了再反皮的能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