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毛这帮孙子,来了以后就点了一盘花生,其他的东西啥也不点。桌子还全被他们给占了,其他客人想喝酒都没位置,这样一来,就导致烧烤生意今天没法再继续了。除了几个打包的以外,一个多小时了,一连几波客人都没地方坐,无奈只能走人。黄毛这么做虽然挺孙子,但确实不犯法,报警也他娘没用。

  “黄毛子,你啥意思啊?耍臭无赖是吧?”肥龙一看这情况,顿时就爆发了,当下瞪着眼睛骂道。

  Nz酷E匠P网正`版0◇首K发n^

  “死胖子,嘴巴给我放干净点。什么啥意思?没啥意思,我带朋友来喝酒,咋地吧?我就他娘点一盘花生,你不服可以报警抓我。”黄毛这会儿把地痞劲儿发挥的淋漓尽致啊,这才是真正的街头臭无赖。

  “玩这种下三滥算啥本事?要不咱就实打实的干一场,出来单挑啊?”肥龙脾气暴躁,气的全身都哆嗦了,要早知道会是这样,他宁可今天在家休息了。永强不在,他不太会处理这种场面。

  黄毛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他鼻子骂道:“我单挑你妈蛋,要不你就过来打我,来啊,我等着你。”

  肥龙抓起铁夹子,刚要冲上来就被独臂大侠给拦住了。两个人拉扯了两下,独臂大侠始终没松手。

  “听哥一句话,今天就让他们随便搞。对方人多不说,你要动手了,有理也变没理了。”独臂哥好言相劝,一个劲儿拍着他后背帮他压火。

  肥龙低声咒骂一句,蹲在地上就开始闷头抽烟,反正都这样了,大不了今天就收摊不干了…

  另一头,夜色酒吧内,永强等了一个小时左右,二疯和帅斌才火急火燎的赶了过来。他俩是看场子的,平时想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再加上最近鼎金和宗文的事情,弄的两家歌厅是水深火热,他俩坐一会儿就得回去。

  “强子,急急忙忙的找俺俩过来啥事儿啊?”两个人坐下后,帅斌开口问道。

  “是有点事情想跟你们说,咱们先喝点东西。”

  永强又要了几瓶啤酒和干果,左右来了,多少得喝两杯。

  二疯脑袋上缠着绷带,有些着急道:“强,到底啥事儿啊?俺俩待会就得回去,北哥今天不在,我怕再出点啥事儿。”

  永强端起酒杯,三个人碰了一杯后,他才开口道:“张聪今天跟我说了个事……”他原原本本把搞客运的事情经过说了出来,没有任何隐瞒,并且还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要借钱的话。

  哥俩听完后,帅斌点头赞同:“要是真的话,确实行。四十万,不贵。顶多两年回本,就算两年后不干了,也能赚个手续钱。”

  “帅斌,二疯,哥们手里确实没钱,房子我都打算卖了。但凡有一点办法,我也不会卖房子啊。”永强喝口啤酒,眉头紧锁,房子一旦卖了,那个曾经的家就彻底消失了。

  帅斌和二疯对视一眼,他开口道:“强子,咱们兄弟一场,哥们肯定不能干看着,这样吧,我跟二疯想办法给你凑一半钱,剩下那一半,就只能你自己想招了。”

  他俩也不容易,出来混了好几年了,也没积攒多少钱,主要是袁北给的太少,一个月那点辛苦钱,他俩几乎所剩无几。社会人还爱讲排场,他俩能不欠账就是好样的了,这二十万,有一多半他俩得跟父母开口才行。

  “谢了兄弟,这一半的钱,就算你俩入股了。一年之内还清,以后每月给你俩分红。”

  永强心里很是感激,啥是兄弟?啥是哥们?只有人在最穷困潦倒,最走投无路的时候才能看出来。平时话不多说,但在关键时刻能向你伸出援手的人,才是真正的兄弟。相反那些满嘴打着兄弟义气的人,一到关键时刻肯定掉链子,别说借钱了,一听到钱字保准人就没影。

  三个人喝着小酒,永强又聊起了三愣子的事情。哥几个似乎都在等着他出狱,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份期待…

  就在三个人喝酒聊天的时候,一辆丰田凯美瑞停在了夜色酒吧门口,从车上下来五个人,三男两女。其中一个女孩格外引人注意,她身材高挑,精致的短发,大眼睛,瓜子脸。穿着性感的蓝色短裤,一双白嫩的大长腿让男人想入非非。

  他们几个走进酒吧后,就直奔二楼卡台。当短发女孩刚到楼上后,无意间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她确定了之后,就不怀好意的走了过去。

  “永强,你咋来这了呢?”短发女孩走到他跟前,脸上挂着讥讽的笑容。

  永强抬头一看面前的女孩,立马愣住:“曼希?”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她姑家表姐徐曼希。

  今天徐曼希是跟几个高中时期的同学过来疯狂的,他们这群人,上高中后也是学校的问题生。男的也经常打架斗殴,女的则是旷课逃学,吃喝嫖赌抽,除了嫖之外,基本上是五毒俱全了。

  “不错啊,小啤酒喝的挺爽呗?”

  徐曼希翻着眼睛,咬牙切齿道:“今天要不是因为你,我爸妈也不会吵架,我妈更不会被我爸打。你真是个扫把星,难怪你爹妈不要你呢,要是我,我也不要你。”打小她就瞧不起永强,认为他是窝囊废,是个被人丢弃的垃圾。

  “喂,你他娘会说话吗?”

  帅斌瞪她一眼,低声问道。要不看她是个女人,他早就一脚踹过去了,而更让他纳闷的是,永强听到这话后居然无动于衷,换做往常,他们兄弟之间都不敢拿他爹妈开玩笑。

  “曼希,你朋友啊?”

  这会儿一个年轻男子走了过来,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格偏瘦,短头发打着啫喱水,长滴人五人六。谈不上帅气,但却挺拉风。

  他穿着一身阿迪高尔夫运动装,脚下一双高尔夫运动鞋,单看这两样装备,就得值几千块。他右手还拿着丰田车钥匙,左手拿着当时最奢侈的诺基亚威图电话。

  这款电话最少要十万RMB,不过他拿的这个是高仿,但价格也在一万左右。你就看他穿着打扮就知道,这也是个典型的装B分子,深怕别人不知道他玩的好。

  “不是朋友,就是邻居而已。你先去吧,我待会就过去。”

  徐曼希温柔的看着阿迪男子,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这男子用余光扫了他们三人一眼,一句话没说就离开了。等他走后,徐曼希脸上的笑容又消失了。

  “你给我听好了,以后别再来我家了,我家没人欢迎你。”

  她冰冷的样子让永强心痛的厉害,这可是他亲表姐啊。就算面对外人,也不至于这么狠啊。他始终一句话都没说,只是默默的低着头,看着杯里的啤酒,那种辛酸的苦涩,是外人无法体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