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强回到城西区,一个人来到中央公园,坐在公园的长椅上,他看着平静的湖水发呆。以前上高中的时候,每次心情不好,或者心情极好的时候,他都会来这,这里很安静,安静到没有一丝喧闹,就好像世外桃源。

  姑姑的话一直在他耳边环绕,‘谁有不如自己有,为了自己,也为你爷爷奶奶争口气……’

  “我该咋做?我到底该咋做?”他陷入沉思,一时间焦头烂额。

  在公园独坐了两个小时,他思来想去,决定把家里唯一的房子给卖掉,再不值钱,也能卖个十几二十万。人生在于拼搏,死守着那处空房子也没啥用,不如卖掉换点现金投入到客运里。

  既然心意已决,就没啥可犹豫的了。他给二疯和帅斌打了一个电话,约他俩在西城区的‘夜色酒吧’见面。他很清楚,即便房子卖了,也不够四十万,而剩下的钱,他只能找他俩借了。

  ‘夜色酒吧’坐落在城西区酒吧一条街,属于轻音乐酒吧。环境比较优雅,没有迪吧那么吵闹,适合朋友聚会聊天,商业人士谈生意,也更适合小情侣和专门搞破鞋的来这玩玩情调。

  最主要是,这里消费比较低,没有豪华酒吧那么昂贵,比较大众化。这条街有数十家酒吧跟迪吧,顺天市比较上点档次的夜店,基本上全在这里。

  晚上七点半,天色渐黑,永强走进酒吧,在二楼靠近楼梯口的位置找了个散台。他安静的喝着啤酒,听着轻音乐,自从干烧烤摊以来,他晚上就没有过任何娱乐消遣,每天都得忙到深夜才能回家。今天难得能清闲一下,他才打算来酒吧放松放松,可他并不知道,就今天他出摊,烧烤摊偏偏就出事儿了…

  晚上六点,肥龙准时推着三轮车来到夜市出摊。永强虽然告诉他休息一天,可他心疼那些准备好的东西,他知道永强的性格,一旦这些烧烤东西隔夜了,那势必就要扔掉,第二天肯定得换新的。

  这些可都是白花花的银子买来的,要是扔了就白瞎了。肥龙心疼钱,只好硬着头皮一个人出摊了。他没有埋怨永强,因为他知道,要不是有重要的事儿,永强不可能无缘无故就不来出摊的。

  平时两个人出摊都忙够呛,而今天就他自己,更是忙的不亦乐乎。虽然累,但只要能赚钱就值了。肥龙一个人摆好桌椅,点上炉子就开始筹备。

  七点刚过,就陆续开始上人了。他是又充当服务员,又忙着烤串的。幸亏这帮年轻人也好答对,一看就他自己一个人忙活,这服务员的工作也就不让他上了,全都自己拿东西。这样一来,他多少还能轻松一些,要不然他真得去练分身术才行。

  “小龙,今儿个咋就你自己呢?永强呢?”

  旁边卖油炸臭豆腐的中年男人走过来,随手扔给肥龙一根烟。这个男人名叫钱军,是前几天刚过来摆摊的,三十八九岁的年纪,看起来像五十多岁,很显老,长了一张饱受风霜的脸。

  他外号叫独臂大侠,因为他左胳膊总是弯曲着,不能伸直,更不能抬高,像是被人打残了一样。他个头不高,还驼背,看起来顶多一米七左右。

  肥龙接过烟,直接用炭火点着,狠嘬了两口龇牙道:“强哥今晚有事儿,本来想休息一天了,可你也知道,东西我都准备好了,要是不出摊,明儿个保准得扔。这他妈可都是钱买的啊,我累点无所谓,可别糟蹋这点钱了。”

  “也是,你哥俩做生意本分,隔夜的东西都不卖顾客。小龙,要是忙不过来的话,就吱一声,老哥我帮你。”独臂大侠拍拍他胳膊,一副慷慨解囊的样子。

  “谢了臂哥,这都不叫事儿。”肥龙叼着烟,烤着肉串笑道。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一伙年轻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过来。这伙人足有十几个之多,打头的是个一脑袋黄毛的青年,这帮人的到来,顿时就把烧烤摊位给沾满了。

  z酷《匠网h永t/久免N费&看;\小P说

  当肥龙看到这黄毛的时候,脸上的笑容立马就没了。他放下手里的活,眯着眼睛问道:“你啥意思啊?带这么多人过来?”这黄毛不是别人,正是范洪和牛剑的小弟,那个昨天来找麻烦,被永强一顿狠揍的傻B。

  “没啥意思啊?人多给你捧场啊,你昨天那么照顾我,我不得回敬回敬你啊?”

  黄毛歪着脑袋,一脸邪笑,他扫了一圈烧烤摊,皱眉问道:“你那个哥们呢?”

  “他没来,你想干啥?”

  肥龙擦了擦手,心知对方是来找茬的,他时刻准备好开干,别看对方人多,他还真一点不打怵。

  “没来啊?主角还没在。但这份人情我可不能差了,兄弟们,咱们给这位二师兄好好捧捧场吧。”

  黄毛这一嗓门下去,这帮小子立马开始动工了。他们两个人霸占一张桌子,要是桌子上有其他客人,他们就想办法给人家轰走,也不动手,就是坐你旁边跟你唠社会磕。

  那些来喝酒的年轻人本来不想买账,但一看对方人这么多,也不敢多说啥。因为喝顿酒再挨打了犯不上,所以其他顾客很快就结账走人了。

  还没用上五分钟,六张小桌子就被黄毛的人全给沾满了。黄毛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伸手招呼道:“服务员,每桌先来一盘花生,快快滴。”

  肥龙气的脸红脖子粗,但还没处发作,人家也没打架,也没闹事,就是人多来吃饭。你能把人家咋地?你还敢主动找对方麻烦不成?他憋着气,挨桌上了一盘花生后,就回到烤炉跟前闷头抽烟。

  “小龙,这帮小子又来闹事了?”独臂哥走到他旁边,在他耳边低声道。

  “恩,这帮孙子,咱也不知道咋得罪那个范洪和牛剑了,天天来找麻烦。”肥龙有些发愁,他也不明白到底因为啥。

  独臂哥瞄了对方一眼,摸着下巴撇嘴道:“这事儿啊,我帮你们侧面打听打听,我看问题不是出在你们身上。”

  肥龙叹了口气,也没报啥希望,毕竟跟人家独臂大侠没啥交情,人家也就是一句客套话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