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芬,谁啊?”

  这时候,一个戴着眼镜,梳着背头,穿着白衬衣,挺着将军肚的男人从屋里走了出来。他手里拿着一张球报,当他看到永强的时候,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这孩子是谁啊?”他是永强的姑父,是一家私企的中层领导,没有啥大作为,但却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啊?是…是永强。”姑姑回身低声道,脸色变的有点差。但还是硬拉着永强的胳膊,客气道:“快进来吧,别站在门口了。”

  永强应声点头,又跟姑父打了声招呼,才拎着东西走进屋内。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套间房,老式的装修风格,红色的地板,黄色的家具,虽然陈旧,但却一尘不染,收拾的额外干净。

  永强坐在沙发上,看着屋里的一切,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这里的装饰,陌生的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强强,你咋过来了呢?”姑姑给他倒了一杯茶,坐在他旁边问道。

  永强摸摸头,有点难为情道:“姑,我来看看您,好多年没见了,想您了,您过的还好吗?”他望着姑姑苍老的脸庞,心里有一些不是滋味,本想开口提借钱的事,但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看正版章=节上%酷¤匠j(网●

  “我挺好的,你这孩子,才几年没见,就长这么大了。今晚别走了,留在这一起吃饭吧,晚上你姐也回来,一家人在一起聚聚。”

  两个人又简单聊了些家常,姑姑便去厨房做饭了。从他进来到现在,他姑父就坐在一旁看报纸,自始至终也没跟永强说过一句话。

  可等他姑姑去厨房后,他才放下手中的报纸,抬头看着永强问道:“永强啊,你咋想起上这来了呢?”他边说话,变从桌上拿起烟,自顾自的点了一根,连问都没问永强一句,那是一盒硬包中华。

  “没事儿姑父,我就是过来看看。”永强喝了口茶水,平静的说道。

  姑父点点头,吐着烟,摸着肚子笑道:“恩,好。难得你还挂着你姑和我,最近有啥困难吗?有困难就说,姑父能帮你的,一定帮。”

  “没…没啥事,就是过来看看。”永强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事儿还是亲口跟姑姑说稳妥。因为他从小就知道,姑父有些瞧不起自己,甚至是瞧不起他们家所有人。

  两个人也没啥话可聊,简单的几句对白,就冷场了。就在双方挺尴尬的时候,永强的表姐回来了。他表姐跟他同岁,只是比他稍微大几个月,目前正在读大学,是辽东大学下属的一所三本学院,说白点那就是一个自费混毕业证的地方。

  当她走进屋里看到永强的时候,原本还挂着笑容的脸,立刻就冰冷了下来。“永强?你来干嘛?”

  她表姐叫徐曼希,人长滴挺漂亮,继承了他姑姑所有的优点。身材高挑,精致的短发,大眼睛,瓜子脸,够迷人,够性感。毫不夸张的说,是个典型的东方美女。她上身穿着红色的凯袖背心,下面是一条跟大腿根平齐的短裤,雪白的大腿完全暴漏,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一条齐B小短裤,哇哇撩人。

  “曼希,你回来了。”

  永强看着面前美丽的女孩,站起来笑着打招呼:“几年没见,你变这么漂亮了啊?”在他的印象中,表姐虽然有些蛮不讲理的脾气,但还是个中规中矩的女孩,没想到现在变的如此火辣,巨大的反差,让他一时难以适应。

  “少说没用的废话,咋地?是没饭吃了,还是没钱花了啊?”徐曼希冷哼一声,扔掉手里的背包,用鄙视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弟弟,言语中充满了挖苦和嘲讽。

  听到这话以后,永强脸色微变,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来,他想过会有这样的局面,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直接,如此让人心寒。好几年没见的亲人,见面不是寒暄温暖,反而是冷嘲热讽。

  姑父在一旁装的若无其事,嘴角却挂着嘲弄的冷笑。唯独只有姑姑出来打了个圆场,但也没多说啥。永强原本想走,但还是被姑姑强留下来吃了一顿饭。

  在吃饭的时候,徐曼希有意拿话刺激他:“永强,听说你高中时期可是学校老大?这事儿是真的假的啊?”

  她高中是在城西二中上学,听学校的人说过永强他们的事迹,但她根本就不相信。因为小学和初中时期,永强还是个老实的孩子,老实到打不还口,骂不还嘴。她不相信一个这么怂的人,会突然变成野狼一般。

  “假的呗,你看我这样的,像是学校老大吗?”永强低头吃饭,含糊不清的回了一句。

  “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你吹牛逼B吹出来的。就你这样的,别说老大了,连打人都不敢吧?”徐曼希继续加大力度讽刺,她感觉这样特过瘾,似乎能找到一丝快感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小希,咋说话呢?什么学校老大不老大的,你这孩子真是…”

  “你给我闭嘴,人家年轻人说话,你跟着插什么嘴?吃你饭得了,咋哪都有你呢。”

  姑姑的话还没说完呢,就被姑父瞪眼骂着打断了。从这一点就能看出来,永强的姑姑在家里很受气,甚至可以说没啥地位,连最基本的话语权都没有了。

  “就是,他不是我弟弟么,我得关心关心他啊。”

  徐曼希夹了一块鱼尾,放到永强碗里,装出关心的表情贼笑道:“你多吃点啊,别来这一趟,回头再说咱们亏待你了,那可就太伤姐姐心了。”

  永强眼里含着泪水,还是强忍着没流下来。他胡乱的吃了两口饭,起身就告别了。

  当他走到楼下的时候,他姑姑从上面追了下来:“强强,你等一会儿。”

  永强回身看着姑姑,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姑,你咋下来了呢?回去吧,我这就走了。”

  “强强,你跟姑说,这次来是不是有啥事儿?姑肯定尽力帮你。”

  她看着自己的亲侄子,有些于心不忍。哥哥嫂子毫无音讯,爸妈也走了。这孩子成了一个孤儿,要是她这个当姑的再不帮帮他,那真是没活路了。

  永强思考了一下,还是把用钱的事情跟她说了。但只是说借十万,一年之内连本带利全还清。他要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来求她,因为姑姑没有正经工作,似乎家里的钱,大部分都是靠姑父来赚。

  姑姑听后,脸色变的极差,十万块钱家里肯定有,只是她根本就没有支配的权利。

  她咬着牙,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你等我一下,我上去给你拿。”

  永强点头,耐心的在楼下抽着烟等待,一根连着一根烟,脚下已经布满了烟头,可他姑姑还是没有下来。

  一个小时左右,他姑姑头发凌乱,脸上带着淤青跑了下来,她手里拿着一个信封,直接塞到了永强手里。

  “这里有一万块钱,你别嫌少,拿着先用吧,姑就这么大能力了。”

  “姑,姑父他…他是不是打你了?”

  永强看着姑姑脸上的伤,内心都在流血,这一万块钱,他拿着烫手啊。这一刻的他,再也忍不住了,无声的泪水,顺着他脸庞划过,就像滚烫的热油一样留下两道深深的疤痕。

  姑姑伸手擦了擦他脸上的泪水,强笑道:“强强,姑没能力帮你,你别怪姑。以后的路,就得靠你自己走了。记住姑的话,谁有不如自己有,拿着吧,为自己,也为你爷爷奶奶争口气。”

  看着姑姑佝偻的背影走远,永强站在微风中凌乱。手里拿着那一万块钱,他有些无奈,又有些辛酸。明知道四十万是他自己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他还是不愿意放弃。他脑海里浮现出姑父和表姐嘲弄的表情,心里堵的厉害,外人不理解他可以,可如果连亲人都这样,那这个世界,还有谁可以相信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