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七点,永强迷迷糊糊的就爬了起来。昨晚喝了两顿酒,打了两场架,搞的他现在全身酸痛,头重脚轻的。

  简单洗漱完,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就到楼下的早餐店胡乱的吃了两口。又在附近的超市买了些东西,随后给张聪打了一个电话,就蹲在路边耐心的等待。今天他要去见一个老朋友,一个患难之交的兄弟…

  十五分钟左右,张聪开着帕萨特停在了道边。永强上车后,坐在副驾驶笑道:“这车都快成你专用的了,你们政委不找你啊?”

  “放心,这只是咱们政委的其中一台车而已。你得懂一个道理,这领导用车,那就是一句话的事儿。”张聪戴上墨镜,一脚油门就窜了出去…

  大东监狱,坐落在顺天市城东郊区。建于1937年,当年是顺天第二大监狱,二战期间还曾关押过从菲律宾抓来的战俘,现在这里关押着三到十五年不等的男女囚犯,三面环山,高墙电网,武警持枪二十四小时昼夜把守,透着威严,也带着阴森。

  一辆黑色帕萨特停在了监狱门口,永强和张聪先后下车,两人拎着东西,深一脚浅一脚的往监狱大门走去。今天原本不是探监的日子,是张聪找分局领导给监狱这边打了个招呼,两个人才允许得到探监。

  在探监室等待了约五分钟左右,一名老狱警带着一名年轻的囚犯走了进来。

  囚犯年级大概二十岁左右,一米八多的个头,略显微胖,苍白的皮肤看起来有些病态。他脸部棱角分明,英气十足,跟当红影星赵文卓颇有几分相似。但却略显苍老,额头和眼角有了一些轻微的皱纹。

  Ci最新Df章gF节》n上◇$酷匠0)网p

  “给你们十分钟时间,别让我为难。”老狱警交代一句,随后就退到了一旁。

  青年囚犯冲狱警点头笑笑,转身就坐了下来。

  “愣子…”

  永强看着面前的男子,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了。一股热浪上涌,他眼睛变的有些湿润,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嘴角却依旧挂着微笑。

  “回来啦?听老聪说你去部队了,这咋还晒黑了呢?”青年囚犯首先开口,脸上挂着难得一见的笑容,是那种发自内心的高兴。

  他叫梁金,外号三愣子,也是永强高中时期的兄弟之一。当年他们团伙一共六个人,永强当兵,张聪干协警,二疯和帅斌混社会,三愣子进监狱,唯独只有一个人远赴欧洲求学,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国。

  三愣子之所以能进监狱,一切都源于他们年少轻狂,目中无人,不知道天高地厚。在高二下学期的时候,永强他们得罪了城东区的一个混子。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老混子,这老混子啥职业都没有,就是靠讹人为生,是典型的滚刀肉。

  对于学生来说,你混的再好,你也只是在校园这一亩三分地好使,跟那种成天游走在法律边缘的职业混子根本没法比。那老混子放出话来,要么一人拿一万块钱了事,要么就打断他们每个人一条腿。

  人怕逼马怕骑,尤其是永强他们这伙人,当年在城西区各大高中所向披靡,根本不知道啥叫畏惧。二来他们也拿不出来那么多钱,一人一万就是六万,这钱别说在当时了,就算是现在,对于穷学生来说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双方这么一搞,那就根本没得谈了。几天后,那老混子带着几个马仔。就从城东区杀到了永强他们学校,并且把永强他们带到了一片废弃的工地。

  其实永强他们当时根本就没想逃避,二疯和帅斌那会已经被学校给开除了,剩下人要是想躲的话,大不了就避开点,不用上学就是了,那老混子根本连人影都抓不到。他们之所以没躲,就是想正面跟对方碰一下,看看到底是谁硬。

  那老混子也万万没想到,这几个学生会这么难对付。如果他知道这是他人生最后一次装B的机会,估计打死他,他都不会再来找麻烦了。

  双方当时就在工地上干起来了,老混子这边手拿凶器,钢刀铁管。而永强他们则是完全空手,被打是在所难免的,几个人很快就被坎的倒地不起,鲜血横流。

  那老混子也是个二百五,为了让永强他们得到教训,他拿着匕首扎了三愣子大腿一刀。就是这一刀,让他丢失了生命,也让三愣子迈进了监狱的大门。

  三愣子瞬间暴怒,夺过对方手里的匕首。奔着老混子的胸口就是连扎三刀,其中有一刀直接扎在了心脏上,当场就要了那老混子的命,他带来的马仔一看他死翘翘了,吓的早就一哄而散。

  这件事情几乎轰动了整个顺天市,高中生杀人案,是百年难得一见的事情。永强,张聪,还有另外一个哥们,他们三个是在校生,所以第一时间就撤退了。

  三愣子为了保全其他人,自己抗下了所有的罪名。二疯和帅斌当时也没跑,毕竟他们是挨打者,是对方拿着凶器来抓的他们,所以两人仅仅是被拘留了一段时间,就被放出来了。

  唯独只有三愣子的事情比较难办,帅斌和二疯两家是又拖关系又找人,希望能把量刑减到最低。原本以为顶多能被判两年呢,可没想到这一砸就是整整五年,还是因为防卫过当。

  这还得亏是他们没拿凶器,扎死老混子的刀也是他自己的。要不然的话,砸个十年八年都是有可能的。有的时候,真不知道是谁对谁错。这就是个双面刃,当你夺下匕首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你是要犯罪的。

  “恩,今年刚回来。愣子,对不起,一直也没来看你。”永强内心有些愧疚,从三愣子进监狱到现在,他只来过一次,还是愣子刚进来的时候。

  “你这不来了么?都是兄弟,说那些话就见外了。”三愣子摸着自己没毛的脑袋,一脸憨笑。

  “操,你俩还能行不?大老爷们的整的那么矫情干嘛?又他娘不是生离死别了,你看你这熊样,还JB流猫尿了,真他妈败兴。”张聪这时在旁边骂道,用鄙视的目光看着他俩。

  “哈哈…我是高兴,看到愣子挺好,我心里踏实。”永强呵呵笑道。

  三愣子看着他俩,微笑着点点头:“我看到你俩,心里也踏实,前两天二疯跟帅斌刚来过,还给我带了不少东西。我就在合计,估计你俩这两天也得来,还真让我猜对了。”

  三个人在探监室聊了将近十分钟的时候,狱警在旁边提醒一句:“时间差不多了,下次再来吧。”

  “愣子,顶多还有一年就出来了,千万别惹事,哥几个等你回来。”永强看着他白皙的脸,用力握着他的手。

  三愣子从高中入狱到现在,已经蹲满四年了,算上减刑,还有半年左右就能出狱了。他起身摆了摆手,“放心,咱们很快就会重聚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