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他俩回到烧烤摊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烧烤摊显的很荒凉,桌子椅子也倒了,连个人都没有。永强看着自己辛苦一晚上,就换来这样的结果,他心里有些委屈,但更多的却是无奈,谁叫自己只是一个小角色了。走向社会才知道,在这大千世界,曾经的辉煌都是浮云。

  跟旁边超市帮忙看摊的大爷道了一声谢后,两个人就开始闷头收拾桌椅。就在永强刚把最后一张桌子扶起来的时候,就听到后面有人喊自己。“强子!”

  他回头一看,两个年轻人站在他眼前,一个高大帅气,男人味十足。另一个长发飘飘,好像旧时代的艺术家一样。

  他顿时漏出笑容招呼道:“我靠,你俩咋来了呢?”这两人是他高中时期的铁哥们,帅气的男人叫李帅斌,长头发的叫方东健,外号二疯。

  “过来看看你啊,顺便给你捧捧场,你这退伍回来,连他娘工作都不要了,非要跟肥龙子在这干烧烤。”帅斌说着话,随便找了一张桌子,拉开椅子两个人就坐了下来。

  “这是咋地了?跟谁干起来了啊?”二疯看着他打着绷带的胳膊,皱眉问道。

  “没事儿,不小心碰的,你们等我一下。”永强忙活完,赶紧过去给他俩发烟,随后招呼肥龙烤点鸡架啥的。反正现在也没有生意了,永强弄了几瓶啤酒,就陪他俩坐下来开喝了。

  三个人闲扯了一会儿皮,二十分钟左右,肥龙子端着烧烤也加入了战队。四个人边吃边聊,仿佛又回到了那学生时代,只能感叹时间过的太快,转眼间就都走向社会了。

  9。酷^o匠0网MV唯,一=C正》~版b3,其|他Zt都4是盗版;=

  二疯狠裹了一口烟,眯着眼睛问道:“强子,你真打算一直干烧烤啊?这也不是长久的事儿啊。”

  “暂时先干着呗,等有点资金了,再琢磨点别的。”永强随口敷衍一句,端起酒杯就喝了一口。

  帅斌摸着自己的板寸头,龇牙说道:“总这么小打小闹的,也不是个事儿。强子,咱哥们兄弟一场,需要钱的话你知一声,我跟二疯这两年也没少扑腾,多少也能给你凑一些。”

  “放心,真用钱的时候肯定会跟你俩打招呼的。”永强拍拍他肩膀,点头笑道。

  “对了,今年我们同学聚会了,雨晴也来了,她还打听你来着。”帅斌低声说道,同时还瞄了他一眼。

  “是吗?聚聚挺好。她…现在还好吗?”他听到这个人的名字时,明显楞了一下。这是一个他至今都无法忘记,甚至当兵的时候彻夜思念,久久徘徊在他心里的女人。

  “还那样,依旧那么漂亮。在辽东大学读书呢,听说好像还要考研。”

  帅斌说着话,从兜里掏出手机递了过去:“这是她电话号,有空给她打一个吧。”

  永强看着手机里的号码,默默无语,一时间情绪显得有些低落,但还是把号码给记住了。他闷头喝着酒,想起很多曾经的往事,那一幕幕就像电影片段一样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有失落,也又彷徨。

  气氛一时间显得有点沉闷,二疯干咳一下,有意岔开话题问道:“肥龙,我看你们这生意也不行啊,这咋连个人都没有呢。”

  “别他妈提了,遇到点事。摊子差点没让人给砸了,俺俩这是才从派出所出来。”肥龙喝口啤酒,脸色通红的骂道。

  二疯和帅斌一听这话,赶忙问永强出啥事儿了。永强一笔带过,只是说一点小麻烦,自己能解决。同时他还瞪了肥龙一眼,怪他多嘴说这些,这种社会上的小麻烦,他感觉没必要也把别人牵扯进来。

  二疯和帅斌了解永强的性格,他只要不开口,那就证明事情真就能解决。两个人也没勉强,就继续喝酒聊天。这酒是越喝越多,人也就越来越兴奋,兄弟几个已经好几年没聚在一起淋漓尽致的喝酒了。

  帅斌打了个电话,十分钟左右,一辆大众帕萨特停在了烧烤摊门口。随后车上下来一个皮肤黝黑,身高在一米八五往上的男人。他满脸的络腮胡茬子,穿着一身耐克运动服,脚下一双运动鞋,手里还拿着车钥匙。他谈不上帅气英俊,但却有一股压倒性的魄力,眉宇间透着一股霸气,眼神也带着些许的凶狠。

  “哎呀我操,你他妈混的行了,帕萨特都开上了啊。”永强看着车上下来的男子,顿时眉开眼笑道。

  络腮胡男子拉开椅子,抓起桌上的鸡翅就啃了一口:“操,这他妈不是我的车,俺们分局政委的,他司机最近有事儿没来,让我给他打个替班。就我这逼样的,别说帕萨特了,连他妈夏利都开不起。”

  这人叫张聪,跟永强是从初中高中,一路走到现在的发小兄弟。也是第一个带永强‘出道’的人,要是没有他的存在,高中时期就不会有那么强大的战斗团体,更不会有后期所向披靡的永强。这是一个在当时不得了的人物,初中时候练过拳击散打,并且还在全省青少年拳击比赛中拿过银牌,是一个战斗力能达到顶尖的厉害角色。

  在他们上高中以后,张聪一直扮演着狭义柔情,为兄弟两肋插刀,肝胆相照。他从来没有过一句怨言,是他们这个团队里面最具有代表特色的人物之一。而且打架的实力,也始终是排在第一位。肥龙体格那么庞大,但面对张聪,仅仅两个回个就能被干趴趴,连一点反皮的余地都没有。

  现在张聪在城西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当协警,虽然工资微薄,但他干的还挺来劲儿。没办法,人走向社会了才知道,自己当年的那点辉煌,其实只是凤毛麟角,啥都不是。而且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存方法,这就是张聪的选择。

  “我说聪哥,你咋说也混进警队了,咱能不能说话文明一点。”肥龙调侃着他,满手油腻的给他倒了一杯酒。

  “你他妈别跟我扯这个,我他娘就是一个编外人员,要鸡毛文明,再说了,警察比我还流氓呢,我他妈就够文明的了。”张聪开车过来的,所以就没喝酒,自己拿了一瓶饮料,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

  五个人嘻嘻哈哈的闲聊扯皮,大部分都是再谈以前的往事,似乎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回忆方式,缅怀着那些失去的光阴和那些再也无法挽回的爱情…

  几轮酒下肚,时间已经到午夜十二点了。除了张聪以外,哥几个喝的都有点发飘。帅斌提议去他们场子耍耍,左右难得聚在一起,要玩就得玩尽兴。

  哥几个当下同意,张聪开着帕萨特,载着永强四人,一路浩浩荡荡的往KTV开去。车里面放着一首BEYOND的《我是愤怒》

  我是恶梦

  天天都可骚扰你

  与你遇着在路途

  你莫退避

  我是愤怒

  分分钟可烧死你

  几多虚假的好汉

  都睇不起…

  五个人跟疯子一样在车里乱嚎,这是一首他们从学生时代就追随的歌曲,那些难忘的记忆,伴随着歌曲再次冉冉升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