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崽子,你有点不知道自己姓啥了是吧?我给你姥爷。”

  永强终于忍不住了,他一脚踹过去,直接将黄毛踢翻在地上。肥龙就等他动手呢,见永强出手后,他立马抡起铁管子砸在另外一人肩膀上。一声惨叫过后,双方在烧烤摊彻底打了起来。

  虽然黄毛他们四个人,表面上看应该占据优势,甚至有两个人拿起了啤酒瓶子。但局面却是一边倒。黄毛被永强打的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倒在地上是抱头鼠窜,想爬起来都费劲。

  另外三个人本来想帮黄毛,可奈何都自身难保。肥龙的一把铁管子阻挡了他们,虎背熊腰的他,有如野兽一般。但凡被他一铁管打中的人,基本上就爬不起来了。黄毛这时候被永强打的都趴到桌子底下了,永强一把拉开桌子,一脚闷在黄毛的嘴上,顿时鲜血横流,门牙都掉了。

  “你大爷的,你不是要钱吗?还要吗?还要吗?”

  永强连续几脚,踢的黄毛在地上直骂娘:“哎呀我操,孙子,你给我等着,咱这事儿没完。”

  “我叫你骂…”

  永强也顾不上自己的伤势了,抓起黄毛的头发就是一顿电炮。双方打的烧烤摊是一片狼藉,场面混乱不堪,围观的群众全都离老远观看,比在家看格斗大片还过瘾,自始至终,也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劝阻的。

  “都住手,别JB打了。”

  这时候,一辆哈飞警用面包车停在了道边,从车上下来了三个穿制服的警察。一个年纪四十多岁,另外两个二十出头。年纪大的是这一片派出所的警察,年轻的则是协警。

  “警察叔叔,他们打人,烤串的打人,你看他们给我打的,我脑袋疼,我全身都疼。”黄毛倒在地上耍泼,摆出一副要讹人的姿态。

  “喊什么喊?谁是你叔叔,全都给我带走。”

  没办法,警察来了,那就只能跟着去派出所了。永强在临上车的时候,让旁边小超市的人帮忙把摊位看一下,要不然他俩都被带走了,那摊位就没人管了。……

  从他们打架到警察来,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这速度属实有点太快了。而报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牛剑。他跟范洪两人一直猫在吴家二傻的大排档里看着呢,一看黄毛讹人不成反被操,只好出此下策了。

  “真JB废物,这点事儿都办不明白,四个人打不过人家两个,靠。”大光头范洪气的一脚把凳子踹倒,连续猛裹了好几口烟。

  永强猜的没错,黄毛这几个人,都是范洪指使的,这帮小子平时都跟他俩混吃混喝,也属于他俩的直系小弟了,平时欺负软蛋的时候还真好使,可这回他们点背,遇到硬茬子了。

  范洪之所以这么来气,并不是钱没要来,而是感觉自己在吴家二傻的面前丢份了。自己牛B吹的当当响,这钱也收了,可真到关键时刻居然掉链子了,他虽然不是啥社会大哥,但起码也是社会人儿啊。

  “行了大洪,咱先去派出所把人接回来再说吧。”牛剑在旁边劝了一句。

  吴德这时候像个傻鸟一样插了一句:“洪哥,要我说进局子也是好事儿,那孙子给你们哥们揍了,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讹他一笔,狠狠敲打敲打他。”

  牛剑瞄他一眼,张口骂道:“你好像傻鸟,你真当警察是白痴啊?这事儿一查一个准,肯定是咱们先挑事的,那明摆着就是咱们找麻烦,你还讹人家钱,人家不反咬你一口就不错了。”

  “那…那咋整?”吴德翻着白眼问道。

  “等信吧,这事儿没完。走吧,先去把人接回来。”范洪夹起手包,跟牛剑两人打车往派出所赶去…

  永强他们到了派出所后,就被中年警察带到了一间审讯室。说是审讯室,其实就是一间办公室,这种街头斗殴的小事情,根本犯不上走刑事案件程序,顶多算是民事纠纷。

  黄毛进门后,就一口要定永强先动手打人,他是受害者。这中年警察也不是白痴,肯定是要先问清楚事情经过的。等问明白以后,他心里就有点数了。

  中年警察姓刘,是兴民街派出所的警长。黄毛是啥人,他再清楚不过,是这一片跟着范洪和牛剑混的小痞子,双方打过几次交道,他打心眼里挺反感这帮游手好闲的臭二混子。再说人家是开门做生意的,会主动跟你打架吗?换个人都能想明白这里面的原由,只不过毕竟黄毛挨打了,他也得象征性的问问情况。

  “公了私了?你们自己说。公了就验伤走程序,私了你们自己定。”中年警长低声问道,他实在是不爱管这种破事。

  “私了,我要求赔偿。”黄毛顿时气焰也下来了,他心里很清楚,是自己过来找麻烦的,要是走公了,不但自己有麻烦,还得连累范洪和牛剑。

  “最多二百,多一分钱没有。”永强更干脆,连废话都没有。

  “靠,你给我打这B样,门牙都掉了,就给我二百?不行,最少一千。”黄毛扯个脖子大喊。

  “你们自己商量,商量好了喊一声。”老刘警长扔下一句话就走出了办公室。

  屋里双方的火药味十足,要不是考虑在派出所的话,兴许这会儿又得干上了。永强干脆闭上眼睛等着,肥龙则是跟他们几个人争吵了起来,双方你骂我一句,我损你一句的,看起来就跟闹剧差不多。

  就在双方争吵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一名协警走进来问了一句,结果还是没达成协议,黄毛死活不同意二百块钱私了,最少得要五百,刚才还要一千,现在又缩水了一半。

  最后还是牛剑过来,黄毛才肯吐口的。双方走出派出所后,老刘在门口还点了范洪两句:“范洪,你小子也老大不小了,别老瞎混了,干点正事儿吧,你才出来没两年,可别再折腾进去了。”

  MM酷匠i网首发

  “放心吧刘叔,我心里有数,我现在也不混了,跟朋友合伙做点买卖。”范洪随口胡编乱造,敷衍两句就过去了。但三年前,因为打架斗殴这点小事儿,他被强制劳教了三年大满贯,原因很简单,惹到硬茬子了。

  “好自为之吧。”老刘扔下一句话,就转身回派出所了。

  牛剑和范洪阴沉着脸,感觉自己很没面子。而黄毛看到永强和肥龙走出来后,还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们两个臭傻子,记住了昂,咱们这事儿没完。”

  “少他妈给我丢人了,滚蛋。”

  范洪踢了他一脚,扭头看向永强冷声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你们俩的烧烤摊别干了,咱这事儿就算过去了。”

  “啥意思?我干烧烤惹到你了?”永强到现在都不知道咋得罪对方了,难道就因为那个什么摊位费?这他妈有点太欺负人了吧?

  “你以前没惹到我,但你给我兄弟打成这样,那这事儿就跟我有关系了。要想继续干买卖也行,三万块钱,我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范洪挑着眉毛,咬牙切齿说道。现在已经不单纯是吴家二傻的事情了,自己小弟被干了,他这当大哥的要是再不说句话,那以后谁他妈还跟他混啊。

  “你他妈咋不去抢劫呢?你们来找麻烦,现在还倒打一耙了?我靠,你咋那么牛B呢?说要三万就三万,咋地?你是金钢葫芦娃啊?”肥龙迈步向前,指着范洪的脸骂道。

  “小B崽子说话给我放干净点,跟谁俩妈妈的呢?我告诉你,要是不拿钱,你们就别想再干了。我叫范洪,这片儿你们打听打听,我给你们一个星期的时间,要是不拿钱,不光砸你们摊,还得让你们重新认识认识我。”范洪扔下这句话,带着其他人就走了。

  黄毛临走的时候,还指着永强咬牙骂道:“你个狗崽子,不拿钱就卸你一条腿。”

  “靠,什么东西吧,强哥,咋办?”肥龙唾骂一句,看着永强问道。

  “先回烧烤摊再说吧。”

  永强有些头疼,也有些心烦,他干烧烤只是想赚点小钱,肯定不会是长久之计,毕竟夏天就那么几个月,到冬天的时候,烧烤摊就没法干了。原本打算赚点钱再干别的,现在倒好,钱没赚到不说,还惹了一堆麻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