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儿永强根本没放在心里,以为过去也就过去了,这种喝多装老姨夫的年轻人满大街都是,他也没必要太当真。可他并不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一句话惹的事儿,同行是冤家。

  自从他跟肥龙在夜市对面干起了烧烤摊以后,夜市马路边一家大排档的生意是严重受损。受损到啥程度呢?具体点说就是,以前卖钱额能卖2000,现在连他妈500都费劲了。原因很简单,客人都知道谁家东西好坏,吃两顿就全明白了。

  这家大排档是一对儿哥俩干的,年龄都二十五。老大叫吴德,老二叫吴品。你看这俩名起的,也真够败兴的了,一听就知道不是啥好东西,也不知道当时他俩爹妈是咋想的,顺嘴就给弄了一个这么高大上的名字。

  这还不算啥,他俩这大排档的店名起的更他妈尿性。叫‘双胞胎烧烤大排档’,这哥俩长滴一个跟射雕英雄传里面那个江南七怪老大柯镇恶是滴,另一个长滴跟大头儿子一样,明明长滴一点都不像,还深怕别人不知道他俩是孪生兄弟。

  这俩孙子做生意那叫一个缺德带冒烟,羊肉串一水全是鸭子肉不说,还外带死老母猪肉偶尔冒充一下。鸡架鸡脖用的也都是隔了好几夜的剩品,海鲜一水全是死的,都是低价收购上来的。那真是地沟油配毒海鲜,勾兑酒带假鱼翅,没他妈一个真材实料的,全是残次品。

  而永强干买卖讲诚信,更讲良心,羊肉串一水全是纯羊排肉,鸡架鸡脖之类的东西都是当天新鲜的,绝对一点不掺假。但凡只要过了一天没卖出去的,他全部自消自灭,就算赔点钱也不给客人吃。

  所以永强的生意是越做越好,而他俩的生意是一路走下坡,一天不如一天。你在永强这吃顿烧烤,不敢说回味无穷,起码食品安全到位,时间一长就明白这是好东西。可你要在这俩孙子那吃上一顿烧烤,保准你第二天穿稀穿到虚脱,P眼子不给你拉脱肛了就算你命大。

  这俩孙子不找找自己的毛病,看见永强的烧烤摊生意好,他俩就憋了一肚子气,天天愁眉苦脸,骂骂咧咧的。原本夜市的摊位费用就不少,一个季度就要几千块,他俩这摊位还是城西区夜市规模最大的,摆了十几张桌子不说,服务员就雇了两个。而且基本上啥东西都卖,上到天下飞的,下到海里游的,跟正规的烧烤店都没啥区别了。

  现在每天晚上就只有那么两三桌人喝酒,其他桌子全空闲,东西卖不出去不说,每天还得往里面赔钱。这俩孙子琢磨来琢磨去,一致认为是永强的摊位强了他俩的生意,就决定找点社会人,把永强的摊位给搅黄,这个小剑和大光头,就是他俩花钱指使去的。

  小剑名叫牛剑,大光头叫范洪。他俩都是城西区的二混子,没有正当职业,整天游手好闲的骗吃骗喝,遇到怂人了,就讹点小钱,遇到狠人了,就低头装装孙子,是典型的欺软怕硬角色。

  但他俩毕竟在城西区混了这么多年,社会人也认识不少。这俩孙子饶了一圈后,从夜市的后面又悄悄回到了‘双胞胎烧烤’,找了个最不显眼的地方坐了下来。

  吴德看到他俩回来后,赶忙过来小声问道:“咋样剑哥?那狗逼服软没?”

  牛剑瞄他一眼,吐了口痰骂道:“这B养的有点脾气,呵呵,愣是没给俺俩面子。”

  “我操,剑哥,你得想法给他弄走啊,自从他来了以后,咱这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他妈的,再这么下去,我他妈摊位费都赚不出来了。”吴品走过来,发了一圈烟,一脸吃屎的表情说道。今儿个生意依旧很差,赔钱是指定的了。

  “你他妈慌啥慌?一个臭JB烤串的,我还整不了他可完了。这傻逼给脸不要脸,我就跟他玩玩。”范洪咒骂一句,随手掏出电话就打了过去…

  三天后的晚上六点多,两个人把桌子摆好,肥龙就去点炉子了。而永强就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愣神发呆,自从欧亚菲那天来过以后,他这两天就有点心不在焉的。每次出摊前都在想,这小妮子今晚会不会来,只可惜他连续盼了两天,人家小美女也没出现,甚至连个电话都没有。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啥,感觉确实有点可笑,人家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而自己只是一个街边卖烤串的,就算有啥想法,那也只是一个让人嘲笑的话柄。根本没必要当真,大家萍水相逢,一走一过其实也挺好。

  “强哥,想啥呢?”就在永强入神的时候,肥龙抽着烟走了过来,随手扔给他一根。

  “没想啥,炉子点着了?”永强接过烟点着,狠狠的抽了两口。

  “恩,点着了。”肥龙瞄他一眼,撇嘴笑道:“是不是再想欧亚菲那妹子呢?”

  “滚JB蛋,我想她干啥,又不熟。”他口是心非的否认道。

  “看着没,说说话还急眼了,这就是心虚了。不过要我说,你要真喜欢她的话,就去找她被,你不是知道她在哪上大学吗?堵她不就完了。”肥龙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说道。

  “胡扯啥,人家是高材生,咱们是干啥的?街边烤串的而已。”他拧着眉头,狠裹两口烟,脑海里浮现出很多曾经的往事。

  肥龙拍拍他肩膀,叹口气道:“你啊,就是太要面子。当年就是,现在还是。得,我也懒得劝你了,来人了,先干活吧。”

  “干活,赚钱才是最要紧的。”永强掐灭烟头,赶紧起身去招呼客人。

  等到了晚上七点左右,来了一伙年轻人,四个男的,年纪20岁左右,一个个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满嘴跑火车的脏话,这一看就是街边小混混的打扮。

  几个人随便点了点东西,就开始喝了起来。可还没到半小时呢,一个染着黄头发的青年大喊道:“老板,你这是啥JB玩意啊?这他妈是给人吃的么?”

  永强当时正在招呼其他顾客,一听旁边有人喊,就赶忙先放下手里的活过来问道:“咋了哥们?”

  “操,还咋个咋?你看看你这花生里,全他妈是沙子,你让我咋吃?吃土啊?”黄毛青年瞪着眼睛骂了一句。

  %;看20正$版u-章节S◎上酷●:匠网

  永强低头一看,那装花生的盘子里有一堆沙子,基本上比花生都多了。这很明显是故意找茬,他心里很清楚,这么低级的错误谁都不会犯。

  但毕竟是开门做生意,能不惹事,最好和平解决。他赶忙堆起笑脸:“哎呦,你看这扯不扯,咋这么多沙子呢?这样哥几个,我给你们换一盘新的,然后这桌酒算我请客,你看行么?”

  “你他妈当我白痴啊?你说换就换?我们吃了满嘴沙子,你说咋办?”黄毛一拍桌子,横眉立眼的骂道。

  “哎呦,我的牙啊,出血了出血了。”

  旁边一个矮胖子用手捂着脸把子,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装的那叫一个凄惨啊。

  “看到没?我兄弟的牙都被你这沙子给干出血了,你说这事儿咋办吧?”

  黄毛点上一根烟,斜眼看着永强,手指‘哒哒哒’的敲打着桌子。

  “哥几个?差不多得了,这顿酒算我的。你们回去告诉那个叫小剑的,做人要留余地,别把人逼急了。”永强拧着眉头低声说道。

  他已经猜到了,这事儿八成就是前几天那个刀螂脸和光头搞的鬼,他心里这个狠啊,可又不得不低点头,这开门做生意,最怕的就是这种没完没了的闹腾。再加上他手上的伤还没好利索,实在不想惹麻烦。

  “啥他妈小剑大剑的,老子不认识,这事儿你得赔偿我损失。”

  黄毛歪着脖子,身体往后一靠,斜着眼睛伸出右手。这意思很明显,赶紧给我拿钱,咱这事儿就算过了。

  “你们他妈故意找茬是吧?我操你妈的,来,我看看你们谁行?”

  肥龙拎着一根铁棍子就过来了,他在前面烤串的时候就听到这伙人的吵闹声了。要不是永强在这,就他这火爆脾气,早就跟对方干起来了。

  黄毛猛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肥龙鼻子骂道:“滚你妈的死胖子,你啥意思啊?买卖不想干了是吧?来来来,你往这打,使劲打,你他妈要不打你都不是你妈养的。”他伸出不脖子,指着自己的脑袋大喊大叫。

  这时候跟黄毛一起来另外三个人,也开始闹哄,一个个扯个脖子乱喊,什么‘打死人了’,‘烧烤老板耍流氓了’总之就是耍无赖,周围几桌人看的很明显,不少年轻人私底下都在骂他们,但却没一个人敢站出来说实话的。

  “我说哥几个,没完了啊?这样,我这有二百块钱,就当我给你们的赔偿了,行不行?下次来喝酒,我还请你们。”

  永强心里的怒火正在燃烧,可他还是强忍一口气,扯出一副难看的笑容,这已经是他最大的退让了。

  “啥?二百块钱?你他妈打发要饭的呢?我告诉你,最少两千,少一分都不行。”黄毛用手指,一下一下戳着永强的胸口,瞪着眼睛咬牙骂道。

  “没商量了?”永强低声问道。

  “还商量个JB,你必须赔钱。”黄毛横眉立眼骂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